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隱藏的教師

Photo by ahill88

◎加百列

畢業季節即將來到,這一年對六月即將畢業的小達並不好過,升上大四這一年,他幾乎放棄了從小熱愛的音樂。

畢業前的打擊

小達在團契中向大家訴說他的沮喪。原來,三年來一直指導他鋼琴的王牌教授即將退休,從專任轉為兼任,按學校規定授課時數必須減少,這表示老師必須在現有的學生中放棄一位學生。

已升上大四的小達聽到這個消息時,原本一點也不擔心,他認為畢竟他已經大四了,老師要放棄的學生肯定是目前大二的學生。因為這麼有把握,當小達聽到老師公布的名單後心情更是跌到了谷底──因為他正是老師決定放棄的那位學生。

小達難以接受這樣的變故,這不僅意味著已經大四的他,必須重新適應另一個老師的教法,也宣判指導教授對他過去三年的否定。他對音樂的熱愛及信心,因而蕩然無存。

即使我們不時鼓勵小達,但是原本開朗又樂天的他,竟終日鬱鬱寡歡。雖然沒有人張揚,他卻覺得好像有人敲鑼打鼓似地向全校宣布:他是唯一被王牌教授退掉的學生!小達沒有向老師爭論這個決定是否公平,他任由自己蜷縮在角落。這位年輕的音樂家,不再追尋自己兒時的夢想。

學校安排了另一位老師繼續指導小達,小達表面上也繼續練琴,但是熱情已經不再。甚至到了今年年初,登記畢業發表會截止的日期已經迫近,小達卻始終無動於衷,甚至在登記截止日期前一週,他在團契聚會時告訴大家,決定放棄從進大學第一天開始就全心準備的畢業發表會。

正當大家七嘴八舌給小達建議時,輔導們建議他回去向上帝禱告,單獨與上帝面對面,尋求主對他音樂前途的心意,不論畢業前是否舉辦畢業發表會。

不再隱藏

兩週後,事情有了令人驚喜的轉機,小達興奮地告訴我們,他完成了登記,也決定了發表會的演奏曲目。這改變讓我們欣喜又感到莫名所以。原來,團契聚會完那個晚上,小達向上帝禱告,傾訴這一整年的委屈,而後他得到了一段經文:「主雖然以艱難給你當餅,以困苦給你當水,你的教師卻不再隱藏;你眼必看見你的教師。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聽見後邊有聲音說:這是正路,要行在其間。」(以賽亞書30章20~21節)

小達反省,自己從進大學開始,的確把夢想及盼望都放在王牌教師身上,所以當老師不繼續教他,他的心情起伏與失落才會如此巨大。透過這段經文,上帝讓小達的眼光重新對焦,讓主成為他的教師,事實上,主也一直都是他的教師。

從那天開始,整整兩個月的時間,小達打起精神全心準備畢業發表會,加緊練習過去一年荒廢的技法。畢業發表會當天,團契的弟兄姊妹都應邀前往參加。演出後,聽到同學們紛紛打聽:「小達,你是否另外找了校外的大師指導?」他們認為,除非小達這段時間請鋼琴大師特別幫他集訓,否則校內任何一位老師、包括王牌教授都無法教出他發表會上職業級的演奏水準。連大四的指導教授也讚許他:「小達,老師老早就告訴你,你有這樣的水準,要對自己有信心。」前來聆聽的學生家長,更鼓勵小達出國繼續深造,求取專業鋼琴演奏的學位,他會協助申請基金會的獎學金。

這些祝賀聲中,獨獨缺了指導他三年的王牌教授,但小達不在乎了。因為他知道、也認出了誰才是自己真正的教師,不只是指導他的音樂路,更指導他人生的每一步。

我相信,小達之後往職業鋼琴演奏發展的生涯,無法避免不遇到比這一年更大、更殘酷的挑戰,然而,主已經讓小達明白誰才是他的教師,而這位教師不會向他隱藏,只要他定睛仰望、定意尋求。

以賽亞書30章20~21節這段先知以賽亞給南國猶太人的信息,包括了審判及應許。艱難與困苦是必然會遇見的景況,然而令人懷有盼望的是,即使命運遭遇被擄的艱難與困苦,因而一時看不見上帝的引導,但只要向上帝悔改認罪,屬靈的視力與聽力就能被上帝更新、被聖靈恢復,或向左或向右的聲音即使來自視野範圍以外的後邊,我們依然能確信教師所指的方向。對南國的猶太人如此,對小達如此,對每個尋求上帝引導的我們亦是如此。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