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偏鄉教會的呼聲

客庄三義

讓勞苦擔重擔的客家人就近耶穌


文圖◎邱志仁(客家中會三義教會牧師)

1998年我從神學院畢業,因為我是客家人,所以自願受派到客庄,隨即被分派到三義教會,至今已21年。感謝上帝恩典,分享這些年服事中得到的許多領受和學習,期盼大家有機會向客家人傳福音時,更能知己知彼、命中靶心。

住棚節大地遊戲。

 客庄宣教的困境 

剛到三義時,這裡是只有十幾位中老年兄姊的小教會,因此我們努力的方向是藉外展事工接觸社區。幾年後,發現客家鄉親還是很難走進教會,探究之後,我認為原因如下:

1.客庄鄉親對基督信仰的陌生:客家人在台灣幾個族群中信主比例最低。大部分客家人個性保守,鄉下又更保守,不容易接受外來事物;個性開放的客家人都到都會、甚至國外闖蕩。

2.三義獨特的木雕產業:三義以木雕產業聞名,與偶像崇拜有很大關聯性。雖然三義木雕多用於觀賞,非神桌供奉的偶像,但若改信基督,勢必面對許多衝突,因此成為信主的障礙。

3.黑暗權勢的謊言:教會過去歷史成為仇敵攻擊的破口,如某位長老生意失敗,在教會內外有許多借貸;信主兄姊家中有早逝、自殺、精神疾病、身障等一般家庭也有的問題,但信主家庭會被放大檢視,歸因於沒有拜祖先。小地方一傳十、十傳百,老一輩人人皆知。因此,許多鄉親連踏進教會都充滿恐懼,更遑論信耶穌了。

葛瑞絲香草田野外禮拜。

 恐懼形塑客家人民族性 

起初的宣教困境下,我們真是不知如何突破,但人的盡頭就是神工作的開始,我們在困境中尋求神,聖靈就開始一波復興的工作。數年後回顧來時路,發現形塑客家人民族性的根源原來是恐懼。

1.對改變、變動的恐懼:因為歷史上遷徙、逃難,客家人渴望安定。這點可從藍營政黨選舉時打安定牌,對客家人效果最好,以及苗栗縣是唯一從未被綠營政黨輪替的縣市看出來。

2.對貧窮、缺乏的恐懼:同樣因為歷史因素,客家人很恐懼貧窮、缺乏,所以讓人感覺吝嗇,拿不出來、給不出去。苗栗縣的儲蓄率在各縣市名列前茅,也是一個佐證。

3.對長輩、權柄的恐懼:過去客家人家庭氛圍多權威、高壓,許多人對長輩敬而遠之。

4.對衝突、意見不同的恐懼:因為家庭氛圍權威、高壓,許多家庭維持表面和諧的假象,害怕衝突,不容許不同的意見存在,但這種和諧往往是犧牲真理換來的。

綜合以上,我轉向外地嫁進來的非客家籍媳婦傳福音。外來的媳婦對權威、高壓氛圍陌生、不適應,最被壓制、渴望改變,也最需要福音,所以傳福音果效最明顯。2003年開始有年輕媽媽信主,帶著孩子來教會。媽媽來教會,孩子自然跟著來,教會就多了兒童、青少年啦!

夏令營大合照。

 客家人的行為導向 

「以賽亞指著以色列人喊著說:以色列人雖多如海沙,得救的不過是剩下的餘數。」(羅馬書9章27節)保羅這句話也可以套用在客家人身上。隨著在客庄服事的年日越久,我發現行為導向深深影響著客家同胞。

客家家庭氛圍權威、高壓,反映在父母的教養模式上,就是督責孩子做對做好、聽話照做。許多客家父母盡力督責孩子成為優秀卓越的人,這樣的想法沒錯,問題是缺少愛的表達,孩子感受到的不是父母「愛之深,責之切」的愛,而是嚴厲、掌控、高壓,行為表現好,才會受肯定、被愛。因此,許多客家人相信的是「我的價值是根據我的行為表現」,這就是行為導向。

1.因往日傷害而遠離父親:「以色列人追求律法的義,反得不著律法的義。這是什麼緣故呢?是因為他們不憑著信心求,只憑著行為求,他們正跌在那絆腳石上。」(羅馬書9章31~32節)同樣的,我發現客家人信主的絆腳石是追求行為的義,也就是行為導向。

原本父母應該給孩子引導、肯定,但客家人多責罵、處罰、否定,讓孩子感到羞辱和無用。很多客家弟兄感覺自己不像兒子,而是奴僕,像大兒子一樣做得要死,卻對父親充滿苦毒。許多人從長輩口中聽過這樣的話:「話不用講那麼多,做得到的人才是了不起!」所以很多客家人是工作狂、勞碌命,或變成另一個極端。

過去,客家人真的不太會表達愛,不講心也不會談心,因為沒有人在意,漸漸自己也不在意。當一個人不懂得在意自己的心,也不會在意別人的心,就會只看行為。這樣的人表面上雖然孝順父母,因為孝順是華人高舉的美德,行為導向的客家人裝也要裝出孝順的樣子,盡諸般的義,但心卻與父母很疏離。遠離地上父親,自然難親近天上的父親。

2.用外在標準看耶穌:因為行為導向,所以用外貌認人、論斷人。客家人的家庭聚會,談街坊鄰居、同事、同學、政治時事、八卦消息……,就是不敢觸碰彼此的心。

既然客家人習慣用外貌認人,用外貌論斷人,自然也用外在標準看耶穌;如果用外在標準論斷被釘在十字架上的耶穌,自然就會認為祂是軟弱、羞辱、不光彩的神。但是客家人想要的,是一位大有能力、靈驗、讓人風光、驕傲、抬得起頭來的神。

3.行為導向導致恐懼,無法因信稱義:行為導向的人害怕做錯事、失控、失去肯定和支持、失敗、丟臉沒面子……,信耶穌得面對這些生命深層的恐懼,無法用信心跟隨,無法經歷因信稱義的恩典。

4.不在意心,就缺少真實的連結、真實的敬拜、真實的祭壇:心是真實的連結、真實的敬拜、真實的祭壇發生的地方。當我們輕忽我們的心時,我們和神、和人不會有真實的連結,也不會有真實的敬拜。

如果不在意心,就會如同以賽亞所說:「主說:因為這百姓親近我,用嘴唇尊敬我,心卻遠離我;他們敬畏我,不過是領受人的吩咐。」(以賽亞書29章13節)敬拜只流於形式。加上傳統信仰認為「有拜有保庇」,重要的是有沒有敬拜的行為,不在意有沒有敬拜的心,更加強了這樣不真實的傾向。既然沒有真實的敬拜,就沒有生命降服在前的祭壇,因為真實的祭壇就是我們的心。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我心裡柔和謙卑,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這樣,你們心裡就必得享安息。」(馬太福音11章28~29節)耶穌這句話,也讓我想到客家人!
客家人在行為導向的壓制下,只看到人的行為,卻看不到自己和對方的心。教會只能站在至近親屬、君尊祭司的地位上,代表客家親友呼求神的憐憫,讓他們把受不了、扛不起的勞苦重擔帶到主耶穌面前,求主憐憫,求主赦免,使客家百姓的心能夠在祂裡面得著安慰、安息。

我相信當神的子民自卑、禱告、尋求祂的面,轉離行為導向的惡行,祂必從天上垂聽,赦免客家百姓的罪,醫治客庄的土地。讓我們一起為客家百姓的得救、轉化齊心努力!

鄉村水林

謙卑敬虔長輩成為教會最美祝福


文圖◎莊信仁(嘉義中會水林教會牧師)

水林教會長輩用生命影響生命,用接納與愛留住來自社區的孩子。

感謝上帝豐沛的恩雨,澆灌在西海岸偏鄉的水林之地,11年來上帝的恩手帶領我參與祂翻轉的歷程,看見每位弟兄姊妹蒙恩的見證。

這些年來,最常被詢問的就是教會11年前一週一場禮拜個位數的聚會人數,為何如今能增長並超過百人聚會?為什麼教會會友平均年齡在30歲之下?這與鄉村教會的刻板印象不符。另一個常被詢問的就是,我用哪套教材讓教會增長?有什麼方法或策略嗎?是不是可以提供他們參考?

我總是回應:「沒有訴諸什麼方法與策略!」但是,這裡有一群單純信靠上帝並願意透過實際行動回應上帝呼召的長輩,他們是水林教會的寶,因著他們一輩子委身,勇敢活出祝福的生命,使教會能延續上帝的大使命。

若你接著問水林教會的特色是什麼?我會很堅定地告訴你:我們有一群無私奉獻、溫柔又堅定的長輩,是上帝在水林教會最美的祝福。

長輩不僅不固守習慣,還幫助福音朋友融入敬拜,主日學孩童也多由長輩邀請進教會。

 分享福音的熱情 

長輩對福音的熱忱,召聚了一群來自社區的年輕生命。

我在水林牧會第一年,只要有空就騎著腳踏車去探訪教會的長輩,與他們建立關係,聽他們訴說生命故事與教會過往的歷史。幾次探訪之後,長輩靦腆地對我說:「傳道,你不用這麼常來看我們。教會的未來在外面,你去關心那些社區的孩子比較要緊!」

就是這份對生命的接納與對分享福音的熱情,留住了每個進入教會孩子。

當時社區的孩童、青少年進入教會時,長輩們不僅不覺得這些孩子的衣著不整潔(多數都是低收入家庭、家庭功能不健全的背景),或是擔心孩子進入教會中會弄壞教會的設備,反倒熱情地和孩子們握手打招呼,歡迎他們到水林教會參與禮拜與活動。

當越來越多孩子、青少年與社區朋友進入教會參與主日禮拜,有一天長老在禮拜後主動跟我說:「傳道,現在教會越來越多年輕人,禮拜回應詩可以選擇華語的詩歌,可以更貼近他們的處境。」

就是這超越的眼光,看重孩子們敬拜的需要,勝過對於禮拜形式的堅持,讓水林教會的禮拜可以有舊聖詩悠揚的樂聲,也同時有年輕人喜愛的敬拜方式。

長輩看重的,不是在禮拜中已經唱了好幾十年台語聖詩的習慣,而是如何幫助初接觸福音的朋友能融入敬拜、認識上帝的話語,以及從詩歌中經歷祝福。

 柔軟謙卑的生命 

在水林第一次主理禮拜後,我看著兄姊排隊找教會的會計執事,一問之下才知道,原來他們在排隊繳納月定奉獻。當下我向長輩說,這樣第一次來教會的朋友恐怕會以為來教會還要繳月費,可能會嚇到新朋友。長執們不但沒有生氣,反倒詢問怎麼做會比較好?

就是這種生命柔軟謙卑的姿態,造就了水林教會的不同,並成就了上帝在這塊土地上最美的見證。

當時我建議使用月定奉獻袋,長輩們紛紛表示贊同,而後教會的經常奉獻不再繼續放在教會後方的奉獻箱,而是改成傳遞奉獻袋。長輩們並說,如果可以讓教會更好,教會的各樣事務該改變就要改變。就是這願意改變並配合的行動,造就了水林教會成長的動能,在屬靈的沙漠開出美麗的玫瑰。

禮拜時間的調整、禮拜前一個小時的服事小組聚會、基督精兵門徒訓練課程、禱告會、查經班,都可以看到小至13歲的青少年與長至80歲的長輩一同參與,一同投入體驗活動,一起分享學習,一同經歷同為肢體的美好見證。

就是這美好的生命見證,傳承了上帝國的福音,開展了愛的延續。

長輩不僅不固守習慣,還幫助福音朋友融入敬拜,主日學孩童也多由長輩邀請進教會。

 最美的見證 

記得初初受派至水林,我常常鼓勵兄姊要傳福音、作見證,長輩私下告訴我:「傳道,我們不識字,嘴又很笨拙,不知道如何傳福音……」看著他們展現的生命,我眼中泛著淚光回應:「不用擔心,福音是用生命活出來的,不是只靠嘴傳,您們在社區中已經活出很美好的見證!」

當教會重啟停止31年的主日學,長輩比我還興奮。第一次主日學聚會就來了16個孩子,其中14個孩子來自長輩的邀請。當下我明白,若不是長輩生命美好的見證,發揮極大的影響力,位處於雲林沿海牧會的我,還真的不知道如何開始教會的福音工作。

當有人問我水林教會增長的方法與策略時,我深深明白,在這塊土地上最美的見證、動力、方法與福音策略,就是我們有一群長輩持守信仰,使教會歷經台灣農村社會轉變的過程而依然屹立不搖,他們對福音的熱忱與單純的行動實踐聖經的教導:「凡為我名接待這小孩子的,就是接待我;凡接待我的,就是接待那差我來的。你們中間最小的,他便為大。」(路加福音9章48節)長輩召聚社區的孩子,用生命影響生命,用接納與愛留住社區的孩子,就如耶穌一般謙卑柔軟,讓水林教會能夠持續不斷為上帝寫下一個又一個生命翻轉的見證。

「白髮是榮耀的冠冕,在公義的道上必能得著。」(箴言16章31節)誰說鄉村教會正在凋零,當你有一群這麼棒的長輩,那可不一定!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