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報廣場】母語ê卑微呼籲

(相片提供/Pixabay)

◎Lîm Chùn Io̍k

最近 tī 臉書 teh 分享、討論《紅皮聖經》ê 台語文,kah 我 tī 七星中會雙連教會仝 iân ê 洪約瑟佇頂面做真實際 ê 回應,這 hō͘ 我想起 hit 當時(1973~1992年)擔任長執20年中所受 ê「苦毒」。

我是第一代 ê 基督徒,無讀過白話字,《巴克禮白話字聖經》對我來講無用武之地。Ē 記得1980年《現代中文譯本聖經》出版了後,kā 我行洗禮 ê 牧師教阮長執,司會用《現代中文譯本》kā hit 工 ê 經節讀做台語;我 to̍h 開始受「苦毒」。

有一个長老 teh 司會 ê 時,得意揚揚講:「我 chit má 用《現代中文譯本》來讀今 á 日 ê 經節。」當伊讀tio̍h「我們」ê 時,真自然 to̍h ka 讀做「咱」。因為伊事先無做準備,讀續落去 hit 節了後,隨時講:「失禮!『阮』chiah tio̍h。」若無自細漢講母語 ê 人,lóng bē曉分「咱」kah「阮」;因為華語、英語 kah 日語 lóng 無分「咱」kah「阮」,獨獨咱台語 kah 客語以及原住民語有分。

教會tī青年節 lóng ē 安排青年負責帶領 hit 工 ê 禮拜程序,聽 in 講 hiah súi ê 台語,我心內一直teh感謝主!O-ló主!M̄ koh 帶領祈禱 ê 時,puh一句:「上帝 ah,咱 lóng 是罪人……。」Hit 時我險 á 昏去!過無幾工,in 父(長老)母(主日學幹事)kā 我講,in 有責備 in kiáⁿ kā「阮」(無包含上帝)祈禱講「咱」(包含上帝)。總是,in講 in 顛倒去 hō͘ in kiáⁿ 罵講:「Lóng是 lín 無 kā 我教!」可見父母 kah 環境ê 母語責任是何等要緊!

《國家語言發展法》通過了後,台語當 teh 熱 phut-phut 回復元氣,尤其是教會外比教會內 khah 有活氣。是 án 怎咱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無 teh 要緊?!Tú 親像故鄭兒玉牧師講:「Chit má ê 台灣領導者受中華民國語洗腦 kah m̄ 敢用 ka-kī ê 母語,失去母語成做無靈魂 ê 人。」

咱長老教會1977年8月16發表〈人權宣言〉,呼籲「使台灣成為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實際上,kan taⁿ 嘴 teh hoah niā-niā,kám 有行動?若無使用 ka-kī ê 母語,咱台灣國 kám ē 正常?

Taⁿ 阮 tī chia 提出卑微 ê 呼籲:白話字先行者——長老教會,tio̍h 用實際 ê 行動來拯救 teh beh 死亡 ê 台語。頭一个行動規定教會長執候選人 tio̍h 取得成功大學「全民台語認證A級」以上,to̍h 是先解決「司會長執受苦毒」ê 問題。其實禮拜中聽「不答不七」台語 ê 會友 koh khah 是受「苦毒」;基本人權 to̍h 是「免受苦毒」!

一定有 kóa 無信心 ê 人講:ná 有可能?這 kah牧師資格考母語仝款,「beh」á 是「m̄」ê 問題。第二个行動規定:「牧師續聘」tio̍h 通過「會友免受苦毒」ê 同意,因為有 ê 牧師通過「母語考試」,卻去無仝母語 ê 教會牧會,這 mā 是造成「苦毒」ê 原因。

現此時,台灣社會進入母語 ê 復興運動,我呼籲咱長老教會 tio̍h 奮興起來,輸人m̄輸陣,緊緊來挽救咱信仰祖先留 hō͘ 人 hiah 寶貴 ê 文化資產──白話字! (作者為台語信望愛網站志工) 

 廣場徵文 

您對教會有什麼期待?對社會現象有什麼看法?歡迎站在信仰角度回應社會與教會現象,也歡迎回應本報的報導和文章。文長勿超過800字。本報有刪改權,恕不退稿。歡迎不同觀點在此對話,公報廣場文章不代表本報立場。來稿可用筆名發表,但須註明真實姓名、聯絡電話與地址。若投稿兩個月內未通知採用與否,請另行處理或改投他報。投稿請多利用email:write@pctpress.org;傳真:06-237-8882。請勿一稿多投。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