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夜,我夢到了講章

◎秦路

夢裡飛來一筆靈感

那一天夜裡,寫作業寫到淩晨2點,實在睏得不行,梳洗完後,2點30分去睡覺,一躺下便睡死過去……夢到我在講道。夢醒時3點,就爬起來跑進辦公室,寫我夢裡夢到的講章。當時的感覺是,這靈感很好,一口氣寫了一個多小時,寫完講章後,已經是淩晨4點,心滿意足關上電腦休息了。

早上起來,看看昨天半夜寫的講章,主題是如何榮耀神,感覺很不錯,已經稍具雛型了,就又花了兩個小時的時間修改。修改完後,唯一的問題是沒有具體的經文。不過沒關係,找一段或者幾段和「榮耀神」相對應的經文不就可以了嘛!加上一些解經和應用,一篇完整的講章基本上就成型了。感謝主,祂知道我很忙,特意給我這樣的靈感,藉著夢啟示我當講的道,感謝主賜給我昨天的夢……。等會、等會,不對、不對……怎麼感覺滿是靈恩派的味道?這樣的說法,好像很不改革宗啊?

確實,越想越不對勁,我篤行的釋經講道應該是先解經,再有講章,而這種先有了靈感、思路和講章,再去找對應經文的講道,豈不是對釋經講道最大的背叛嗎?我一直說自己堅持傳講上帝的話語,怎麼如今變成用自己的靈感去找經文來套用呢?這下怎麼辦?還能怎麼辦──刪啊!

心意既然已定,於是,毫不手軟,刪除了半夜爬起來寫、早上修改了兩個小時的講章,有2000多字了。我生怕自己後悔,連資源回收桶也清得一乾二淨……。

準備講章的艱難

寫一篇講章對身為牧者的我而言,不是容易的事情,從一開始研讀經文,到最後講章成型,過程需要漫長的預備,通常我寫一篇講章的時間在20個小時以上。而這篇用了3個小時寫成的講章,我卻毫不留情地刪除了。不是內容不好,而是次序錯了。

我最近的講道計畫是按卷講解馬可福音,夢裡夢到的講道主題是「如何榮耀神」,我寫出來的講章也是這個主題,一開始覺得還蠻不錯的,尤其是修改後,內容比較實際,整體架構也還可以,應用也比較具體,我想,從馬可福音裡找出一段相關的、對應的經文,應該不會太難,然後再加以應用,就會是非常完整的講章了。但是,這根本就不是嚴格意義上的釋經講道。

我回想自己之前的講道,就有不少講章是從我個人的思考、靈感開始的,有一些是從閱讀書籍、靈修的成果來的,先有一些思路,架構,最後找一些經文來對應,就算是所謂的講道了,然後根據這些內容,編寫成一篇結構不錯的講章。基本上,這樣做沒什麼問題,因為解經也是蠻嚴謹的解經,經文的應用也具體,講章的內容和經文也很貼近。感覺很不錯,原來準備講道也不是太難啦,10個小時絕對可以搞定。

直到後來我學習釋經講道:讓聖經經文本身親自對我們講話。嚴格定義的釋經講道,不是先有靈感或先有講道的結構和目的,而是先從經文開始。

先從經文開始

釋經講道的方式不是不需要人的靈感或亮光,也不是不要我們的思考和架構,而是強調先從聖經經文開始。先研讀該段經文,迫切禱告求主賜下智慧讓我們能夠明白這段經文的意思,接著認真、仔細查考相關的資料、原文和注釋書,然後思想該段經文與今日信徒的關係,最後編寫成講章,這是嚴格定義的釋經講道過程。

這其中,靈感、亮光、感動,都是在研讀經文,也就是釋經之後才有的,所有的靈感、亮光、感動,都不應該脫離該段經文。所以,如果連經文都還沒有,那所謂的亮光和感動又從何而來呢?更多的,很可能是從我們自己的思想、心情和目的而來。也因此,講章的靈感、亮光,必須在解經之後,而非之前。

當然,解經的時候也需要亮光,這種亮光,也就是聖靈的感動,是幫助我們明白神的話語,明白該段經文的意思。事實上,整個準備講道的過程,從研讀經文到最後的傳講,都需要聖靈的感動和光照。

所以,這其實是次序的問題,有靈感、有亮光當然是需要的,這些靈感和亮光是幫助我們解經和預備講章的,但是這些靈感和亮光不能直接成為講章,之後才去找經文。

因為對釋經講道有強烈而迫切的負擔,每每有神學院或者教牧同工邀請我去培訓,我最先提出的就是能否教釋經講道這門課。這幾年,我幾乎每年假期都在神學院教授「釋經講道的理論與實踐」,所以對這個科目有比較多的思考和學習,對這方面的問題也比較敏感。

這些年,每年閱讀的相關書籍大約都在3至5本左右。目前書架上有關釋經講道的書籍是我所有不同領域書籍裡最多的,差不多40本左右。我不斷從這些書學習,不斷思考,也不斷地編輯修改我每一次講課的講義。

上帝僕人必修課

釋經講道,是所有上帝的僕人必須花時間學習的功課;釋經講道,需要花功夫在上帝的話語上,研經、解經、思考、禱告,而不是單靠某個突然的靈感、某個突然的感動,隨手編寫成講章。我們需要這些靈感和亮光,但是我們不能倚靠這些靈感和亮光來完成一篇講章,而必須從一段經文著手來預備講章。所以,我開始按卷、逐章式地釋經講道。

對牧者而言,我們服事的重中之重是什麼?每個人的定義不太一樣,每個人的理解不太一樣,於我而言,作為牧者,我服事的重中之重在於能否正確地、忠心地傳講上帝的話語,能否適切地用上帝的話語來好好餵養上帝的百姓。我一直期盼,教會的傳道人們能夠開始嚴格定義的釋經講道的訓練和學習,真正用上帝的話語餵養上帝的百姓。

最後,我必須說,我不認為夢與我們的生活有什麼聯繫。夢只是雜亂無章的,不能夠傳遞上帝的啟示,更不能承載上帝的啟示,所以,所有的夢都隨它去吧,都只是夢一場罷了,無需把夢裡的任何事物帶進現實生活中。聖經中雖有關於夢的記載,卻不能貿然應用在今日的世界和基督徒的生活中,我相信上帝不會再藉著夢與人說話,因為上帝要對人說的話、上帝要人明白和遵行的話,已經全部記載在聖經裡了,上帝不會再藉著夢傳達任何新的啟示。所以,那一夜,我就這樣刪掉了寫了一晚的講章。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