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想說什麼故事?

林書弘

前些時日,筆者觀賞獲得奧斯卡最佳動畫的皮克斯作品《可可夜總會》(Coco),其講述一個小男孩如何突破家族禁忌,追逐自己夢想的故事。不同於迪士尼常見的盎格魯薩克遜風格,本片在濃濃的墨西哥亡靈節(Día de Muertos)氛圍中展開,亦讓人耳目一新。

亡靈節是一個墨西哥家族共同記念逝者的節日,與華人社會的清明節有相當的相似性,在這種意義下,歷史會不斷被傳誦。記憶與遺忘,成為傳統是否能繼續流傳的關鍵,而主角米蓋爾則選擇重新找回那段將被遺忘的記憶,同時確立自我的定位為何。

然而,我長老教會能否勇敢地捍衛「認同所有住民」的信仰精神?能否誠實面對自身的歷史脈絡?翻開教會史料,不乏宣教師在廟口敲鑼打鼓報揚上主福音,基督教會與民間廟宇和平相處甚至彼此合作的紀錄。但當我們逐漸強盛,卻從「尊主為大」邁向「一教獨大」,只要稍微風吹草動,便四處點火、大肆撻伐。

我們必須謹記,台灣是多元文化與信仰的島嶼,我們的社會自由且民主,任何公共領域以基督之名所做的行動,都將成為一種見證。

日前才發生高雄海埔教會遭陣頭闖入,但後來以一場和好禮拜畫下句點的事件,輿論驚嘆不已。這告訴基督徒們,無論教會內或外,面對信仰的衝突,更應抱持寬容與審慎的態度。我們想成為米蓋爾,這位帶著家族傳統並重新創造和解、向前邁進的關鍵人物,還是看到觀音像就潑糞、買到媽祖啤酒罐就投訴,引起社會紛擾的教徒?

新《聖詩》533首這樣唱:「我真愛講這故事,世人真多未聽,上帝聖經所記載,福音救人的聲。」我們想留給信仰新苗的是什麼樣的故事?是解放的福音,抑或是壓迫人民的情事?值得全體信徒與牧長深思。 (作者為長老教會青年)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