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精變調的台南二二八紀念音樂會

Tēⁿ Ngá-î

2月25日,我去台南東門巴克禮紀念教會參加二二八71週年紀念音樂會。鄭加泰牧師及李瑪寶音樂老師帶領êMP Singers合唱團,團員由長榮中學校友及囡仔組成。出場ê時,囡仔面頰貼「中華民國國旗」青天白日滿地紅ê紋身貼紙,手攑這面「國旗」,演出結束閣ia̍t這旗仔,ká-ná選舉ê造勢大會。指揮李瑪寶提一面「ROC國旗」向聽眾講「這是咱這馬ê旗仔。」我和朋友當場抗議:「這是凶手ê旗仔!」「恁按呢做,二二八ê靈魂欲按怎安歇?」「二二八ê靈魂欲起來抗議!」音樂會結束,阮代先問音樂會ê司儀、東門教會ê羅仁貴牧師,伊事先敢知團員beh ia̍t「車輪旗」、貼「ROC國旗」貼紙演出?羅牧師應講伊毋知。後來阮閣問李瑪寶指揮,伊承認這是伊的安排,閣講in阿公嘛是受難者,認為ài「向前看」,講伊叫囡仔攑這面「國旗」,是欲叫囡仔唱煞就將旗仔擲掉。

我無法度認同這種講法。「ROC國旗」是tùi中國走路來ê外來政權強壓tī台灣ê圖騰,是殖民暴力ê極度表徵,是殖民政權耀武揚威,用武力征服台灣ê標記。若不是這面旗強插佇台灣土地,就bē發生二二八及續接ê白色恐怖,濟濟咱台灣ê序大也bē無辜喪失性命,受盡刑求關監ê苦難,台灣也bē陷入威權統治數十年久。身為二二八遺族閣攑這面屠殺者ê旗仔來紀念二二八,有影大大對不起in死難ê親人。

音樂會ê本意是欲數念二二八亡魂、安慰遺族,追求歷史公義。像這種攑「車輪旗」起來ia̍t ê做法是欲按怎安慰死難者,彰顯歷史公義?顛倒是「tòa孔嘴頂頭掖鹽」,閣一擺kā二二八犧牲者大屠殺,更加深化殖民統治ê無公義,bē輸替國民政權屠殺台灣人ê暴行咧合理化。敢講台灣予人殖民四百冬猶無夠,taⁿ欲閣自我殖民?按呢做欲叫二二八受害者、in ê家族koh有台灣百姓怎樣接受?上不應該ê就是自囡仔細漢就kā in灌輸殖民者ê元素,kā in強調「車輪仔旗」ê標記及背後ê中國意識型態,實在教歹囡仔大細。雖罔李指揮講,伊有叫囡仔kā擲掉,和這面旗仔切割,thang「向前看」。總是何必tio̍h chiah-nih「厚工」?既然無應該攑,自開始mài攑就是。結局煞予天真ê囡仔ia̍t這面bak著濟濟台灣人先輩鮮血ê「青天白日滿地紅」旗,貼這款貼紙,好親像咧恥笑二二八,再度凌辱、thún踏台灣人一樣!

教會是上帝ê團契,禮拜堂是敬拜上帝ê位所,煞佇教會內舉揚殖民威權ê標頭,敢有妥當?何況,bat長期予「中華民國」ê國家機器迫害、一向宣稱釘根本土及公義ê長老教會,tan咱ê聚會煞咧報揚加害者ê「國旗」,這是何等ê諷刺!這場二二八音樂會有濟濟牧師、長老、執事在場,in攏恬恬無出聲。音樂會煞,我ê朋友問一位牧師,哪會有ia̍t「車輪旗」這款譀古?這位牧師嘛恬恬無應伊。Chiah-nih濟牧長ê靜默是默許?容允用「車輪旗」來凌治二二八?抑是代表in也和ROC殖民政權同謀?

這pang ê事件顯示,長老教會若毋是頭殼歹去,可能就是予親中國或者泛藍ê勢力滲透來變質。長老教會已經毋是40冬前發表〈人權宣言〉,呼籲予台灣成做「新而獨立的國家」,彼個敢和威權對抗ê社會先知ah。我所敬重ê鄭兒玉牧師在生bat期待長老教會成做社會ê良心,台灣ê米該雅。我ài真遺憾kā鄭牧師在天之靈魂講:歹勢,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無夠格thang成做台灣ê米該雅!

(作者為台灣語文學系博士)

1條評論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