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法鎮壓的上帝國】革命的聖徒 關心公共事

鄭仰恩。(攝影/林宜瑩)

【林宜瑩專題報導】為什麼台灣基督長老教會(PCT)是無法鎮壓的上帝國?台灣神學院教會歷史助理教授鄭仰恩認為,除了PCT釘根本土外,改革宗上帝主權的神學傳統,及普世開放新思維所建構的共榮體,也是讓PCT能在極權打壓下始終屹立的原因。

鄭仰恩指出,在理查・尼布爾(H. Richard Niebuhr)的《基督與文化》(Christ and Culture)一書中,就很清楚指出長老會或改革宗就是這種「基督改造文化」的傳統,會不斷去抗衡或挑戰,這是16世紀迄今存在的宗教文化傳統,例如加爾文接班人伯撒(Theodore Beza)就寫了教會在面對不公義的政權時,可以起來抵抗的神學觀;創辦蘇格蘭長老會的約翰・諾克斯(John Knox)也曾公然挑戰當時的蘇格蘭女王,主張上帝的王權不低於世上任何的君權。

鄭仰恩。(攝影/林宜瑩)

因此,美國的政治學家邁克爾・瓦爾澤(Michael Walzer)就把這些神學家稱為「革命的聖徒」,無論是早期的加爾文派、後期的清教徒到近代的改革宗,對不合於上帝心意的,只要不滿就想要挑戰、改變,轉化,帶來全面變革,包含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鄭仰恩說,當時還沒有所謂公民力量展現,可是「革命的聖徒」明白點出:「任何跟公共有關的事,都與神聖信仰有所關聯」。

鄭仰恩舉例,如德國改革宗基督徒首先跳出來挑戰納粹政權,在納粹圖騰打上「X」、發表〈巴門宣言〉,甚至德國信義宗神學家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牧師就直接投入抵抗行動;近期還有南非長老會抵抗國家黑人種族隔離政策,勇敢寫出〈貝爾哈信仰告白〉(Confession of Belhar);另外,牧師波沙克(Allan Boesak)寫了《向無知說再見》(Farewell to Innocence)一書,就是在提醒基督徒要認識真理、政治的真相,不要再當無知的信徒。

廣告

鄭仰恩表示,對抗監控的文化是普世的,包括美國、韓國、香港、台灣、第三世界國家都有;美國神學家尼布爾(Reinhold Niebuhr)就曾提出,抗衡權力的文化是信仰很重要的責任;美國長老教會也曾發表〈1967年信仰告白〉,標榜要用上帝主權來抗衡政治、經濟、社會的壓制。他也說明,1980年代,薩爾瓦多發生軍事政變和進行種族屠殺,美國長老教會就發動「Sanctuary Movement」(庇護運動)收留非法偷渡難民,卻遭雷根政府以違憲為由進行監控、逮捕、審判;後來美國神學家布朗(Robert McAfee Brown)就寫了長篇論文探討美國監控、線民等作為,是否會對美國社會產生互不信任的文化。

鄭仰恩點出,除了PCT遭監控,另外還包括一貫道、新約教會(錫安山)等宗教團體,也曾遭國民黨政權長期打壓、監控,同樣值得被關注跟探討;他另提到,情治單位也掌握PCT內部的張力與分派,才會有機可趁進行操弄,甚至喊出「團結台神、爭取山地、聯手抵制南神」的離間策略,這是PCT未來可省思、探討及回應的議題。

全系列報導請點:【無法鎮壓的上帝國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