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意識需要培養

41
Image by Sharon Ang from Pixabay

◎莊逸群

美國是個大熔爐,聚集了各種不同國籍、膚色和種族的人,想必美國人對於多元文化的包容度與尊重是無庸置疑的,是嗎?族群因著自己的歷史背景和習性產生該族群獨特的文化,而台灣人的我嫁入一個完全由美國白人構成的家庭當中,成為美國人眼中的外籍新娘(外配),還是有不少文化衝擊和體驗。

記得有一天我準備了鹽酥雞和炸排骨,一位弟兄很興奮地說:「我要用我的鐵筷來享受!」一位姊妹就說:「你行嗎?」弟兄回答:「不行也要行,畢竟我們現在吃的是台灣料理,就要用台灣的方式來吃!」「對啊,我就是很沒有文化意識(cultural awareness)。」姊妹接著說。簡單的對話結束後,我外表尷尬、內心納悶地問著:「怎麼會有人可以如此自然又大聲地說自己沒有文化意識?大概只有200%的白人才可以如此自然地說出這句話吧!?」

對於我的疑問「為什麼白人可以這麼自我」,老美邁恩解釋,美國的觀念就是──以不傷害到別人的前提下,個人想或喜歡做什麼都可以。小時候常聽到「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原來這句如此有爭議性的思想是從美國來的?普遍印象中美國是基督教的國家,但人民素養其實建立在「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造成他們的自我意識高漲到無邊無際。舉個最貼近的例子:進出公共場所必須戴口罩。這個政策讓大家雞飛狗跳,有人主張戴口罩會阻礙呼吸、有人找盡各種醫療診斷藉口(如氣喘)拒絕戴口罩,有人甚至覺得戴口罩很醜、很尷尬而不戴,他們覺得這個政策影響到個人權益。身為一個白人家庭及社會中的台籍外配,即使他們多麼讚嘆台灣防疫成績,那些因著自己個人利益受損而隨口說出的批評還是接踵而來,他們想著自己的委屈,卻沒有考量社會大眾的利益;許多人到現在還是對「必須戴口罩」這件事情很感冒。

回頭思想亞洲文化及價值觀,我們會因為打噴嚏、講話太大聲而感到不好意思,但在美國,好像少了一點「歹勢」的心態,讓我覺得我們的「客氣文化」的確讓我們的社會氣氛多了一點友善和圓潤,也讓外移的民族或是客旅較少感到被冒犯。 (作者為在美台灣人基督徒)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