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境平安--記鹿港、鹿東兩基督教醫院整合

攝影/方智達

◎楊禎禕

在《神岡週記》第一集裡有一篇文章,題目叫做〈1+1〉,寫到一個特別的經驗。從我來到中部牧會,總共參加了6次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議長盃桌球比賽,但是有兩次痛風發作、一次腰痛、一次練跑步髖骨受傷、一次因為做魚菜共生的架子不小心手臂拉傷,看來我這個年紀要參加任何比賽,最大的對手是自己的身體。所以放棄了個人單打,但是在雙打項目卻很幸運地得到了6座獎盃。

我的對手總是會問我:「你不是會痛嗎?」的確痛到比賽完難以走下場休息,只是我告訴他們:「因為今天我的搭檔成為我的腳、我的腰、我的手。讓1+1不是小於1,而是大於2,成為30倍、60倍、100倍。」但如今我的搭檔躺在醫院的安寧病房,在跟死神搏鬥,特別在這個時刻想念林敬順牧師,和跟他搭檔打球的歲月。

了解各自的期待

十多年前我到加拿大參加中性第三者(TPN)衝突管理的講師培訓,知道衝突必有兩造或兩造以上,就像台灣諺語說:「錢沒有兩個不會響(一個巴掌拍不響)。」為有平衡的兩造,才需中性第三者,我們通過程序運作,讓兩造釐清、尋找並表明他們心中最大的期待和利益,或是最小的損害。

比方一個上班很累的媽媽,下班後看到姊弟倆為一顆橘子爭執,於是馬上拿水果刀切成一人一半,以為這樣最公平,結果是兩個都哭了。因為姊姊可能只是想要橘子的種子來種植,而貪吃的弟弟可能只是要吃幾瓣橘子,若再加上各自的情緒,問題就更不可收拾了。如果媽媽先讓他們講出各自的期待,可能姊弟倆會滿意地拿著他們各自所需的離開。所以我說「和」是每一個口都有一把米吃,才能「平」,若有人要吃三口,就有兩個人要挨餓了。

戰國時期的「負荊請罪」,不就是因為「將相和」成就了一段千古佳話?台語俗諺也說:「家和萬事興,家不和萬世貧。」但重點不在「和」,而在「合」──是發言權的對等。我不喜歡用「溝通」這兩個字,因為水溝永遠難以通暢,就是通了也只會是由上往下流。我喜歡用「交通」一詞,這樣你一言我一句,彼此知道對方的需要和不足,才有可能做到「兄弟同心,其利斷金」。

1950年代,精神科醫師埃里克‧伯納(Eric Berne)提出PAC理論,P代表宰制的一方,像父母(Parents),A代表理性的成人(Adult),C代表兒童(Child),即被壓榨的一方。衝突經常在於被壓榨的一方(C-兒童)面對宰制的一方(P-父母),忍無可忍地爆發。但在我們這個世代,宰制的一方不一定是父母,可能是被寵壞的小孩或是寵物,為取得某一種平衡,才需要有中性第三者的存在。

堆疊一道咾咕石牆

腓利門書1章15~20節中,身為地主的腓利門跟逃跑的奴隸阿尼西母之間哪來的平衡?哪裡可能平衡呢?阿尼西母這位可能是偷錢逃跑的奴隸,除了死亡,最大的恩典就是可以在身上烙印一個大大的「F」(fugitive的縮寫,意思就是「逃跑者」)。但是通過保羅這個中性第三者,不平衡的關係在耶穌基督裡成為平衡。

從初代教會的互動我們知道,那位叫腓利門的地主伸出了友誼的雙手,他的名字原本意思是「Phileo-mon」,Phileo指的是理性的愛、友誼的愛,讓本來看似無益並可能受死的阿尼西母,成為有益處者。在初代教會中,一個成為歌羅西教會的會督,一個成為以弗所教會的主教,在耶穌基督裡成為弟兄。

我記得在澎湖牧會的時期,和一群夥伴一起到文建會(現在的文化部)申請二崁聚落保存區,當時請了一些師傅來整建三間傳統三合院。我也在附近買了一塊地,白天看著那些老師傅整修建造,晚上就自己蓋蓋看,不明瞭的地方隔天再問。

我到處收集咾咕石堆疊在土地上,就這樣疊了一道將近40公尺堅固的矮牆,不需要一點水泥和石灰,透氣、通風又不回風。東北季風吹不垮,颱風颳不倒,還可以在旁邊種菜,人也可以自由在上面奔跑。

如今雖然咾咕石被偷搬光了,但是它卻建在我的心中,在這個大多數頭腦只有灌漿、製造磚塊和疊磚塊的時代,特別顯出它的意義,好比在現今這樣的世代,還可以不用阿諛作黏料,不用奉承來搪塞。

我很喜歡用聖詩〈你若欠缺真失望〉來表達這樣的情誼,你凸出來,我就凹進去,我太唐突的地方,你就容忍一下,彼此聯絡相通,幫補弟兄的欠缺和需要。這樣的先決條件就是知道你的弟兄不是完美的,彼此彌補對方的缺陷,將成就以西結書37章的大軍隊,果效是30倍、60倍、100倍。我也喜歡另一個比喻,在空中飛的空中飛人,首要條件就是對彼此的信賴,如果不是你扣著我的手、我扣著你的手,無論誰在那劇烈擺盪的離心力中,都會撐不下去。

在鹿港基督教醫院將和鹿東基督教醫院進行院區醫療整合的這個時刻,獻上一首詩,願這個「合」榮耀上帝,讓全地都得到平安。

 

〈合境平安〉

我們來到東方

挖起一撮泥土

種下第一顆種子

它的名字叫做希望

希望見到明年春天的第一束陽光

慢慢地合上泥土

願活力歸於你

 

我們來到南方

撩起了一堆沙子

撒下第二顆種子

它的名字叫做等待

等待夏天的第一次雨露

慢慢地堆上沙子

願耐心歸於你

 

我們來到西方

揚起一遍塵埃

播下第三顆種子

它的名字叫做豐富

慢慢地塵埃落定

願喜樂歸於你

 

我們來到北方

撬開堅硬的岩石

塞下第四棵種子

它的名字叫做堅忍

堅忍經歷每一年的冬天

慢慢地石頭歸位

願平安歸於你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