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變中重新談起黃彰輝牧師

20
Image by Colleen O'Dell from Pixabay
◎屏東囡仔

2020年對絕大部分的人來說,不論在經濟或精神上,都是難熬的一年。人類該怎麼辦?台灣人該怎麼辦?同時身為台灣人與基督徒的你我又該怎麼辦?此刻筆者想起了黃彰輝牧師,一位上主忠心的僕人,一位學者,一位台灣人。

簡述黃彰輝的一生,1914年出生於日治時期的彰化,1934年進入東京帝國大學哲學系就讀,1937年前往英國就讀神學院,並在1947年回到台灣。當時台灣正籠罩著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的陰影,人民的思想與言論遭到政府箝制,成千上萬的台灣本土菁英慘遭殺害與囚禁,即便如此,他仍毅然決然地回到台灣,回到他所愛的土地。

黃彰輝留給我們的是關於上帝、土地、社會、政治,深邃的思想與反省。最廣為人知的是他的處境化神學(Contextual Theology),「擁有台灣人的身分,是我生長的處境(context),至今仍對我的存在有決定性的影響;基督徒的身分則是文本(text),雖然在我的生命中是新的,但其本質卻遠比一切存有更古老。」「我是一個台灣人,因而我涉入政治,我心靈的深處拒絕被歸類為其他身分。我的心裡存有一股『毋甘願』的感覺。」

筆者身處2020年,讀到這些文字時,仍在心中激起無限波瀾。雖然現在的我們終於可以很驕傲地告訴世界,我們是台灣人而非中國人。但事實上,筆者認為,撇開國際上政治的拉扯與瞬息萬變的表象,台灣人仍是這個地球村的次等公民。我們尚未受到國與國之間的尊重,我們亦不能合法地加入絕大部分的國際組織,黃彰輝所強調的那股「毋甘願」的精神,依然根植在台灣人的心中,因而我們仍舊必須為此奮鬥。

身為基督徒,筆者認為,「宗教歸宗教,政治歸政治」再也不該在台灣的社會出現。我們必須秉持著反抗的心,過我們每一天的生活,反抗什麼?反抗這個社會的不公不義,反抗政府的錯誤政策,反抗中國對我們的壓迫,拒絕被社會錯誤的價值牽著鼻子走。以上主為根基反抗這個世界之餘,也要切記勤奮禱告,懇求上主讓我們不偏離祂的旨意,直到祂的國降臨在這個世界。 (作者為台灣大學學生)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