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窗口無遮欄】子彈與福音

(相片提供/pch.vector - freepik)

◎石牧民(靜宜大學台灣文學系兼任助理教授)

福音難傳,因為福音當中有上帝僕人需要「tam-tng 」(擔當)的部分。那個部分說:「赦免阮 ê 辜負,親像阮也赦免辜負阮 ê 人。」不只如此,還要去愛我們的仇敵,與仇敵和好,也就是我們作為上帝僕人責無旁貸,必須和闖入爾灣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射殺鄭達志醫師、殺傷五位教會兄姊的凶手和好。赦免並不夠,要和好,意思是隨時準備接納他進來我們當中。

福音難傳,因為我就做不到。光是那凶手認同中國,我就不願意跟他一起。他去了美國還好,在我看,去中國「較規氣」,更何況還殺了我們主內的弟兄。長老教會因為認同在地、疼台灣就變成攻擊的標的,夠讓人痛心了。教會作為必須向所有人開放的場所,才使得那個喪心病狂的人得以逞凶。難道還要我們向他展開雙臂?別說做不到,我根本不願意。

在政治上,我們本來就該和中國認同者勢不兩立,應盡可能不讓他們取得政權。中國認同者想要的未來,我們必須用民主、法治的手段避免它實現發生。實際上,絕大多數長老教會的會友都在這麼做,在政治領域這麼做,也在其他方面這麼做。筆者有切身的經驗,我就是台灣人移民教會照看支持的留學生。

若沒有德州奧斯汀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我不可能完成學業,也不可能學會在公開場合全程說台語。北美的台灣人移民教會為我做的事,如同他們最初從幾個移民家庭的查經聚會開始的源頭,在靈性、世俗的生活中,互相成為支柱。移民家庭、留學生,幾十年來來去去,走進台灣人移民教會中,因為獲得支援而得福。難道不正是上帝最初對亞伯蘭的期許,「萬民要因為你得福」?而這麼做,招誰惹誰了,竟然換來槍彈相向?

「無得 chhōa 阮入 tī 試,著救阮脫離彼 ê 歹– ê。」爾灣教會發生槍擊案,我們就在那個「試」裡頭。上帝會救我們脫離那壞的。在靈性上,我還做不到與那凶手和好,我連他的名字都不屑說;在政治上,我會繼續盡力阻斷像他那種人取得政治資源。但我願意也必須了解,那種中國認同,是被中國國民黨以不實、不義的意識形態豢養起來的。當台灣的社會在追求民主、自由的努力之下邁向公義,那種中國認同將會越來越邊緣,越來越落空,累積越來越多的失落,最後……。

我們至少可以體會它。我們至少可以繼續宣講難傳的訴諸公義的福音。我們至少可以用一己的言行讓旁人看見上帝。其中,恰好包含了相當基本的認知:一旦追求公義,中國是絕不可能被嚮往的。

而在邊緣、在失落中憤恨的人,我們至少可以代禱,求上帝拯救。

廣告/手到心至抄寫本-箴言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