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鐘毀棄,瓦釜雷鳴──從太陽花運動、反送中運動論台灣大選

68
2020總統選舉公報。(圖片擷取自中選會網站)

盧成發

「黃鐘毀棄,瓦釜雷鳴。」意指君子隱,小人得意,或君子謹言慎行有所不為,小人囂張擾嚷胡作非為。這句話正是這兩次台灣大選的畸形寫實。

18世紀的義大利哲學家維柯在著作《新科學》中,描述人類社會歷史從野蠻時代,進入神權時代,次而貴族政權的時代,又演化為20世紀的民主時代,到現代新的眾神時代──即造神運動的混亂世代。這近百年來,層出不窮的造神,釀出人間煉獄,如希特勒、史達林、日本軍閥、毛澤東、蔣介石、習近平、以及非洲與南美洲的解放運動,質變為軍事強人獨裁專制的造神運動,從來不是「苦民所苦」或「階級翻身」。

還好,在這末日亂世的當中,許多知識青年義無反顧地走上街頭,為普眾發聲。前幾年的太陽花運動期間,我用英國作家傑佛瑞‧亞契(Jeffrey Archer)的著作Step off Maps(走出已知地圖之外)做引子,以男主角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前與後兩次,攀登從未有人測量並攻頂成功的聖母峰,鼓勵搭棚群聚的大專青年,走出校園,走出溫室,走出自我,為台灣國的前途抗爭。我以長老教會牧師的身分祝福他們正是走出地圖之外,走在榮耀的路上。

從立法院正門口看去,是一字排開的憲警。我說,因為馬英九明言ECFA須一字不改通過,但這個世上除了耶穌基督永不改變,以及聖經不能亂改以外,一切都能改也會變。我就舉例說:「馬英九能改名馬英十嗎?」台下齊聲喊:「當然可以!」之後又嚴肅的補了一句:「我不是說馬英九應該死的馬應死!」台下眾人會心哄然大笑。ECFA就是韓國瑜「發大財」的原版,其帶來的災難是越發可怕,現在這些青年人不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或錢途,才來抗爭。

我在1997年往英國進修,當時索羅斯放空多國貨幣,英鎊也中鏢大跌,英國政府不想再全額補助大專學生的學費,當時學生議論沸沸揚揚,校園不再寧靜。Springtime: The New Student Rebellions(春季:新學生抗爭)書中寫道,從1998年到2009年學費與自付額的調高,引致2010年秋天學生串聯遊行示威。書中特別強調,傳統的高等教育注重菁英造就與培訓,這樣的教育只是為建立特權、鞏固特權、服侍特權而存在,於普羅大眾無益。

我1991年前往耶路撒冷進修,當時參訪加薩走廊的巴勒斯坦難民營和醫院,以色列軍警常用橡膠子彈對付巴人。橡膠彈很可怕,因進入體內有彈性會竄來竄去,傷害破壞多重器官。看看香港從黃雨傘到今日的反送中青年運動,他們是用苦難與血淚提醒我們:「昨日西藏,今日香港,就是明日台灣。」將使子孫蒙羞為奴,成為賤民呆胞。所以當珍惜手中的選票,為子孫開創民主獨立的台灣國。(作者為退休牧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