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語言行動 鄭南榕建國路面面觀

196
王順仁。(攝影/林婉婷)

【林婉婷高雄報導】4月7日為言論自由紀念日,然鄭南榕一生奮鬥不僅為了言論自由,還有台灣政治、思想、生活上全面且完整的自由,終極目標「獨立建國」。4月2日晚間,打狗台語開講社@高雄第一社大於三餘書店舉辦「鄭南榕ê建國話語、論述kap行動」講座,邀請台灣師範大學「暗暝合作社」、歷史學系王順仁,帶領學員從雜誌文章、獄中筆記、公開演講與街頭抗爭等層面,認識鄭南榕與他的理想。

鄭南榕的父親為福州人,母親是基隆人,他的名字來自父親思念故鄉:榕為福州簡稱,南榕就是指福州南方的台灣。鄭南榕出生於1947年,為二二八事件發生年,他也曾在省籍認同中困擾,但這樣的背景也給了他在族群、政治與文化上的敏銳。他的另一個稱呼為Nylon,指Night long(長夜),很符合他最初走進政治運動時的形象:像是一個黨外幽靈。王順仁更談到,鄭南榕涉入政治並非爭權奪利,而是不讓台灣下一代受苦,包括自己心愛的女兒鄭竹梅。

1984到1986年,美國記者稱那是台灣黨外雜誌戰國時代。鄭南榕也創辦黨外雜誌,為了因應國民黨的打壓,巧妙利用不相同卻有標誌性的「自由時代」取名(本文統稱《自由時代》)。有名的「槍口下,我們依然爭取100%言論自由」來自《自由時代》88期,他撰文提到言論自由不能用政治尺度束縛。215期創刊四年感言中補充,「百分百言論自由是民主社會充分且必要條件」,有了言論自由後,才有可能保住其他種類自由。

關於戒嚴令限制自由的論述可參考181期。鄭南榕指出國民黨法治是以戒嚴令為標準,「不管他們如何制訂國安法,我都要本著我對言論自由的堅持,以及對台灣的熱愛,繼續公開宣佈:我主張台灣獨立!」他於419行動改期說明會上同樣高呼:「我叫做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網路上仍可見到這個畫面,短短幾秒卻非常經典。

「獨立,是台灣唯一的活路。」鄭南榕在《自由時代》188期裡明確指出台灣排斥蔣家政權、也排斥北京政權。獨立建國路循序漸進,必要處理的是台灣歷史傷痛,《自由時代》159期鄭南榕撰文談論二二八事件。他認為二二八的傷害一直在台灣人心裡深處,台灣人的民主與道德觀在事件後遭扭曲,強調必須將真相公諸於世、化解仇恨,「殺人者要懺悔贖罪,受害人才能以愛來捐棄宿仇。」

他與志同道合的友人成立「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1987年2月15日於台南舉辦首場紀念遊行;後於台灣數個地點舉辦紀念活動。在永樂國小的二二八和平日演講會,吸引近3萬人參與;而彰化的遊行遭鎮暴警察攻擊,連宣傳車都被打壞,促進會會長陳永興回應演講令人動容:「用我們的眼淚洗清他們滿是血腥的手。」

王順仁感嘆,時至今日重新看待鄭南榕與《自由時代》,仍覺得是創舉。《自由時代》未曾因為鄭南榕入獄而停刊,曾刊登流亡政治領袖的專訪,提出明確具體的台灣獨立主張等,顯示鄭南榕前瞻與深度思想。鄭南榕在獄中筆記曾寫下,人們看待台灣有坐船心態與深耕心態的區別,「這裡不是一條船,這裡是一塊是固定在地球上的陸地。」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