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你聽從我對你所說耶和華的話

◎李糠

「求你聽從我對你所說耶和華的話。」(耶利米書38章20節)耶利米對南國猶大的末代王西底家王如此說,昔時迦勒底人兵臨城下,耶利米勸王投降。這是我這段時間所讀到最為之感動的一段經文。耶利米雖然被稱為「流淚的先知」,但他不是軟弱的人,相反地,主使他成為堅城、鐵柱、銅牆,大膽傳講使人掩耳拒聽、沒有平安的信息,宣布著政治不正確、國之將亡的凶言,指責殘害主羊的惡牧、使人迷途的假先知。

為此,耶利米遭到同城之人的謀害,守門者誣指他將向巴比倫投誠,首領則欲除之而後快,他的獨身亦使得這個擔子更加沉重而寡人同情。

在耶利米長達40年的服事中,他是站在危牆之下的先知,嘶聲力竭地說著令人厭惡嫌棄的真言,因著呼召,竭力挽回背道遠離的人們,擔負著非比尋常的重任,直到最後,但仍身不由己地被帶到埃及。這樣的耶利米,在國家已經窮途末路時,以階下囚之身對君王說:「求你聽從我對你所說耶和華的話。」

西底家在聖經中的評價並不高,下場之悽慘亦讓人不忍目睹。但直到這個階段,耶利米仍然盼望至高者回心轉意,施行拯救,改變國家的命運。他沒有因獲救而改變他的信息,他這句懇求讓人為之動容,凜然起敬。

與懇求的態度相比,那句「我對你所說耶和華的話」卻是絕對的。KJV版聖經譯為「主的聲音」(the voice of the LORD),這話使耶利米在王座前昂然直言,王必須「順服」(obey),毫無轉圜妥協。

這句短言,讓我細細琢磨、思索良久。話雖然是出於耶利米的口,卻不是他的意思,從傳道的角度而論,人只是管道、器皿,畢竟你我誰人,同出塵土,同屬血肉,人何必要聽從呢?我們不也是生在罪中,需要倚靠主恩寄居度日的人嗎?我們有什麼不是領受的呢?難道我們所言不是都出於聖經嗎?若有人以為講台有什麼權威,人應當聽,那麼耶利米這句話可以供其好好思想權威何來──權威乃是神的話,而非特定的人、職位、時間或空間。

此聲既出於主,就非同小可,即或君王在國中擁有無上權柄,仍當聽從主的聲音,因為君王的權柄乃是源自於人間政治,而非來自創造諸天、統管萬有的萬王之王,萬主之主!我們若不聽從主言,只是更加顯明我們是亞當的族類,走了與始祖同樣的道路,犯了同樣的罪。

當然,人間不乏假託主言橫行的人,以假教導迷惑眾人。在耶利米的時代,他對抗、辯駁的人中,就有哈拿尼雅這樣的假先知。因此,不是因為這個人有了先知、使徒之稱,或有牧師、長老之職,他所說的就必然出於神的話。

察驗是我們的責任,我們當唯獨以聖經為最高權威,察驗、分辨所聽到的。設想和耶利米同時代的人,他們聽到兩種先知的聲音,若我們是那個時代的人,我們聽從誰的話?就需要根據聖經分辨與察驗。

先知的祈求,反映了對背道者的呼喚與慈憐,即使如西底家之輩,仍盼他回轉。耶利米整段話連起來,可見當中的柔軟與嚴肅,他給了開放性的邀請,這個邀請,王可不聽、不從,主的話卻不能有所打折減損,主的旨意仍將遂行。

耶利米兩千多年前所言,至今仍然叫人感到激動,先知的見證,至今仍然在幽暗中耀眼。一個貼近主心者,不是獨善其身的人,而是柔軟的人,為著神人相隔而傷痛;是剛強的人,為著所倚靠的救主而堅立。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