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跟祢一起去吧!辨認壓迫,勇敢詮釋

65
◎Umav Ispalakan

台灣80年代曾有一批又一批貧苦少女遭人口販子販賣至娼寮,成為未成年娼妓、淪為性剝削下的「商品」。如今,女性被物化、受暴和貶抑的狀況仍屢見不鮮。今年,南韓破獲令人髮指的「N號房事件」案,無數女性遭強姦與性虐,施虐過程甚至被拍攝上網,供人觀賞娛樂之用,受害者不乏未成年少女。去年,智利女權團體以歌曲〈強暴犯就在路上〉控訴不義的司法體系縱容男性對女性施暴。在法國,女權團體組成紫色浪潮,抗議女性遭到家暴與性侵的驚人數據,女權團體發言人艾利莎‧阿哈貝爾(Alyssa Ahrabare)更痛斥:「我們生活在一個會為凶手找藉口的文化中。」

回顧聖經,亦充斥女性受迫的紀錄。創世記中,底拿受辱而沒有一句台詞;士師記中,利未人之妾受流氓施暴虐殺,又遭丈夫分屍寄送示眾;撒母耳記中,耶弗他的女兒「被成為」祭物。聖經中,性與權力的階級關係如此鮮明,我們更不可再為暴力找藉口,乃要以基督的愛與公義來回應。

2020年4至6月的《少年新眼光》標題改編自路得對拿娥美的告白:「讓我跟你一起去吧!」特別的是路得記1章16節原文並沒有提到「讓我跟你一起去吧」,顯然這是聖經現代中文譯本為路得做的詮釋。「讓我跟你一起去」可說是路得以行動展現的潛台詞,路得的委身跟隨是成為上帝子民的信仰行動,是弱勢女性突破框架的賦權行動,更是上主開啟拯救生路的行動。

女性的奮鬥,是不公義的權力結構下造成的弱勢者的縮影。女性主義神學家崔菲莉(Phyllis Trible)呼籲,由於聖經世界往往建構於父權社會,因此「我們必須摔跤」,與陳腐惡習摔跤、與性別歧視摔跤、與不公義的權力結構摔跤。不僅回應過去的時代背景,亦要繼續省思對抗現今的各種不公義,我們也要進一步意識到壓迫的形成是複雜而非片面,一如艾莉斯‧馬里恩‧楊(Iris Marion Young)〈壓迫的五張臉孔〉一文所指出,「壓迫」存在於剝削、邊緣化、無能者、文化帝國主義與暴力等多種面向。在各種場域中,我們都必須辨認壓迫的樣貌,不為凶手找藉口,乃要為受迫者發聲、支持弱勢者賦權。以新眼光讀聖經,要繼續推動性別公義,也要看見社會中各種遭到邊緣化與逼迫的群體。但願我們讀出受迫者的心聲,讀出上主的潛台詞,不再做彼此的局外人,勇敢做出拒絕邪惡與霸權的詮釋。(作者為少年新眼光執行編輯)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