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權觀察記:日本新天皇即位儀式

Yangui’e Yasiungu

日本明仁天皇將於4月30日退位,皇太子德仁於翌日5月1日即位,現在日本正處於平成時代倒數狀態中。1月17日,由安倍首相主持召開皇位繼承儀式細節的「儀式典禮委員會」第三次會議。會議討論決定,「劍璽等繼承之儀」沿襲過去先例,不允許女性皇族成員出席。因考慮到《皇室典範》第一條規定:「皇位由屬於皇統的男系之男子繼承」,出席者只限定具有繼承資格的成年男性皇族,如秋篠宮文仁親王(第二順位皇位繼承人)、常陸宮正仁親王(第四順位皇位繼承人)。

針對此事,日本政治家暨前NHK主播、時事評論人小宮山洋子在網路媒體上批評:「非常遺憾!」她認為,國際上沒有一個國家的女性王族、皇族是無法繼承王位、皇位的,因此,這次的決定錯失了帶動國際輿論的機會。事實上,在日本歷史上曾出現過8人10代的女性天皇,其中6人8代集中於6世紀末至8世紀後半,至現時為止,最後一位女性天皇為後櫻町天皇(1740~1813年)。

共同通信社記者堤秀司則是在地方新聞上提到:「本次會議原本有討論的時間,可是政府卻匆匆做出沿襲過去先例的結論。」他認為,在專家學者聽證會中相繼出現「未成年的男女皇族也一同參與是最好的」「從歷史的觀點來看,有關天皇的即位儀式並沒有女性參與為禁忌之原則」等適合時代需求之意見,但在儀式典禮委員會第三次會議中,卻沒有好好地被討論的跡象。

日本是一個以男權為中心建立起來的社會,至今「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仍根深蒂固。雖然二戰後所頒布的日本國憲法保障女性權利,但歷經70多年,直到2018年12月,日本雜誌仍刊出了一篇「最容易上床的女大學生排行前五所大學」的文章,引起社會強烈抗議。無論是日本雜誌文章中的「被上床」或繼承儀式中的「不被允許出席」,都可以看出,日本男性的主導與女性的被動,仍存在於日本的社會當中。

在這樣的社會背景之下,儀式典禮委員會在這次的「劍璽等繼承之儀」中,計畫邀請一位女性大臣列席,她也將是憲政史上首次的女性列席者。只有一位女性列席,看似是一小步,但從日本女性權利的角度來看,卻是邁出了歷史性的一大步。隨著時代變遷,或許總有一天將有女性天皇之誕生!
(作者為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生)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