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議蔡英文總統表揚「台灣關係法之父」李奇

57

王能祥

美國國會尊稱肯定聯邦參議員裴爾(Claiborne Pell)、聯邦眾議員李奇(James A. Leach)兩位議員為「巨人」及「台灣關係法之父」;後者復被國會給予另一高貴稱號:台灣選區眾議員。如今,裴爾已回天國;李奇還健在,2018年還接受我的請求,寫一篇寶貴長文〈國會與台灣關係法〉。

我認識裴爾有點天意。裴爾跟隨外交官父親長期住在國外,大學期間專攻歷史與外交,進國會前,在外交界服務14年。在哥倫比亞大學期間,被授命戰後台灣的託管事務。不幸,麥克阿瑟陸軍計畫勝出,轉由蔣介石代行託管。裴爾觀察蔣介石託管下,台灣住民再度被殖民的悲慘剝削,認為是陸軍計畫出賣了台灣而極端不滿。1978年年底,假《美國新聞與世界報導》(U.S. News & World Report)訪問盡情吐出不滿。讀到文章,我立刻進美國國會,請他幫助台灣免於被季辛吉和卡特總統的現實主義出賣給中國,同時結束一黨專政。裴爾採納我的建議,推動《台灣關係法》。

李奇進國會以前,服務於國務院及美國聯合國代表團。大學專攻政治和外交,尤其是中國近代史和中國政治,對於殖民地住民的悲慘剝削十分同情,對於本土台灣住民的悲慘更具同理心。他的外交事務助理辛蒂‧史普倫格(Cindy Sprunger)在台灣出生長大,美國大學畢業後,來華府找工作,跟我同一教會。憑這奇緣,我認識李奇,並主動提議,讓他包辦台灣議題。

裴爾對《台灣關係法》的貢獻在於他把對台灣住民的同理心化為美國國內法性質的法律條文;李奇對《台灣關係法》的貢獻在於動員國會議員投票通過。美國國會議員總數是535位,《台灣關係法》以424票通過,此票數遠超過出席二分之一(法律通過的門檻),也遠超過出席三分之二(總統不得否決的門檻),又超過憲法增列條文的門檻(國會議員75%)。投下這種絕對多數的難度之高,台灣住民應該表達最真誠的感恩,政府更要公開又隆重表揚。

李奇從小立志練好柔道武藝,他認為柔道武藝是以智取勝最好的運動。他運用柔道智慧,積極動員議員,其方法是成立四個政團,而對動員424票最直接的「理性問政政團」中,參眾兩院幾乎所有議員怕被標籤問政不理性,都來參加。李奇耐心說服他們,請他們投下贊成票給最親善台灣的版本,這種高度智慧及親和力,最終促成立法成功。台灣住民與政府應該表達最高敬意和謝意!(作者為會計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