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劃】靈性身體的復活

基督徒之所以是基督徒,
是因我們信耶穌基督是上帝之子、是我們的救贖主,
且信祂從死裡復活。
我們信,且以此來向世界見證復活的耶穌基督。


復活是新約聖經中的重要主題,也是基督信仰終極性的教義,在使徒信經、尼西亞信經這兩大信經中,最終揭舉此教義的重要性。使徒保羅鄭重宣告:「若基督沒有復活,我們所傳的便是枉然,你們所信的也是枉然。」不只如此,基督若沒有復活,「明顯我們是為上帝妄作見證的,因我們見證上帝是叫基督復活了。」保羅下結論提醒我們:「基督若沒有復活,你們的信便是徒然,你們仍在罪裡。」基督從死裡復活,乃「成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哥林多前書15章14~20節)。基督徒之所以是基督徒,是因我們信耶穌基督是上帝之子,是我們的救贖主,且信祂從死裡復活,我們信且以此來向世界見證。

超越生死限制,基督信仰的大能

一般來說,「復活」是指已死的人再活過來,像拿因城寡婦之子、管會堂的睚魯的12歲獨生女兒、伯大尼的拉撒路等,福音書的作者見證他們死了,主耶穌靠上帝的大能使他們復活。基督信仰拒絕撒都該人的信仰,相信死人復活的生命真理,更相信耶穌基督是復活的主,早期建立的基督教會,所宣揚、見證的是耶穌基督的復活。這一信仰真理是指死人復活乃上帝的大能作為,主耶穌是令人復活的主,而祂自己的生命也從死裡復活,成為睡了之人初熟的果子。基督信仰若未顧及此層面,便僅止於世間一般勸人為善的宗教和一種人生哲學而已。

超越生死的限制,才是基督信仰大能的可信之處。否則,基督徒和所有宗教信徒一樣,仍在罪中滅亡,只是在今生有個宗教信仰依靠。這對保羅而言,「就算比眾人更可憐」。保羅在成為基督徒前是猶太教徒、法利賽人,他不缺信仰,也信獨一真神、啟示的宗教。然而,「若死人不復活,我們就吃吃喝喝吧!」保羅相當理性平穩地看待復活的信仰一事。

路加福音曾出現一種對復活的比喻,在浪子的故事中,有一種類似復活的文學描述:「這個兒子是死而復活,失而復得的。」(路加福音15章24、32節)。《使徒信經》則強調我們信「肉體的復活」、「我們期望死人復活」;保羅很清楚告訴信徒「復活的是靈性的身體」(哥林多前書15章44節)。他要告訴信徒一件奧祕的事,是死人要復活成為不朽的,我們都要改變(51~52節)。改變是此中的關鍵,血氣的、屬地的,要成為屬天、屬靈的,死的毒鉤因基督的復活而權勢不再。

保羅為我們指出「屬靈」、「靈性」的境界和轉變的過程,此過程是基督徒藉基督得勝的屬靈經歷。對於何謂靈修、屬靈、靈性,使徒保羅以他的經驗和我們分享,一般宗教的靈修是指一種修持、讀經、祈禱、安靜,幾乎世界宗教包括保羅所屬的猶太教,對靈修的認識和教導大概皆是如此。猶太教徒當然向上帝祈禱,詩篇教導以色列百姓要安靜等候、平靜安穩。一般來說,猶太教徒熟悉、可背誦摩西五經,且態度基本上是敬虔的。這些靈修態度和經驗,猶太教徒並不缺乏,但保羅的屬靈經驗讓我們驚覺,他在基督裡的體驗,讓他區分了屬血氣、屬地與屬靈、屬天的不同。他告訴我們,基督徒在基督裡領受的啟示、受提升,復活的主在他生命中的教導,和使徒約翰在約翰福音中一再強調的「在基督裡」、「我在父內、父在我內」,及約翰書信所講述的聖神「恩膏」的經歷,讓我們對基督徒的靈性有一種不同的感受。

復活的經歷,扭轉生命的大能

基督徒的靈修,從新約中的見證可以發現,那是聖神奇妙的作為和帶領。基督徒的信仰不僅是有神論(Theism),我們是在信仰生活中體會到三一真神在我們生命中奇妙的扶持,阿爸天父像母親般恩慈,救主耶穌如長兄、朋友般施予恩惠,聖靈溫柔的光照引導,不斷修正內在生命,提升我們和祂的關係,不叫我們沉淪,呼喚我們警醒覺悟。

復活的主和使徒彼得、約翰、保羅等都有過深度的對話,他們也都為此見證,在靈裡可以大大經歷那內在的真實改變,使他們的生命得以超越今生今世的限制和觀點。如果我們將新約聖經所記載的內容,除掉復活後的那些屬靈見證,所剩的只有四福音中耶穌的生平,且因缺乏復活後生命的光照,福音書的內容便顯得平淡無味,和釋迦牟尼、穆罕默德、道教神仙、印度教中的神話相較,也會相形可憐。

保羅從自己在希臘、羅馬宗教和猶太教的經驗,深知基督徒的生命和其他宗教差別何在,深知基督徒「在基督內」所體驗的生命,和非基督徒不同在哪裡!使徒彼得和約翰早前是猶太教的成員,他們對羅馬的宗教多少有些概念,成為基督徒後,尤其經歷聖靈的充滿同在,他們在靈裡的豐富讓他們對屬靈的事敏銳,使徒約翰更提出信徒要能辨別諸靈,這是一項屬靈細緻的功夫了。

保羅和約翰都為我們指出,信徒生命中有屬肉體和屬靈不同的層面和課題,他們都強調「在基督裡」的意義。使徒約翰記下,在湖邊復活的主向彼得顯現,和他對話,主三次問彼得:「你愛我嗎?」此生命課題讓彼得反省,可擁有愛的生命?怎樣擁有呢?愛得深、愛得夠嗎?面對復活的主時,彼得親身經歷到「主活著」!不但活著,主親自來到彼得面前,親近他、幫助他解決生命的難題。復活的主也向在大馬色途中的保羅顯現,用希伯來話和保羅說話。彼得三次出賣主,保羅則迫害基督的教會,這樣的分子沒被主打入「黑五類」,這樣的人祂也救贖,復活的主向他們顯現,重建他們屬靈的生命,使他們生命不致迷失方向。

不是彼得、保羅有能耐見復活的主,是復活的主施憐憫、恩慈來到他們偏差的生命中,引領他們回轉。不論在主被埋葬的墳墓、以馬忤斯的路上、重操舊業的湖畔、門徒聚集躲避的耶路撒冷樓房,或在大馬色途中,復活的耶穌都主動來到信徒當中,向他們說話,要門徒們領受聖神,並指出未來當行的異象。

耶穌基督的復活,是主自己主動來到信徒生命中,讓門徒從不信走向信,明白了上帝大能彰顯的事實,體會到祂的臨在。復活的主向門徒們表示,復活的生命不是魂,有肉體,可與門徒交談,可以吃東西、不受門窗限制自由出入。復活的主帶給門徒的乃是驚喜、平安、盼望,使他們感受到溫暖和祂那無盡的愛。初代教會因這些共同的經歷,宣告對復活的堅信,因為此一屬靈經歷,使喪志、失意的一群突破疑惑、不再迷失、豁然開朗,一次白白的恩典經歷也令人歡呼!

對信徒來說,復活是一次經驗,也是可以重複出現的經驗。復活的主顯現給保羅不只一次,除了在大馬色路上,復活的主也在保羅上三層天、祈禱魂遊象外時,告訴他當走的方向。為此,保羅可以為主赴湯蹈火而不惜。同樣地,彼得和復活的主對話後,從此願意伸出手被帶到不願意去的地方。復活的經歷,有扭轉生命的大能。

復活的能力,震撼人的屬靈現況

對使徒們而言,基督的復活是一件客觀的信仰事實和真理,發生在他們生命的歷史中,他們的生命為此改變並順服,這也見證了復活的能力和真實,在他們生命中烙下不可磨滅的印記。復活震撼了他們的生命和屬靈現況,使他們得以進入更深、更高、更寬廣的領域,使他們真正歸屬基督、向祂降服。在肉體的耶穌(歷史的耶穌)身上,他們聽聞祂高超、動人心靈的教導,看過祂令人屏息的作為,但在耶穌的死、受釘上,他們懂得十字架的意義,連在各各他山主耶穌旁十架上的大盜,也懂十字架的救贖是令人感動的生命作為。甚至,羅馬百夫長也被十架上的犧牲感動,而道出:「這人真是上帝的兒子、義人。」但接著就是門徒們「捶著胸回去了」,無奈、感嘆而已!

這是一幕感人的宗教悲劇,文學表達上的極品,我們看了不捨、掉淚,此外只能回味,又能如何?天地同泣那不義的情節,心靈有一種悲憤!若沒有復活,基督宗教或許是一支陰柔感人的動人宗教,讓人心有所感觸,引發不少同理的眼淚。

保羅所看到的,是司提反的悲哀,「基督徒」的愚昧,讓他百感交集,這樣的宗教是十分不理智、違反人性,雖值得同情卻無法贊同。在司提反身上,保羅發現基督徒生命有一股莫名的力量,愚忠?有些可笑,但又值得尊敬,十分複雜的感覺。直到他遇到那復活的大光,使他仆倒、眼瞎了的光,不是正午的光,而是一道神奇的光,光中有聲音直指他的內心,穿透他的理智,接著三天的瞎盲無法看見,讓保羅完全安靜,他形容「因那光的榮耀不能看見」,那光比日頭還亮,四面照著,是從天而發的光(使徒行傳22章6、11節;26章13節)。保羅因此三日不能看見、不吃也不喝,等亞拿尼亞受異象為他按手,保羅被聖神充滿,眼睛像有鱗掉下,就能看見,於是保羅受洗,開始吃飯(使徒行傳9章17~19節)。

三天的光陰,保羅在一種相當特殊的狀態中,他的心注目於上主,深刻反省思索,完全不受外物影響。因為看不見,保羅無法任意走動;因為看不見,使他完全集中心思對準生命的課題默想、祈禱,他內心需要不斷仔細分辨過去的猶太教信仰和今日所體會到的,「為什麼有一股力量、生命進到我生命中,指出我是處於行為主義的黑暗中?往昔我自以為是光明、為上帝大發熱心的作為,但耶穌的話告訴我將『出黑暗,入光明──那真正的光明』。」

保羅經歷了靈性的啟蒙和光照,不是理智之光、理智的直覺而已,是真光的照耀。保羅明白了其中的區別,光有不同的等級,人類的理智之光外,靈性之光也有分別。司提反為何喊著他看到天開了?司提反「看見」了一般人、猶太教徒看不見的,他在生命最後的階段,看到復活的主站在上帝右邊,司提反被聖靈所充滿,定睛望天(使徒行傳7章55~56節)。如今,那充滿司提反的聖靈也充滿了保羅,聖靈讓他看見、認識耶穌基督,在聖靈引導扶持下,保羅經歷了一次特別的屬靈之旅。那三天,他沉浸在基督的光照、聖神的帶領中,現在保羅知道了基督徒的祈禱和一般宗教祈禱的不同了,他終於可以指出原來以前自以為是的祈禱,是軟弱、本不曉得當如何的禱告,在遇見復活的主、在聖神教導下,「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嘆息替我們(信徒)禱告。」(羅馬書8章26節)

不是猶太教靈修的傳統,而是聖神的作為,復活的主耶穌基督讓保羅不再靠自己,並像彼得、猶大和使徒們被掃除自己的想法、意志後,認識到自己原來在得救、屬靈的事上毫無能力時,降服、歸向、默然悔改。

復活的主開始重新屬靈建造門徒,以馬忤斯途上兩位門徒經歷復活的主親自走近他們,主動向他們說話。當時他們徬徨無助,十分失意,不曉得明日當如何,復活的主教導他們,使他們的心逐漸火熱而明白神的話語和啟示。最後他們邀祂留下,復活的主留下與他們同住,在同坐席、擘餅祝謝那時,他們的眼睛明亮起來而認出是主(路加福音24章13~32節)。根據路加福音記載,那復活的主,「開他們的心竅,使他們能明白聖經。」(24章45節)這些門徒是活在猶太文化中的人,他們先前看過耶穌所行的神蹟,卻仍無法明白聖經,這點對我們的提醒不可謂不大。不是理智的能力,不是原文和背景的因素,而是「心竅」未被開啟,沒有火熱的心。因此,我們真的需要懇求復活的主賜下屬靈的眼光,使我們以靈性之心眼來接受信仰,承受啟示的奧祕。求主憐憫我們的驕傲和自義,求聖靈掌權引導!
*   *  *     *   *  *      *   *  *      *   *  *
復活的大能賜給相信的人屬靈生命上根本的改變,恢復、重建榮耀、明白並歡喜真理。與復活的基督會遇,則屬靈生命被重植和堅固,認識、深刻體會愛的滋味,甘願順服被引至血氣的生命不願意承受之事,將自己生命獻上、被打破,為要記念復活自己生命的主。基督徒面對復活的信仰生命,是一次深刻屬靈操練的旅程和禮讚,在過程中自己屬血氣的生命被翻轉,更有基督的印記在身上,降服在祂的生命裡面。面對復活此一人類宗教史上絕無僅有的信仰,若像保羅一樣三天三夜安靜自己,省思自己的信仰生命和以往的生命史,愛我們的主,祂的聖靈和大能必親自教導我們,使我們看見也提升屬靈境界。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