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論壇】改變刻板心態的新南向課題

Photo credit: Asian Development Bank / CC BY-NC-ND

8月底新竹縣發生越南移工阮國非因涉嫌偷車拒捕,警方連開9槍,最後阮國非因身中6槍、傷重不治身亡。移工團體與民間組織得知此事後,協助家屬趕至台灣處理後續相關事宜,並召開記者會,要求有關單位徹查是否有違反比例原則之嫌,及因對象為外籍移工而有選擇性的差別待遇。

事件在網路社群上引起討論,對於究竟警察是正當防衛或執法過當?各有立場。不過主流媒體輿論卻鮮少對該事發表評論,並做後續追蹤報導。

阮國非的父親千里迢迢趕赴台灣,想了解真相,無奈一直到上飛機以前,都因為偵查尚未完結,相關資料不便釋出,未能得知詳細經過。

阮國非的妹妹去年申請來台灣擔任家庭看護工,今年3月因不堪工作負荷,自雇主家逃離,同樣被列為為逃逸移工。這次為了協助父親協助兄長後事,向警方自首,事後也遭遣返。

「逃逸移工」滋事、與執法人員起衝突的新聞,並非第一次發生。民眾普遍無法同理,也不願意了解移工逃跑背後的複雜成因。有關單位常常對整治、捉捕逃逸移工感到頭痛,也不太給好臉色看。

整個國家,從社會根本性歧視到法規層層嚴密限制,這些來台提供勞動力的移工,就算遭到雇主不公義的對待,也不知道該怎麼提出申訴,或不敢找警察求援。最後為了自救,逃跑似乎成了不得不的選擇。在躲避公眾求生存下,這群人常常被視為造成治安死角、社會亂象的成因。

蔡英文上台後,兩岸關係交流冷淡,政府也打算透過穩固區域關係,強化與東協及南亞國家合作交流的新南向外交政策,取代過去幾年對中國單一市場的依賴。政府並相繼對新南向目標國家放寬簽證審核條件,未來以免簽或電子簽證申請來台觀光、商旅的東南亞國籍者將與日俱增。

從「西進」到「南向」,外交政策改變所帶來的挑戰,無論對企業體或一般民眾來說,無疑都將有新的課題需要學習。老實說,我們不可能期待一邊與南方國家深化合作關係,另一邊又明目張膽地以尊者的方式對待這些遠道而來、為台灣補足勞動力缺口的外籍移工。我們有必要正視移工的人權議題,也可趁此事件思索,該如何成為受傷者的的鄰舍。

「不要忘記款待客旅,因為曾經有些人這樣做,在無意中就招待了天使。 」(希伯來書13章2節)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