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基督的影子

吳曏

今年復活節前夜,剛好是葉永鋕的忌日。我看著一間超大型教會把青年崇拜移到了西門紅樓,說著死人復活的故事。就基督徒的角度來想,似乎沒什麼錯誤的地方,甚至是值得高興的事情。

然而,更換場地就能接近自己想接近的族群了嗎?遇到了那個族群,用著看似貼近文化形式的嗨歌,又唱又跳,這樣就可以傳福音?到了那個地方,繼續使用著基督徒自己的語言,這樣有可能傳福音?

當那地方經常進出的族群進到基督徒的當中,試圖做些群眾對話,教會卻請警察來對這個族群說:「搞清楚,你們本來就沒有在這裡表達意見的權利!」

等等!我誤會了什麼嗎?是教會太害怕?還是本來就不想跟這個族群對話?基督徒的尊重友善包容呢?基督徒因著基督犧牲的愛呢?

就算其他族群是噪音好了,連聽點噪音都不願意,我們又是哪來的資格說我們與基督一同犧牲?經常掛在嘴邊的同死同埋同復活是說到哪去了?難道我們的心中不是為著這些吵雜的人而來?我們不是經常徹夜為這個族群悔改向主禱告嗎?

大費周章把聚會拉到紅樓,向這些人傳福音時,不就該料到會有這些事?當別人認出這聚會是基督徒的聚會而靠近,我們做的是什麼?趕走他們。然而,這些人根本沒有真正的打斷整場聚會。為什麼從會堂內感人的聚會,一出了建物,就變成一個「趕人」的教會?

退一萬步到非常功能導向的層面來思考,哪個人信主不是因著跟基督徒的交流,在基督徒身上看見基督的影子,體驗到基督的愛而信的?我相信該堂會在陌生一對一協談與開拓上面都有所成。然而,我們都太習慣原本美好的形式了,忘記當天已經跨出華美的建築,忘記自己是來面對生來就不一樣的族群。我們太習慣於待在基督徒的粉紅泡泡中,看到其他人的泡泡卻恨不得戳破。

我們有一場又一場的佈道會、特別聚會、野外聚會……,卻忘了四福音中重複記載的佈道會──五餅二魚的故事。耶穌如何在祂疲憊想要休息的時候,面對那因著認出祂就擁上來的吵雜群眾?耶穌餵養他們。不論我們是請耶穌解散群眾的腓力,還是在天亮前三次不認主的彼得,期待我們再一次回到主的面前,求主幫助我們,倚靠祂、傾聽祂的聲音,找回那最初寬厚善良的本意。
(作者為教會青年)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