世代傷痕 薩米人同化中的痛

挪威聯合衛理公會尊重族群文化與認同 推動原住民轉型正義

【曾俊柏編譯】2月6日是薩米人民日(Sámi People’s Day),象徵著對挪威、瑞典、芬蘭和俄羅斯科拉半島北部原住民薩米人文化和歷史的肯定。在衛理公會新聞網(UM News)1月24日的報導中,挪威聯合衛理公會(UMC)牧師喬恩‧埃里克‧布拉登(Jon Erik Bråthen)分享他推動原住民轉型正義和服務於薩米(Sámi)社群的經驗。

布拉登介紹,他的主要事工包含促進正義與理解、支持薩米社區發展、提供靈性關懷,以及傳播基督教的信息。作為軍牧的他經常在薩米人的軍營中行走與人交談,他說,先跟他們聊聊日常瑣事,再來討論嚴肅的問題就會比較容易,這些問題可以是個人事務,也可以是營地中的問題。許多薩米人曾在國外服役,經歷過死別的事件。對於他們來說,布拉登代表著一種持續而安全的存在。

英加‧瑪嘉‧朗戈在一次分享中,介紹薩米人在馴鹿的名稱上,有很多變化。只要有一些花色的不同,就有不同的名詞來稱呼。(相片來源/UM News)

作為薩米士兵,在挪威軍隊中的生活並不容易。布拉登深刻體會到,對於這些士兵而言,尊重他們的文化、語言以及對薩米歷史的了解至關重要。他曾經接待過一名薩米女士兵英加‧瑪嘉‧朗戈(Inga Márjá Lango),她在一次諮詢中表達了自己的擔憂,卻被一名護士敷衍,因此她向布拉登求助。布拉登表示,在首次對話中,朗戈輕描淡寫一些個別事件,但布拉登很快意識到這些事件的總和反映出一個嚴重的問題:挪威軍隊中對薩米士兵的系統性「挪威化」和歧視。即使軍官們可能無意中造成傷害,他們未能認識到自己的言行是長達200多年歧視歷史的延續。

朗戈後來的訪談中,提到在軍營中被禁止使用自己母語或展現她的文化知識。布拉登對此表示,這些從小處到整體的不公正對待是不可接受的,需要被正視和處理。儘管牧師提供靈性諮商時有保密的義務,但他認為發聲是必要的,因為這代表著對公義的堅持。

英格堡‧拉森從事薩米事工已超過20年。(相片來源/Ingeborg Larssen)

然而在挪威,薩米人面臨的挑戰遠遠超出語言層面。薩米議會資深顧問律師英格堡‧拉森(Ingeborg Larssen)提到,薩米身分的維護與發展受到長期而深刻的挑戰。她從事薩米事工已超過20年,親眼見證了薩米人在挪威化政策下的生活經歷。挪威化是挪威政府推行的一項非官方政策,其目的是將非挪威語的原住民族群同化成為統一的挪威族群,這一政策對薩米人的身分、文化和語言造成了深遠的影響。

「在那個時代,薩米人必須忍受虐待和歧視。這些經歷貫穿了所有世代,人們只能忍受並保持沉默。」不過拉森指出,隨著時間的推移,特別是在網路和社群媒體的普及之後,這種同化政策和對薩米人的影響獲得關注和討論空間。與此同時,新一代薩米人不再選擇默默忍受,而是開始積極地表達和捍衛自己的文化和身分。

在這一連串努力中,布拉登與薩米議會合作,著手開發一個教育計畫,以便傳播有關薩米的文化資產,包括薩米歷史、文化、馴鹿飼養以及景觀中的文化遺產等方面的內容。對布拉登而言,重要的是這些課程能夠激發人們對薩米文化的積極好奇心和學習渴望。他表示,儘管一開始他對薩米文化知之甚少,但他透過見證和聆聽薩米人的故事,深感投入這項工作的重要性。

「耶穌看見了人們,祂對抗不公,並且不畏懼表達立場。」布拉登說,他會努力效仿耶穌的榜樣,UMC也將不畏懼,發出公義之聲,「我們的救贖教義讓我們與上帝建立正確的關係,自由地活出我們被造時要過的生活。」(資料來源:UM News)

廣告/聖經充滿我-經文填充本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