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與族群視角下的以斯帖記

陳怡君

以斯帖記是過去20年來,台灣許多教會愛不釋手的一卷書,透過以斯帖如何勇敢、把握上帝所賜給她的關鍵地位,透過王后瓦實提的「不順服」,構築了我們的信仰教育,教導信徒順服執政的、掌權的,以及教會在上位者,並且發揮對政治和社會「關鍵的影響力」,導正國家與世代。特別是末底改對以斯帖所說:「焉知妳得了王后的位分不是為現今的機會嗎?」常被牧者拿來教導基督徒,要在自己的崗位上發聲,散布基督教的價值觀,或是以選票支持特定政黨等。

但這些教導背後,是否忽略聖經本文寫了什麼?又是否加入了太多詮釋者自己內心的政治意識型態?以斯帖記原文所記載的,是一場透過對女性的壓迫和宰制,所進行的醜惡家族政治鬥爭,最終導致血腥的種族屠殺。瓦實提的「不順服」,是因為她團結宮廷裡的女人,並拒絕成為君王的花瓶。如果今天我們知道不能以「妻子當順服丈夫」,來要求被家暴的女性忍耐,那麼瓦實提也根本不該被解讀為「不順服」,她是因君王不滿男性尊嚴被挑戰的犧牲者,她被處罰,是不公義的。

亞哈隨魯王本就是個昏庸的暴君,經文很清楚呈現了這一點,他毫無判斷力的被手下的哈曼、末底改和以斯帖操弄,導致境內有百姓被殘忍滅族。哈曼只因以斯帖的堂兄末底改不願向他跪拜,就讓王頒布命令要處死所有猶太人,但末底改也不是正直的人,他利用,甚至是重話迫使堂妹以斯帖冒生命危險去陷害哈曼,並靠著以斯帖受王寵愛的地位,成了新的宰相,發命令讓猶太人拿起武器屠殺自己的鄰居村里,最後與哈曼同族共7萬5000多人被害,包括許多婦女和小孩。

末底改是一個怎樣的宰相?勸戒暴君、行公義好憐憫?沒有,聖經寫說他「在猶大人中為大、得他眾弟兄的喜悅、為本族的人求好處」。經文說以斯帖「從不為自己求」,她第一次拒絕末底改是為保全自己的性命,但末底改以民族大義迫她心軟,成全了男人們的政治版圖。她的名被記念,但沒有人在意她在這樣的政治婚姻裡是否快樂。

我們的信仰教育稱讚以斯帖的勇氣,看不見她「王后的位分」是用女性的身體與性換來的。教會講台也很少反省一個原先被欺凌的種族,對另一個種族做出屠殺式的報復,如何能稱為「上帝的心意」;同樣,以斯拉和尼希米記,也是充滿種族肅清、種族純淨色彩的記載,卻被當成聖潔的典範,會眾毫無疑問的吃下這些「靈糧」。今日,基督教在台灣竟給人反人權、反民主的印象,並不是基督徒群體突然集體神智錯亂或改變了,而是必然自食的惡果啊。 (作者為基督徒)

2 意見

  1. 我們的信仰重點並不是在「以斯帖的勇氣」
    聖經從頭到尾
    都沒有要高舉人的意思
    即便神稱讚了誰
    祝福了誰
    目標都不是在提醒我們人類有多棒
    就不知道作者是不是很習慣高舉人的作為了

  2. 想要了解基督教嗎?先找出它的基本精神再說。那就是追求公義、憐卹弱勢。舊約彌迦書6:8b:「行公義,好憐恤,謙卑與神同行」可謂一語道盡,而謙卑正是耶穌最強調的涵養。
    ===耶穌傳奇/百銓福音 P.iii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