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發展與台灣前途】董立文談中國崛起背後的脆弱性

董立文。(攝影/林宜瑩)

【林宜瑩專題報導】透過什麼是「超級強國/霸權」定義、說明美國超強特殊性、點出中國崛起脆弱性、建議台灣及區域國家如何回應,亞太和平研究基金會執行長董立文直言,中國的確是一個不安的行為者,由於不安,才會對外虛張聲勢地用戰狼外交恐嚇國際,對內吹噓中國實力並封殺所有不同意見,種種作為都在掩飾其脆弱性。

董立文用韋伯理論表示,基督新教倫理核心思想是民主政治的起源,而救贖人終極目標是回到上帝至善國度,也奠定所謂美國身為超級強國,要有把全人類當作自己的使命感,而其民主、自由體制可吸引全世界的人一起奮鬥;他指出,美國霸權的奠定有一史無前例的原因是:仁慈對待戰敗國。美國在二次戰後幫助德國、日本重新站起來,另一特點是,美國為歷史上首個把民主、自由、人權當作其外交政策目標的國家。

至於中國的脆弱性則在於習近平上台後,取消中共兩會前的「十大人民最關心的事項調查」與「綜合國力的比較評估報告」,有的是單一指標性「中國超越美國」的相關報導。董立文認為,中國崛起的真相就像鄧小平說過的「中國基本國情是人口多、底子薄」,他歸納中國脆弱性有3個「三」:貧富、城鄉、東西的三大差距;看病、上學、住房的三難;人口多、能源缺、資源少的三大脆弱。上述這些綜合性脆弱都被中共隱瞞或忽視。

董立文說,就算中國花大筆鈔票推出「一帶一路」想拉攏鄰近國家「拉盟抗美」,可是真相是「中國在國際社會中沒有真正的盟友」,只會在外交上用極其挑釁、鬥爭式的針鋒相對、以眼還眼策略的「戰狼外交」虛張聲勢。

他建議,台灣應與國際各國在軍事、外交、政治、經濟上合作,以多邊主義制約中國,更要訴諸中國人民與中共,讓他們了解民主、自由、開放的重要,因為中國人民值得讓自己過更好、更自由的生活,中共也值得擺脫強人過多的掌控,如此才能讓其政權真正擁有長治久安的機會。

專題系列報導請見:【中國發展與台灣前途

廣告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