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凱中會磐石教會



「一領一‧新倍加」特色教會觀摩41:魯凱中會磐石教會
魯凱中會磐石教會 隱於市井,社區的守望者

古有云「隱於市」,不是藏身在千山萬水間,也不是喧囂於都市霓虹中,而是寧靜於市井小樓間,既不孤冷也不市儈。屏東市信義路上,艷陽高掛、人車不多的近午時分,一間三角窗三層樓房騎樓豎立一片一層樓高的石板,紅色大字寫著「耶穌愛你」,這裡是魯凱中會磐石教會,歡迎渴慕福音的人上門。

年輕而熱心的教會

磐石教會牧師梁景龍是出身茂林魯凱族的第一代基督徒,曾在茂林教會、萬山教會、多納教會與屏東基督教醫院牧養,12年前來到磐石教會這間都市原住民教會。磐石教會設教歷史32年,算是年輕的原住民教會,會友多是因工作與教育來到平地的青壯年,孩童占了三分之一,「我們的長老,很多才40、50而已!」梁景龍說。

談到當初受聘至磐石教會的經過,梁景龍說自己其實很擔憂。因為磐石教會曾經歷一段沒有牧者的空窗期,會友像迷失的羊群,教會風格也與傳統長老教會有所不同,「是一間看起來很熱情但也很不安寧的教會。」當時欲離開已然熟悉的多納教會,他坦言心裡充滿了掙扎,然而,「別人需要你,你怎麼可以不去?」這樣的想法更強烈,引領他走進了磐石教會。

「這裡很有潛力,卻沒有發揮出來。」梁景龍觀察到當時的磐石教會,充滿熱心卻不夠成熟,宣教方式也與他所認知的有差距,且對真理的認識沒有打穩基礎,需要慢慢改變,「當時他們甚至不看《台灣教會公報》,《新眼光讀經》也不碰。」

在上帝的話語建立信仰

梁景龍首先透過教育性講道來重塑會友價值觀,而不單單是激勵性、宣傳性的講道。推動轉型一開始,會友們很不適應,有人提出質疑,其中包括長老教會最常面對的質問之一:為何一天到晚談政治?梁景龍說:「很多老一輩的人受過去教育影響,不能讓你在台上談政治。但我告訴他們,我們可以不談,但還是要關心啊!」隨著年邁的長執一個個退休,教會裡年輕一代也較容易接受這些改變。

另一個面對的質疑是:這樣不夠「屬靈」了。「什麼叫屬靈?」梁景龍反問,以前磐石教會敬拜時大聲呼喊「哈利路亞」,喊久了讓人覺得像在催眠,「心裡要知道自己口裡喊著什麼,信仰不是建立在感覺上。」以前會友常要求舉辦特會和培靈會,但在梁景龍看來,活動時的感動未必是聖靈感動,有可能只是自己的情緒使然。

梁景龍堅信,信仰是建立在上帝話語上的每日生活,是未曾見過卻可以深信,「沒有那些激動的『感覺』,聖靈還是存在,因為上帝本身就存在。」

用生命影響生命

梁景龍也分享他剛到磐石教會時發生的兩個故事,那是兩個很大的挑戰,但也因此讓他真切感受到上帝的同在,至今記憶猶新。

第一個事件是教會差點被拿去抵債。當時磐石教會的會堂及經費,都登記在一位長老個人名下。不料這位長老過世後留下大筆債務,使得教會經費被凍結,會友還必須貸款來支付梁景龍的牧養費用。偏偏這位長老的家族也是部落的望族,其中一位女婿還是法律系畢業。教會小會和長老遺族討論如何解決時,往往淪為謾罵吵架,根本無法解決問題。初來乍到,就要處理這麼棘手的案子,讓梁景龍非常苦惱。

幸而由於部落階級相近,這個家族對梁景龍多少有些尊重。「用法律壓迫族人,你還要不要回家(部落)?」梁景龍這樣對那位通曉法律的女婿說,一句話讓遺族們多少面露愧色。另一方面,梁景龍知道這位長老生前也是熱心且願意負責的人,才會願意把教會登記在名下,他也藉此提醒會友要對長老的付出抱持感恩的心。最後,長老遺族付三分之二債務,磐石教會會友負責剩下的三分之一,事情堪稱圓滿解決。

第二個事件,就是面對教會沒有牧者的空窗期負責發聲的意見領袖。其中一位是有政治背景的長老,他與梁景龍聊天時,試探性地說自己想要回到山上部落的教會。梁景龍個性直率,還以為這位大權在握的長老自己願意退讓,於是順著他的話講了一句:「好,你走吧。」想不到這位長老大受打擊,面子掛不住,急問梁景龍為何不挽留自己。這時梁景龍才知道原來長老是在講反話,趕忙打圓場:「不是『這邊』不需要你,是『那邊』需要你。」

這些經歷讓梁景龍體會到,「我們不只是牧人,還要牧心。」他提到以前原住民宣教工作是傳道人進到部落,感動整個社群,彼此影響,所以老一輩的信徒信仰特別穩固。無論到哪裡傳道,都需要生命影響生命。

熱愛音樂服事

磐石教會會友組成特別,有不少知識分子,警察11戶、軍人10多戶,還有鄉長、課長、公務員和醫護人員,個個都很有想法,不過梁景龍因著身分與好脾氣,贏得大家的尊重。

梁景龍最廣為人知的身分,即是歌手梁文音的二伯父。身為知名公眾人物的親戚,是否對教會造成什麼影響?梁景龍直爽地說沒有,梁文音如果回屏東聚會,教會也是簡單介紹幾句而已,頂多請她唱歌,並不會特別大陣仗歡迎,「因為在上帝面前,每個人都是渺小的存在。」

磐石教會是一間愛音樂的教會,主日禮拜程序總是安排多首獻詩。梁景龍認為,原住民教會普遍熱愛音樂,但他更進一步要求兄弟團契、婦女團契、松年團契、青年團契與主日學,每個禮拜輪流獻詩,除了挑選、練習詩歌,也要設計服裝和配搭樂器演奏。梁景龍特別希望教會能找到專業的人來帶領,雖然會友各有恩賜,但都忙於工作與課業,如果有專業師資加入,不僅減輕會友負擔,也可以帶來新的學習成效。

磐石教會的「警察團契」是一大招牌,常常受邀到各地獻詩,穿上制服,看起來整齊劃一,氣勢驚人。某次受邀在總會會議上表演,不知情的人看到這麼多警察,還以為有維安問題。

梁景龍很心疼教會的弟兄姊妹,雖然都市原住民教會的經濟狀況比山上部落教會好,但大多數人還是很辛苦。他觀察到教會裡多數婦女都有高中畢業的學歷,卻不少以清潔工為業,他的結論是:「原住民族在平地憑自己專業開業的很少,近百人的教會裡只有兩個是自己開業。」但原因他至今百思不得其解,「不過大家很投入,有時候還會為教會的事而請假。」

團契擔事工

樂意為主擺上的人,力上加力,雖然事工多,人力上卻不曾窘迫。每年例行的節慶紀念禮拜,磐石教會為創造更多元慶祝方式,讓每個人都學習付出,於是安排各個團契輪流舉辦活動。

今年5月母親節感恩禮拜由弟兄團契負責,除了上台講道、獻詩表演外,還準備了台南監獄手工香皂作為贈禮。6月25日,青少年團契主辦「愛‧在相聚不孤單」青少年福音主日,藉獻詩、信息與見證分享,相互聯繫感情、造就信仰。7月28、29日則舉辦暑期營會「愛我們的家」,第一天在教會,第二天去台南,並參觀台南神學院和十鼓文化園區,另有生命教育課程、查經比賽和手工串珠體驗,是有動有靜、知性感性兼具的短期行程。

8月時,婦女團契即將主辦父親節感恩禮拜,雖然目前還未有具體構想,但梁景龍認為婦女們比較活潑,預計場面會很熱鬧。

其他節期也固定有相關的安排:受難週,每天晚上都有特別禮拜時間,由長執輪流帶領;感恩節,特別為監獄、醫院和《新眼光讀經》奉獻;聖誕節,每個團契和家庭小組都準備節目,年輕人到社區、醫院、監獄與商家報佳音,25日之前的禮拜六晚上舉辦聖誕禮拜;歲末,舉行跨年禮拜,晚上11點開始禱告會、敬拜、讀經、倒數,「很多會友覺得教會的跨年比較溫馨有意義,去年沒有舉辦讓大家很失望,還一直問消息。」梁景龍笑著回想。

在梁景龍帶領的12年期間,磐石教會前些年主要是轉型、模塑,近5年則開始展開多項事工,不分兒童、青少年、弟兄、婦女或銀髮族,全體同心協力,活動規模其實都不大,但慢慢起步,穩定成長。

靈命增長

6、7年前,磐石教會開始關懷社區,針對軍警、醫護等高壓力團體展開職場佈道,為他們代禱和舉辦活動。

2012年開始,則在明正國中、仁愛國小等校舉辦生命教育課程,師資雖然只有兩位,但教會青少年紛紛協助,擔任小助手、小老師。2014年,與博幼基金會合作課輔班,不單是陪伴完成作業,也分班進行課業指導,考試檢測學生能力,每個禮拜並訓練老師,做法非常細膩。可惜的是,最終因經費不足而無以為繼。

另外,也定期在屏東監獄開設福音課。2016年10月,與屏東更生團契配搭,梁景龍帶15位會友前往澳門監獄進行福音佈道。梁景龍發現澳門監獄管理比台灣嚴格,那裡的基督徒也羨慕台灣有更多自由與教會參與。

對梁景龍來說,這些事工的目標讓生活舒適、心理健康、福音傳出去、靈性受照顧,但不汲汲營營於物質的滿足,而主要是靈命的增進。

多元中求平衡

梁景龍即將於10月28舉行退休禮拜。他在磐石教會這幾年來觀察,都市原住民教會的宣教工作,語言是重要的問題。「我們當然重視母語,只是宣教上要思考,用華語大家都懂,用母語可能一半以上不懂,如何拿捏比例是個挑戰。」梁景龍語重心長地說。

尋求多元中的平衡是都市原住民教會永遠的課題。最開始磐石教會許多會友是霧台的魯凱族,地方意識強,但在梁景龍勸說與經營之下,現在教會內有阿美族、排灣族、布農族及漢族,敬拜讚美團長是布農族,去年婦女會會長是排灣族,主日學校長為布農族。

梁景龍另一個觀察是,在社會動盪中,議題關心和宣教方式無法結合。梁景龍提醒,重視社會運動時,也要多多思想福音要如何傳揚,如何以基督徒的身分參與社會運動?梁景龍鼓勵磐石教會的弟兄姊妹,「穩定成長,不要急。人要先成長起來。」就像學步的孩子,一開始或許搖搖晃晃,但忠心於上帝帶領,就能穩步向前。

古有云:「小隱於野,中隱於市,大隱於朝。」後接「小者隱於野,獨善其身;中者隱於市,全家保族;大者隱於朝,全身家安社稷。」本是鼓勵君子要以躋身朝廷為目標,才是有所作為。然而對教會來說,既不是躲在高牆裡獨善其身,也不是躋身高層爭權牟利,而是隱於市井,卻與社區守望相助,這是台灣這個小小國家最大的需要。

資料提供:魯凱中會磐石教會、台灣教會公報社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