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文走廊】又是一年月圓時

這一刻相擁的我們,在神裡面體會了與主聯合的完全。

Image ELG21 from Pixabay

 與神相遇的30個瞬間 Day18 相遇饒恕 

◎ 周怡

雨夜的月台本是淒清的,更何況是一年月圓時。中秋夜探望過父親,未及時間就早早被趕出家門,唯恐我們誤了車次。及至登車坐穩,望窗外雨濕桂花了無聲,便生出「秋思落誰家,父子何處逢」的傷感來。兩人本隱忍著情緒各自看書,卻不知怎地拌起嘴來了。

「妳知不知道妳這次來有許多事做得不合適?」

「你怎麼還在揪著昨天的事不放?」

「我覺得妳昨天不順服我了,以後我看還是妳帶領吧!」

「我不過就提了個建議,怎麼就被貼不順服的標籤了。大半夜,大家都累成狗,找到能快點到家的方法不是最重要的嗎?」

「但是妳用了為什麼不這麼走、為什麼不趕快上去問有沒有車去那裡這樣的表達,讓我聽了非常不舒服。」

「我想知道你做決定背後的邏輯啊!」

「有些事就是沒有邏輯的。」

前一日因為赴會的火車誤點一小時,到站已是夜半。偌大的車站內,幾乎所有人都湧向小小的計程車等候甬道。我們輾轉繞了一圈,決定從地下層先走到地面。孩子上完一天的課,又跟著我們一腳深、一腳淺地在雨夜趕路,早已抱怨不迭。我一心尋找最近的出口,他則執意往另一個方向。兩人早已沒有耐性把情緒藏在心裡,各撂在臉上,誰也不服誰。他氣我不能亦步亦趨地跟隨,我則怨他不體諒我們母子的疲累。於是,我們一前一後地跟著,總算上了車,卻怪著躲藏的月分外作弄人,互不吭聲。

沒想到返家時再提,兩人又較上勁了,非辯個明白。車稍稍提了速,飛奔在雨夜裡。我們倆忽然對視了一眼,我問:「還生氣嗎?」他搖搖頭。彼此的饒恕就這樣清清楚楚地落在對方的雙眸中。頓時,我彷彿明白神將我們交在對方手中時的慈悲憐憫。祂已為著眼前這個生命付上了全然的代價,使他免於罪的咒詛,卻又甘心交在我的手中,任我羞辱、挑戰、刺傷。我這麼一個完全的罪人,卻從另一個罪人身上承受了生命的恩情,成為一體。我們的饒恕,全因為祂已饒恕了我們。

那一刻相擁的我們,在神裡面體會了與主聯合的完全。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