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生事件之我思

40
Image by Clker-Free-Vector-Images from Pixabay
◎陳家玉

過去我國統一收容漢生病(痲瘋病)的樂生療養院,經醫學進展與時代變遷,在1950年代後已不再強制入院,不過仍持續運作至今。隨著捷運工程在90年代的開發、選地,院民的居住權益與療養院的拆遷實況,在後來20年持續角力至今。而角力的內容有:院民的人權、台灣公共衛生領域的文化資產保留、地方發展與公共建設等議題。

今年6月,部分院民與青年樂生聯盟在義務律師陪伴下,以未經環境評估為由,對衛福部發包給廠商正興建的「樂生人權園區入口意象」工程,提出公民訴訟及聲請假處分。透過幾次開庭與法官的實際訪查,台北地方法院於7月7日做出裁定,勒令停工。但由於法院裁定後,工程並沒有即刻停下,關心樂生的青年們以六步一跪的方式,在祭告已逝院民後,從樂生所在地迴龍出發,徒步苦行13公里,經歷四個多小時抵達行政院,希望以此向主管單位請命。而衛福部長陳時中,在7月14日發表服從法院判決,願意暫時停工的聲明。

不過,建設爭議並沒有因為暫時停工而獲得解決。因為目前依據《漢生病病患人權保障及補償條例》施工的人權園區工程,並沒有在與院民進行良好溝通的前提下進行。甚至此案爭議的入口工程,其完成後的進出方式,並沒有考慮到平均年齡超過80歲院民們的實際狀況;所造成可預期的出入不便,引起部分院民強烈反彈。

樂生保留運動已經進行了十多年。隨著捷運機廠選地的拆遷成定局(目前已拆80%),關心的人越來越少,著力的方式也越來越困難。

參與始於了解。面對在生命歷程裡長期處於被汙名狀態、而老年時居所被迫遷移的院民處境,我們的了解及參與都很有限。或許這些人的處境真的離我們很遠,但每每看到新聞或相關臉書粉絲頁的轉貼,看到社會上有一群年輕人,用超過十年的熱情與實踐陪伴這些耄耋、風燭之年的院民,關心他們生活起居、在意他們是否能在有生之年於居住與生活上都保有平靜與安樂、甚至希望能讓他們有生之年透過居住地方被重建或保留而在尊嚴中行至生命終點,這樣的陪伴與實踐,真是為朋友捨命、做在最小弟兄身上的榜樣。 (台南神學院碩士生)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