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是一條窒礙難行的陡坡

旭恩

沙烏地阿拉伯王儲鬆綁球場禁令,允許女性進入球場觀賽,與她們的家人一起享受家庭時光,看起來簡單平凡的小事,對沙國來說卻是振奮的新聞。

沙國是伊斯蘭君主專制的國家,文化、信仰的保守勢力使得女性的身分、生活、工作……等權利進步緩慢,直到去年年末才鬆綁女性開車禁令,如今雖開放女性進入球場觀賽,但如同一般公共場所,女性只能進入「家庭區」和自己的家人同席,不能與其他男性同座。至今,沙國的女性外出依然必須有男性監護人陪同;她們的姓名被隱藏,身分附屬於男人之下;外出裝束必須以黑袍、面紗籠罩全身。這些現在看來不可思議的規定,過去也曾類似地限制台灣女性成為一個整全的個體。參照沙國的處境,能讓我們看見人權發展的進程。

台灣女性權利的發展,不是一蹴可及。世界經濟論壇在去年末做了《2017年全球性別差距指數報告》,分析各國的健康、教育、經濟、政治的性別差異程度。雖然台灣不在評比範圍內,但依然可參照該報告提供的量尺和其他國家做台灣現況的反省。

教育部分,1884年馬偕創立了第一間西式女學堂,到2017年男女學士人數幾乎達一比一;經濟上,也從男主外女主內漸漸轉變為雙薪、專業分工的思維;政治上,從1949年憲法賦予每個人投票權,至今女性在各民意機關有一定比例的保留席次,有了投票以外的參政方式。現在的我們能夠享受這個相對平等安全的環境,來自很多的反思、爭取,甚至革命,人權的意識和實踐才得以前進。

在歷史洪流中,教會女性處境也在改變。基督教承襲保羅的教會觀,認為女性不能站講台,1949年高雄前金長老教會封立李幫助,才有第一位女牧師,至今不分性別都能獻身成為傳道人。一直以來長執會的性別比例也一直受到關注和改善……等。

比起沙烏地阿拉伯,台灣看似已進入一個不分性別,人人都有平等機會的世界;然而,這現象在歷史上並不長久,壓迫女性的事實在百年內才漸漸平息。即使到今天,不同性別所受到的待遇依然沒有完全平等。2017年初統計資料顯示,男性平均所得比女性高14%,職場性騷擾、玻璃天花板等現象依然存在,生活中隱晦的父權結構,持續影響每個人。

沙國的解禁提醒我們,平權是條窒礙難行的陡坡,每一步都得來不易,信仰若不經過反思,可能反成為前進的阻力,或是隱形的壓迫者。鑑往知來,持續的反思、辨識生活中的性別政治,我們才有機會進入更平等、安全的世界。 (作者為教會青年)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