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按】有人主張,政治是一盤大棋,小老百姓不要過問,只要過自己的生活就好;有人則主張,生活即政治,日常生活就是政治權力運作影響的場域,每一個決定都是政治的展現。在歷史中,宗教與政治的關係,更是人類社會千百年來無法跳過的篇章。隨著台灣選舉將至,本期新聞專題聚焦信仰與政治的關係,分享眾教會的體會與看見。

——總編輯 陳逸凡


(相片提供/柯怡政)

【邱國榮專題報導】「教會應該關心政治!」台北中會公義行動教會牧師柯怡政說,教會是一群人的組合,而政治乃是關乎「眾人之事」,因此教會應該要關心政治,聖經的觀點亦是如此。

柯怡政指出,舊約是猶太民族的信仰史與政治史,企盼猶太民族能建立一個人民平安幸福的獨立王國;新約則是由耶穌帶來關乎萬國萬民的上帝國度,透過各地教會,在各自國家民族栽種福音種子,使得上帝國度落實在地面如同在天上。此外,政治是屬於眾人事務,因此人人都有平等權來參與政治事務,這是在國家屬於民主政治制度的常態;然而世界仍然有獨裁威權的政權存在,其治下的人民不能談政治,而台灣由過去國民黨統治的威權體制走向現在的民主開放社會,但社會上仍然會有不能談政治的回音。

柯怡政直言,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最值得誇耀的是神學的反省,特別是牧師黃彰輝所提的「處境化神學」,因此「教會是否可以支持政黨、候選人」這件事,應該在各個處境中來談。教會既然是由耶穌開始的一個團隊,為了要落實上帝的國度在地上,當然無法置身於政治事務之外。以此推論,教會當然可以支持政黨與候選人,前提是為了上帝的國度實現。

柯怡政表示,在歐美因為人民有共同的信仰價值與共同理想國家社會的願景,所以教會可以採取中立的態度;然而就台灣的處境而言,由於沒有共同的信仰價值,特別對國家的定位與願景不同,政黨與不同族群抱持不同的夢,因此教會在台灣要落實上帝國,要護衛上帝所賜的鄉土台灣,當然要慎選政黨與候選人。只是在實踐的過程要先用牧師講道來闡明此信息,然後通過教會小會的機制形成結論,來表達教會的態度,不然黨國遺緒仍會在教會到處擾亂、混淆是非。

「長老教會是民進黨的附庸」這句話時有所聞,對此柯怡政表示,聰明的基督徒被問到這樣的問題,一定會覺得來者不善,發問者想以此問題貶低長老教會與民進黨,然而他會有兩個應答的策略。

若判定對方是惡意挑釁,可採取第一個策略——破題法,譬如:「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是否請你說具體一點?」或「很高興你這樣說,還好你不是說長老教會是國民黨的附庸、長老教會是中國共產黨的附庸;真的,台灣有些人真是國民黨與中國共產黨的附庸。」若判定對方是人云亦云者,則採取第二個策略——教育對方,例如:「你是覺得長老教會與民進黨的某些理念很相近,是嗎?的確如此,不過我會將你的講法對調,民進黨才是長老教會的附庸。」

柯怡政解釋,因為長老教會認為,台灣這塊土地是上帝賞賜的迦南地,而且上帝要世界各民族能分散各處,成為有各自文化及語言的國家與民族,這是巴別塔故事的啟示,因此民進黨要固守這塊土地,並且重視各族群的母語。1977年中共取代中華民國在聯合國席次時,長老教會發表了〈人權宣言〉,表達台灣人有權決定自己國家前途;〈信仰告白〉也道出人人有上帝形像的價值。因此,民進黨也承繼如此的人權政治理念,「這不就是『民進黨是長老教會的附庸』嗎?」

公義行動教會誕生於2010年2月28日的台北二二八和平公園裡,當時一群長老教會信徒與社會運動者深感教會應更積極走入台灣社會,因此決定成立街頭教會來落實宣教的本質。柯怡政說,教會成立時,台灣面臨空前危機,馬政府準備與中國簽訂「和平協議」,台灣民眾生活在無望情境中,公義行動教會盼結合愛惜台灣的弟兄姊妹,以及願意為這塊土地付出心力的台灣人民成為信仰團體,一起奮鬥,保護台灣的主權,使住在台灣的子子孫孫能生活在一個充滿慈愛、公義與自由的土地上。

更多系列報導請見:【教社奉獻主日


封面圖片提供|Freepik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