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獨裁政權 拒絕遺忘 人心不死

40
(攝影/林婉婷)

【林婉婷高雄報導】1月6日清晨,上千名香港警察出動,逮捕發起、支持及參與去年香港立法會選舉民主派初選的泛民派人士,總共55人;根據香港警方與北京中央駐港聯絡辦公室表示,初選意圖是為達成《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第52條要見以逼迫香港特首林鄭月娥辭職,涉嫌觸犯《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簡稱《港版國安法》)的「「一國兩制」」。經徹夜扣查,被拘捕人士於7日下午起已陸續獲保釋。

這起搜捕被稱為「香港的美麗島事件」,是《港版國安法》於2020年7月1日上路以來最大規模的搜捕行動,顯示出中國對香港的控制和整肅力度加強;其中,獨裁政權底下的公權力機構可能為取供而施展酷刑與不人道對待,在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於1月8日晚間假高雄電影館主辦的「紀錄片《刑.暴.誌——記抗爭者》」映後座談中,主講人國立屏東大學社會發展學系副教授邱毓斌認為,本次事件中的被拘捕者確實極有可能遭剝奪睡眠、通宵審訊。

《刑.暴.誌——記抗爭者》記錄中國的抗爭者謝文飛、張聖雨、陳雲飛、劉萍的故事,及他們遭拘捕期間所經歷的酷刑,請香港的抗爭者李安然、陳皓桓、張超雄、陳虹秀體驗;參與模擬體驗者陳述酷刑造成的身心壓力與痛苦,並感嘆過去不曾想過的惡行如警察暴力、司法偏頗等,亦都已經發生在香港;影片以2014年「佔中事件」發起人之一的陳健民訪談作結,「香港人不能不去了解一個一直影響我們的國家(中國)。」陳健民坦言,可以想見中國對香港的壓迫不會停止,但抗爭者能夠相信與持守的是「人心不死」。

邱毓斌引用陳健民提出的「人心不死」,近一步提醒與會者們,不要檢討民主運動中的抗爭者能否熬過酷刑,所要做的是讓更多人知道民主運動的精神和訴求,「所有獄中抗爭者最害怕、所有施壓獨裁者最希望的,就是人民『遺忘』。」因此持續討論、持續回應對自由、民主、人權的堅持,是每個人能做的、也應盡的責任,尤其要知道台灣現在享受自由,就算不全然盡如人意,但這都建立在許多社會運動前輩們犧牲了自己的自由之上。

邱毓斌談到,獨裁者會全面控制人民的政治、經濟、文化和生活,耗費社會成本之外,也可能引起原本對獨裁政權統治無感者的反感,「獨裁政權的敵人會越來越多。」邱毓斌強調,獨裁政權何時倒台沒人知道,但若讓更多人知道獨裁者的惡行,那日就會早點到來。

提問環節,有人請教要如何表達好讓別人也能明白、關心社會議題?邱毓斌請與會者們思考自己是什麼時候、什麼情況下開始關注這些議題?又是什麼時候開始改變?「但別人不一定跟我們有同樣的意識。」有些人是循序漸進地了解,有些人是在社會運動高峰被觸動,邱毓斌建議不要急著反駁不同立場者,持續作為資訊的提供與傳遞者,等待適當時機開啟討論。

另有民眾請邱毓斌分析習近平未來對香港的統治走向;邱毓斌首先說明,當年中國的國際影響力還不夠強,為了取回香港不得不開出「一國兩制」的條件,但一國兩制對獨裁國家猶如自取滅亡,因此中國執意收緊對香港的掌控;雖然未來極權壓迫會越來越強烈,但邱毓斌很敬佩香港人不斷吸收台灣、南韓和其他國家的民主經驗,「『無論如何,香港人不能放棄香港』是他們的共識。」香港人從雨傘革命和反送中運動發展出深刻的社運反省,只要保持這種心態就可以撐下去。

有人詢問中國境內的社會運動者採用什麼方式發展抗爭?邱毓斌直言「上有政策、下有對策」,例如勞動者抗爭其實非常頻繁,光是珠江三角洲和長江三角洲地區,半年內的勞動相關抗爭就超過6000件;邱毓斌指出,中國人不是麻木無感,只是抗爭方式不都是台灣人所想像的或熟悉的,例如婦女權益者在中國發起「#MeToo」運動遭打壓,就轉投入網路賣場,販售有性別平等倡議設計感的服飾。邱毓斌認為,雖然中國強化網路監控,但總會有封堵不上的缺口,消息傳出去、就會有人知道,只看力量是否強烈到產生改變。

邱毓斌解說,獨裁政權邁向民主化的因素包含國際壓力程度、統治階級分裂、民間力量強度等,再次呼籲台灣人不要認為中國前途與台灣沒有關係,因為台灣人對中國的認識和對民主的支援,是台灣早日從中國干涉走出來的契機。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