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憶湯德章 後代訴說生者之痛

(攝影/陳逸凡)

【陳逸凡台南報導】台南市文化資產保護協會3月13日上午於湯德章紀念公園舉辦追思會,記念時任台南市參議員的湯德章律師生前義行,並提出設置湯德章紀念館訴求。參與追思會的民眾以及從日本遠道而來的國際友人,手持菊花繞行湯德章紀念公園圓環,台南市長黃偉哲亦親自出席追思會並向湯德章半身立像獻花致意。

餐與追思會的民眾手持鮮花繞行圓環。(攝影/陳逸凡)

二二八事件爆發後,台南市成立臨時治安協助委員會,由市長卓高煊、參議會議長黃百祿擔任主任委員,湯德章被選為治安組組長,組織台南工學院(今成功大學)學生協助維持治安,避免暴動事態擴大。台灣省行政公署長官兼警備總部總司令陳儀起初假意和平處理,軍隊上岸後態度丕變,軍人全副武裝衝入議會(今台南市議政史料館)進行逮捕,並由軍事法庭審判。湯德章在刑求中仍拒絕供出學生名冊,最終遭槍決示眾,死前高喊「台灣人萬歲」。

湯德章之子湯聰模在追思會上致詞時表示,父親過世時他13歲,72年來不知道要以什麼樣言語來表達心情,只能向參與者表示感謝。湯聰模接受本報獨家訪問時指出,雖然其父已在幾年前由最高法院宣判無罪,總統也寄來無罪證書,「但是有用嗎?真相公布又如何?賠償又如何?」

「許多事情不該記住,但是我都記得。」(攝影/陳逸凡)

「許多事情不該記住,但是我都記得。」湯聰模清楚記憶,父親倒下的地點,不是湯德章立像的羅望子樹下,而是靠近圓環開山路一側。當時守衛的軍人為避免蒼蠅聚集,將碎砂石抹在湯德章臉上,「這樣做一點都不人道!」他說,母親陳濫前來為父親的屍首洗臉換衣服,還差點遭人趕走。當棺木送來之前,一位靠近現場的年輕人更遭到軍人推打,「這些事情永遠講不完,再久我也記得!但是講這些有什麼用?」

長期關心台灣民主運動及政治受難者家屬的黃昭凱長老表示,原本對湯德章的家屬一無所知,兩年前,日籍作家門田隆將《湯德章:不應被遺忘的正義與勇氣》中文譯本出版時,才第一次見到湯聰模,得知其近70年來的生活情況。

現年約25歲的湯德章第四代子孫匿名受訪時表示,幾年前到台南遊玩,僅知圓環上有湯德章紀念公園,全然不知道是自己的阿祖。直到家中親人過世,阿公湯聰模有感年歲已高,2年前開始積極向兒孫傳講當年往事,希望後代能夠繼續把故事說下去。回想這幾年的轉折,他表示起初很驚訝,但平常仍不會向人講述這件事,目前則是覺得有點納悶,不知道自己能夠做些什麼,但是希望保護阿公不再受人打擾。

台南市長黃偉哲出席追思會。(攝影/陳逸凡)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