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口無遮欄】愛,溫度剛好就好

101
Image by Gloria Williams from Pixabay
◎潘軒豪(埔里愛蘭巴宰族、政治大學民族學系碩士)

某次與一起在教會長大的朋友聚會中,我拋出了一個問題:當還是年輕人的時候,對於教會的關心,你們有什麼樣的感覺?回顧當時的發言,發現在教會小圈子裡,被關注與被比較的無形壓力幾乎是年輕人的共同記憶。某長老的孩子最近做了什麼?牧師的孩子為什麼會這樣?這些都會「自然地」被特別關注,也不意外地會被拿出來檢視。

其中一位分享到,曾有長輩很直接地審視他的信仰生活,要求他加入服事行列,並開始接受操練,但這個突然來的要求,對當時還小的他造成很大的壓力與不舒服。參與服事並非不好,只是當時的他還沒預備心,最後只能硬著頭皮照做。理想的關心要循序漸進,在對方準備好前就生硬地介入反而適得其反。

除了上述的經驗,在分享之中,有個思考角度也讓我印象深刻:教會的關心不太平均,為什麼都聚焦在某些人身上?「邊緣人」也很需要被關心啊!大家有沒有想過他們不平衡的感受呢?沒有,我們都習慣只看想看的,不想看的就會選擇性忽略。就我觀察,教會裡的愛很難平均地流動,每個人都是需要被關心的個體,無論角色是什麼,是牧師的小孩或是長老的親戚,都同樣需要被關心,但關心不應該產生比較的壓力,而是因人而異的穩定陪伴。

從關心者的角度來看,從小在教會長大的孩子都應該長成「符合教會教導」的樣式,但現實上要達到這樣的期待是不容易的。另外,年輕人出外求學就會離開信仰嗎?這也不一定。當我們沒有真實地關心所討論的對象,忽略了許多社會帶來的變化因素,只在意表象,我個人認為這樣的關心,還是有調整的空間。教會教導出來的品質,隨著長期的播種和教養,一定會有正面的影響,只是信仰之於自己是什麼,就跟體驗新事物一樣,沒有比較過也不會知道什麼是好,還感受到或察覺到前,可能會認為教會的關愛是種壓力,一切得自己細細品味才能知道。

從小在教會長大,我確信在神的保守下,祂會引領我們走到合適的道路上。我是一個從小被關愛到大的人,大家對我的關心和溫暖從來沒有間斷過,非常感謝神讓我能擁有這麼多。最近被任命為少年團契的新手輔導,說實話真的是戒慎恐懼,希望自己能有寬廣的心,陪伴幼苗們成長,未來他們若不小心走偏了,也不要擔心,當他們想回來找我們,教會的大家還是會在,期待自己能成為這樣的存在,給出溫度剛好的愛。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