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角度談白色恐怖受害經歷與台灣民主化運動

48
(攝影/邱國榮)

【邱國榮新北報導】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導覽家族於遊客服務中心2樓會議室舉辦「她們的年華正盛」座談,7月25日第1場「張常美前輩,與1950年代女性受難者」邀請白色恐怖受難者張常美分享親身經歷,從女性視角出發,看見女性受難者生命經驗。翌日第2場「艾琳達與台灣民主化運動」則邀請艾琳達(Linda Gail Arrigo)分享參與台灣社會從威權走向民主的歷程,爬梳美國與當年國民黨政權互動背後夾帶資本霸權的帝國主義,延續到今日對民進黨政府的影響。

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助理教授李淑君主持及與談時指出,女性政治受難者失去女人生理時間節奏所產生的陣痛,背後是政治威權的力量。女性受難者的身體面臨停經、流產、早產、死胎、奶水匱乏與「月經衣櫃」等問題,根據口述歷史,許多懷孕的受難者,因獄中營養匱乏而無法順利哺乳,這對她們而言,是非常痛苦的經驗。當時有些家庭較富裕的女性受難者,會將家中寄來的奶粉分享給需要餵乳的獄友。

李淑君表示,把女性政治受難者經驗肉身化,可以思考她們的子宮、乳房與月經等經驗,然後將這些跟性別研究常做的政治壓力與政治威權議題,結合在一起思考,她們會呈現失調的身體,打破女人時間是循環時間的節奏,是不再期待與懸置的身體狀況,而關於女性肉身陣痛的背後是政治威權的力量,這就是政治威權如何性別化與思考化的議題。

1931年出生於台中草屯的張常美,就讀台中商業職業學校一年級時,因被選為班長參與學校自治會,遭羅織「參加叛亂組織」罪名判刑12年;正值18歲青春洋溢的年紀輾轉於數座牢獄間,1962年出獄時已超過30歲。張常美描述許多當年虐待受難者的酷刑,導致懷孕女性流產、早產,逼迫受難者在國民黨政權擬好的自白書上簽字畫押,承認加入共產黨,沒過幾日,就被拉去槍斃。遭判刑12年的她,一度在再審期間,技巧性地否認接過其他政治犯談論馬克斯主義的通信,答以是情書,成功迴避在自白書上畫押而躲過槍斃之刑。

張常美表示,當年會去讀馬克思、共產主義的,都是知識分子,實際加入共產黨的並不多,但國民黨利用刑求畫押,槍斃多人,因為蔣介石寧可錯殺一百、也不願放過一人,有不少受難者出獄後選擇自殺。她諷刺地說:「非常反共的國民黨,現在卻跟共產黨好好。」

(攝影/邱國榮)

第2場主講人是一生投入台灣民主化運動的人權工作者艾琳達,她自詡是左派的行動者,不過她說,左派運動女性的自主行動,往往會被台灣社會視為是愛人男伴的財產。台灣的民主化歷史,充滿男性為理想衝鋒陷陣的慷慨就義,女性參與者經常以「女強人」或是「代夫出征」的兩極形象,若隱若現。人們多半記得她與施明德的政治婚姻,而忽略了她用盡洪荒之力、在世界各國遊走,積極救援黨外運動的同志,且對美國支持獨裁政權的行為戮力批判。

此外,艾琳達也表示,美國與蔣介石的關係非常要好,她自己有最親近的體驗,因為她的父親是美軍顧問團,曾經在金門與蔣介石一起閱兵;看見扛著自由主義的美國政府,其實在全球各地扶持獨裁者,使她內心有所感觸;反觀過去國民黨政權的外交路徑也是如此,樂於跟獨裁政府建立關係。對於現今政府的外交政策,艾琳達說,社會運動起家的民進黨走向資產階級,可以說是民進黨的最大危險,而且依賴美國的心態跟國民黨一樣,這樣做無法讓台灣獨立建國。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