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百工學家】人在異鄉 身不由己

Image by Gerhard Bögner from Pixabay

◎周渝珊(澳洲打工度假客)

在寫這篇文的當下,人已經回台灣了,因此算是為在澳洲近兩年的工作做一個整理吧!如果可以旅遊,誰想要工作?曾經也是打工度假的一員,很多人口中所稱的台勞。不知道打工度假客是否也會這麼說自己?畢竟人在澳洲,有很多的身不由己。

第一年的十個月中,曾在農場採水果、包水果,在空中廚房洗滌部當員工。沒錯!在台灣怎麼可能會有很多年輕人去接觸農業的工作呢?但在澳洲,我們早睡早起、冒著颳風下雨、覆盆莓的刺令手部過敏到無法入睡,仍堅持著上工!有上班收入,生活自然不成問題。最後在空廚的洗滌部,上班除了排好的時間,還得處於on call(待命),快速分類各式容器、且環境熱又髒的高壓下,你們能想像在廚房裡清理一台飛機所有的餐盤、容器,或是快速從洗碗機分門別類、整理好所有容器的景象嗎?說真的,有時也是很崩潰,尤其對一個英文不好、手腳又慢的人來說。

不過,從和澳洲人面試,到有許多非台灣人的雪梨空廚工作,可說是一個很難得的經驗。雖然工作是屬勞力活,但可以看到大家為了生活努力著。雖然工作時間好像很難熬,但看到薪水入帳的那一刻,便覺得一切值得,有些工作真的是流多少汗就有多少回饋。說起來工作雖不是完全順遂(其實是不如計畫完美、缺乏面對未知的勇氣),不過很感謝上帝,我們在墨爾本因為找房子認識幾位會友,有機會到約明教會一同禮拜,不安的心好像平靜許多。人在逆境中總有許多低迷情緒,潰堤後繼續努力,最終在塔斯馬尼亞環島一圈後做結。

第二年,我從食品工廠和雞肉廠刀手、麵包廠和培根工廠包裝員、到肉品檢查員工作樣樣來。那一年是前前後後拿刀切肉次數最多的一年,也是工廠經驗最多的一年。在冷氣房內穿廠內制服、戴上鐵手套保護手,依訂單切出符合需求大小的肉塊,或是供應製雞塊廠前要檢查每一塊肉是否沒有骨頭。工作內容都很簡單,但就是要快速,雖然很現實,不過按件計酬就是靠速度決定你的收入。

麵包廠時薪制的工作也讓人印象深刻,只有我一個台灣人的環境下,我們一起搬鐵烤盤、一起撒麵粉、一起擺麵團,聽著他們用英文聊天,我就在這樣的氣氛下工作。培根工廠的經驗也很幸運,前三個月在算輕鬆的莎樂美腸(salami)部門包裝,一樣在台灣人不多的環境下工作,雖然我們像機器人一樣重複做同樣的事,但看著各國同事邊工作邊唱歌聊天,有時參與其中就是工作的樂趣。

最後,不管我們身在何處,做什麼樣的工作,其實上帝在冥冥之中似乎都有所安排。感謝上帝讓我有一個體驗澳洲在地文化及當地工作的機會,不是所有工作都是當地人不做才需要外國人,也不是只有台灣人才去澳洲打工當台勞。心態很重要,每個工作都有它存在的必要性。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