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加州美麗與哀愁 戀戀野花,燎燎野火

◎李仁豪

每年春天南加州野地的花盛開時,總是吸引了大量觀光客前往觀賞。南加州地區最著名的野花是加州州花野生罌粟花 「Poppy」,但是過去5年南加州因乾旱而雨水不足,致使野生罌粟花及其他野花開的數量不如預期,除了影響觀光的客源,也突顯了南加州處於旱災的窘境。不僅人人自危,加州州長還公開地鼓勵州民節水,更曾經下令從公務單位到民間公司乃至於私人家庭用水要減量20%,共度艱難的旱災時期。

2017年進入乾旱第6年,加州州長和人民終於展現笑容。今年春天的雨量驚人,突破了過去幾十年的紀錄,甚至造成某些荒漠地區被這些急水帶下來的砂石流沖刷、淹沒而造成水災。根據美國國家海洋暨大氣總署(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所屬全國環境資料中心(National Centers for Environmental Information)6月發布的資料,2016年10月至2017年2月,加州每月平均降水量為30.75吋,是自1895年開始有降水量紀錄以來第二高。因此野花大放異彩,吸引大量觀光客前往觀賞,一親芳澤。

  美麗的背後

加州州花保留地蘭開斯特都會公園(Lancaster City Park)每年4月底都會舉辦罌粟花節,今年是22至23日,而2018年的罌粟花節慶也已經在網路上公告日期為4月21至22日。野花綻放之美為眾人所期待,不但展現出自然創造的美,也預期新的一年滋潤的春天即將來臨。特別是南加州居民,都引頸期盼新的一年能有足夠的雨水,期盼由天而降的恩典能夠如詩篇65篇所記載的祝福一樣。

其實,欣賞這些在上帝所賜的恩雨後綻放的美麗花朵同時,我的心裡也不禁開始思想,花謝了以後會是怎麼樣的景色?我擔心著,這麼一大片原本光禿禿的荒漠,一時之間開了這麼多花,花謝了以後會有人處理嗎?當然是不會像市區、民宅有人來修整、清除枯草。那麼,留下一大片枯草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呢?我想起西部電影裡的荒漠,當狂風吹起時,不但是沙塵滾滾,昏暗的風沙中還有乾草堆被吹著滾動。依我平時的經驗,高速公路旁時常可以看到這樣的乾草在高速公路上滾動,感覺應該還可以接受。

但是在享受春天野花的美麗之後不久,南加州就開始進入夏季,特別到了6至9月,溫度可以達到華氏100度上下(約攝氏38度)。這樣的溫度,加上乾燥的天候,在俗稱「焚風」的「聖塔安那熱風」(Santa Ana Wind)吹襲之下就容易造成野火的發生。很多時候根本不需要有任何的火種,在高溫、乾燥的條件下,火苗就竄起了。

  美麗的憂愁

有朋友問我:「你們又沒有大樹,怎麼會有森林大火?」其實不是「森林大火」,在南加州只有「野火」,主要是因為荒漠中荊棘、野花謝了後剩下的枯草非常易燃,也很會隨風飛。

曾聽教會長老描繪幾年前發生在他們家附近的野火,他說看到消防人員、警察、巡山員分列了三道防火線在高速公路的兩旁,但卻看到火種隨風飛越了那將近一哩的三道防火線,在高速公路的另一邊燒起來了。

2017年9月底,連續兩週內,我家附近也發生了非常大的野火,10月10日那一場野火是近10年來最大的一次。我們隔壁城市北塔斯廷(North Tustin)甚至已經開始強制疏散了,影響了多數學校、民眾的生活,北加州著名酒莊納帕(Napa)附近的大火更幾乎滅村了。

野火因是自然天候引起,連專家都束手無策,不過我們卻可從溫室效應著手。因為溫室效應,天候異常現象加劇,已經到了10月,天氣竟比暑假時還熱,難怪野火燎原。南加州原本就是荒漠,但人口越來越多,與自然爭地,也進入了危險的天災區。雖然我們無從預防,至少可以為減少地球汙染盡心力,盼望春天的美麗可以減少幾分哀愁。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