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口無遮欄】這不是教會要的見證!

鄭睦群(八角塔男聲合唱團團長)

「這不是教會要的見證!」我聽了先是驚嚇,接著語塞,最後答應牧師在第二堂禮拜的時候調整內容。但離第二堂禮拜只剩不到半小時,我與我的團隊等於馬上就要登台分享了。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過去在吳威廉牧師娘與陳清忠老師等前輩的奠基下,曾經有「唱歌的教會」之美譽,禮拜時會眾直接吟唱聖詩的四部合聲並不罕見,不少地方教會的聖歌隊甚至有巡迴國內外的實力。但隨著整體環境的改變,不僅禮拜中的四部合聲幾不復聞,聖歌隊的人數凋零、年齡偏長,不少教會的聚會時間表甚至已不見「聖歌隊」這三個字。

2005年3月,我與幾位淡江中學四重唱的校友學弟組織了「淡江中學校友四重唱」,幾經發展後,成為今日的「八角塔男聲合唱團」,目前團員大約30位。

另外,也設立8人的小團,透過人少的機動性於各主日至地方教會分享,訴說成立的異象與詩歌本身的故事,我們創團的願景就是希望宣揚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百年合唱風華,特別是在四部合聲逐漸消失的年代。

時間緊迫,我也只能順著教會的意思盡量調整內容,看能否凸顯歌曲作者或合唱團一路走來的「悲情」或「喜悅」,畢竟這是人家的場子。只是儘管有所「調整」,內容依舊清淡,因為實在無法為了效果杜撰什麼。

第二堂禮拜結束,從那位牧師的表情與反應看來,這應該不是「教會要的見證」。簡單來說,不論我們的創團初衷與歌聲內容如何,對那位牧師來說都不是「教會要的見證」。當下的衝擊讓我沉思多日,那什麼才是「大家」要的「見證」?

綜觀時下能成為焦點或是吸引目光的「見證」,大致集中於極大的心靈轉折與行為改變,或是重症病痛的復原,鮮明對比充滿訴說故事的能量,許多人就愛這一味。

合唱團從設立至今,甚少團員出過重大事故,即便在生活上有些波折,但就目前時下多數人對「見證」的期待與標準,那麼八角塔還真「沒什麼見證」。因為我們在台上分享的是詩歌中的故事、創團異象與願景,還有,認真把每一首歌唱好,期待更多人重思傳統詩歌與合唱的重要。

當然,每間教會、每位牧者,自然有其服事與經營理念,外人無緣置喙。但假設一個人每天都吃麻辣鍋,重辣重鹹,總有一日會把腎臟搞壞,其日漸麻痺的味覺反而更失去了品嚐世間美味的能力。那些重口味的「見證」或許也是如此,聽習慣之後,失去的可能會比想像的更多。

4 意見

  1. 深表認同, 我也常覺得, 平時的 操練持守 ,也是一種在主裡無所畏懼的 恩典,更是美好的見證, 基督的腳蹤,眾人的榜樣, 而我們 常常像是浪子回頭的故事裡 的 大哥,那位長子, 卻得不到觀眾 的注目 與焦點, 反而因為浪子的失而復得, 因為 風暴 低谷後的靠岸, 許多特會見證 的故事 總是歹命、殘破的人生非勝利組,是為要能夠拉拔 那些 跌倒受傷的靈魂,提供給他們親切的借鏡,如果,基督徒的眼光就只是停留在此,那就不行了,因為,還有一群一生努力持守的懿德佳行仍是我們與天父當紀念的,就像作者所說的一般

  2. 有太多教會或信徒期待的見證可能都要像八點檔曲折離奇,就像楊俊瀚未得金牌之前誰關心他的見證,但他得到金牌了一窩蜂基督教媒體都爭相採訪他的見證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