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彩見證】祂是我的高台

(相片提供/pixabay)

文圖◎許承智

初抵美國俄亥俄州哥倫布市,我有著留學生初到異地不安的心情,適應著不同語言的教學和溝通方式,充滿異鄉人的焦慮。從小在教會長大的我,想著禮拜日應該找個教會做禮拜,好在漫長的求學路繼續尋求上帝。

美國的教會選擇眾多,我又人生地不熟,於是有選擇障礙。因緣際會之下,在一個學生組織場合遇到來自中國的Xia,他遞給我一張傳單,說他在這間台灣人創立的教會聚會,邀請我去看看。

我拿著傳單回家後,將它放在一旁,繼續忙碌於課業。直到聖誕節到來,家家戶戶都開始布置聖誕樹,我心裡想著,也許聖誕節應該在教會度過,於是沿著地址找到了高台福音基督教會(Highpoint Evangelical Christian Church)。

候鳥會友的棲息地

高台教會的弟兄姊妹熱情地接待來自台灣的我。受到疫情影響,這間教會已經停止實體禮拜多時,信眾在疫情之下漸漸失聯。直到2021年9月疫情稍緩,教會才慢慢將人找回來。

哥倫布市不是熱門的華人聚集地,大部分來到此地的台灣人都是為了就讀俄亥俄州立大學。高台教會的成員多是來自大學的高知識分子,一堆碩士、博士,甚至有教授。起初源於1984年的查經班,而後以幾名台灣人為骨幹,經過了多年的努力,於1988成立,陸續接納了來自中國、香港的會友,一起聆聽上帝的話語。然而,由於哥倫布市不是有很多工作機會的城市,來此念書的會友們像候鳥一般,停留了四、五年後,又遷徙到下一個居住地。

目前駐堂的牧師是一名金髮碧眼的美國人Dale Wartor,中文名字叫伍得力,正當我好奇他為什麼會到這間講華語的教會當牧師時,他就以流利的華語跟我對談了。經過交談,我才知道原來他早期曾經被派遣到台灣宣教,貢獻了長達40年的青春在台灣,退休了之後返回美國,但對台灣仍有份特別的情感,甚至覺得自己跟台灣人相處較為自在。

具學術氣息的講道

聚會不是只有伍牧師講道,而是會友輪流帶領分享。我原以為會友對神學了解會不夠深入,但每一位分享的會友無不充分準備,引經據典、有條有理地闡述聖經,探討的深度讓我頗為敬佩。

會友遞給我一本建教30週年的會刊,我翻閱之後才明白為什麼每個分享的會友都有深厚的信仰基底。因為在正式成立教會前,幾位身為骨幹的會友就已開始利用自家場地固定查經聚會,週週不間斷。這些會友在工作多年後,又繼續到神學院進修。

我聽他們的講道,頗有發表學術論文的氣勢,每個論點都需要引用大量相關經文及參考文獻,以支持自己的論述不是憑空想像,而是有根有基。

我想起在台灣時,教會的牧師講道也會引述經文,但還不至於一個主題就要引用到十幾處聖經章節。簡而言之,我感覺高台教會講道時特別有學術氣息,應該和會眾背景有相當關係。

始料未及的賜福

如同世界各地建立教會,高台教會當初建堂,無論募資、選地、建造或登記申請,都遇到許多挑戰。但就如希伯來書10章25節說的:「你們不可停止聚會,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倒要彼此勸勉,既知道那日子臨近,就更當如此。」遇到任何困難,這些執事和會友都持續奉行聖經的教導,為了聚會而努力,一一克服諸多困難。
這種冒險犯難、勇往直前的精神,我覺得很有台灣特色,也吸引我每個禮拜都來到這裡聚會,開始將這裡視為我屬靈的家。我在這裡也發生幸福的小插曲,事情起因於我原本是自費到美國留學,為了攻讀博士,一直在找尋申請獎學金的機會。沒想到高台教會裡就有幾位俄亥俄州立大學的教授,幫我牽線找到一位我系上的教授,他正好在招募博士班學生。經過幾番面談,我順利拿到了全額獎學金,開始跟著那位教授研究,得以繼續讀博士班。這美好的事真是始料未及,如聖經所說:「你們要先求祂的國和祂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馬太福音6章33節)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