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口無遮欄】百年前的異族婚禮──賽德克女子與埔里教會牧師之子

二宮雅古以 (政治大學台灣史研究生)

從前從前,有一個小女孩叫做Obing Pingo(オピン ピーガオ),住在南投縣仁愛鄉霧社一帶的賽德克族Paran部落,是該部落有勢力者Rurung Piho之姪女。在百年前,Obing從遙遠的中央山脈到女子學校接受教育,成為台灣早期北漂學生。

去年向學姊借了一本日治時期史料《理蕃誌稿》,書是由日本官方出版,記錄1895年至1926年期間台灣總督府對原住民的施政。翻閱史料後,偶然發現這個故事。

Obing接受教育的學校為「淡水女學校」,就是現在的淡江中學。淡水女學校溯源於1884年馬偕博士與妻子張聰明創辦的台灣第一所女子學校「淡水女學堂」,這裡培養出許多台灣傑出女性,如台灣第一位女醫師蔡阿信。

當時為鼓勵女性入學,除了淡水女學校,外籍教師也希望女性到學校接受教育。身為台灣總督府中學校教師Sifton,曾拜訪日本政府,並提出希望教育兩名10至12歲的原住民女子之意願,其費用一切由他負擔。同時,為了使這兩位女子通曉日語及台語,Sifton希望找一名通曉台語的原住民女性陪同她們在學校一個月。

於是,1909年10月,日本政府選定兩位12歲的賽德克族Paran部落的Watan Boxil之三女Rabay Boxil以及Watan Temi之次女Pitai Napay(皆非父女聯名,關係待考證)。隔年1月,由日本警察帶領兩位賽德克女子Rabay、Pitai,以及埔里鎮蜈蚣崙部落原住民語通事潘Laway之妻Temi Rurung至淡水女學校學習。

Obing也跟著學姊們的腳步,到淡水女學校接受教育,學習日語及台語。1919年,Obing從女學校畢業後,由外國人女教師陪同回到部落。同時,女教師委託日本政府安排Obing的未來。然而,Obing回部落時,有另一位漢人牧師陪同,正是埔里鎮愛蘭長老教會的曾持衡牧師。

當日本政府為Obing尋找結婚對象時,曾持衡牧師之三子曾振順與Obing訂了婚約。1919年7月31日,日本政府批准兩人的結婚許可申請,Obing與曾振順正式成為夫妻。往後在曾持衡牧師墓碑上,我們可以看到,Obing的漢名為「秀理」。

無論接受教育或結婚,皆為外籍教師、日本政府、曾氏家族以及自己家族之安排,完全沒有提及Obing的意願。史料記錄Obing接受教育後,「忘了原住民的語言,稍懂台語,但不善日語,不適合教育原住民兒童。」但我認為,在求學及異族通婚過程中,她很努力學習與自己族群不同的語言及文化,甚至婚後可能致力於巴宰族教會的服事,是位非常優秀的原住民女性。或許翻閱史料,你會有更多意想不到的收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