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彩見證】堅不可摧的盟約之愛

《摩西與焚而不燬的荊棘》,多梅尼基諾(Domenico Zampieri),1610~1616年。

上帝無比珍惜、始終如一地按名記念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祂正是藉由以色列眾子的名,要帶出祂的名!

◉潘小路

我在神學院修習「出埃及記原文讀經」,是因為當初看見課程簡介寫著:「出埃及記在希伯來文聖經的卷名為 ,意思是『名字』。書卷名影響讀者的閱讀角度!以希伯來文閱讀,會注意到上帝名字的意涵(譯本讀者會失落這關鍵含意),以及重視西奈山立的約(立約雙方都得用到名字)。原文讀經可以帶來不同角度的深入閱讀。」這段話令我深受吸引,也深感認同。

上帝的名

我從事編輯工作多年,深知無論作者再如何盡心從某個視角表達觀點,渴望讀者看重他要強調的重點,倘若編輯最後為他擬定的書名、章名、標題不符作者的原意,甚至只是稍加更動內文或譯文區區幾個字,讀者可能就難以精準抓住作者原先要表達的重點,反而不知不覺照編輯的視角和思路來理解內容。這種滲入個人主觀理解、偏好,造成未能精準呈現原文和作者原意的憾事,是我一直極力避免的。

所以我特別感謝天父讓我藉著這堂課,有絕佳的機會能回歸希伯來聖經原文的思路,放下七十士譯本(舊約聖經希臘文譯本)所定的卷名「出埃及記」(ἔξοδος,意思是離開、出去)的角度,開啟希伯來聖經原始卷名「名字」的嶄新視角,來重新理解作者──我們的父耶和華亟欲我們抓住的信息。這裡的「名字」亦指「眾名」,即以色列眾子的名字(出埃及記1章1節)。

由此視角重讀這卷書,會發現:神的焦點不是一次性地救贖以色列眾子脫離為奴之地埃及,而是要在這原名為「名字」的書卷,提以色列眾子的名召他們、使他們能完全屬於祂(以賽亞書43章1節),為此祂劃時代地第一次向人類清楚說出祂的名字:「我是自有永有的。」(出埃及記3章14節)直譯是:「我是那『我是』。」正如陳鳳翔老師在《名字,你以為你懂》所說的:「上帝的名字 (耶和華)意義是『我是』。」把卷名取作「出埃及記」,雖在救贖層面有看似漂亮、合理的詮釋,卻讓信徒長年無法跳脫框架,把出埃及當成重點。

以色列的名

神透過十災「審判埃及的一切神祇」(出埃及記12章12節,新譯本);祂叫法老存立,是為了使祂的名「傳遍天下」(出埃及記9章16節,和合本),證明祂的名超過靈界一切神祇和世上一切君王!祂用自己的名與以色列立約,使他們成為祂名下的子民,歸祂「作祭司的國度,為聖潔的國民」(出埃及記19章6節)。

打從「名字」這卷書一開始,神就一一提起祂以色列眾子的名:「以色列的眾子,各帶家眷,和雅各一同來到埃及。他們的名字記在下面。有流便、西緬、利未、猶大、以薩迦、西布倫、便雅憫、但、拿弗他利、迦得、亞設。凡從雅各而生的,共有七十人。約瑟已經在埃及。」(出埃及記1章1~5節)因祂要按他們的名救拔他們,又吩咐摩西將十二支派的名字「用刻寶石的手工,彷彿刻圖書,按著以色列兒子的名字,刻這兩塊寶石,要鑲在金槽上。要將這兩塊寶石安在以弗得的兩條肩帶上,為以色列人做紀念石。亞倫要在兩肩上擔他們的名字,在耶和華面前作為紀念。」(出埃及記28章11~12節)

然而,神彷彿這樣還銘刻得不夠深刻,非要另將以色列眾子的名字再鑲嵌在大祭司的胸牌上,且要刻在最璀璨的寶石上,宛如刻在祂心版上,祂再次殷殷叮囑摩西:「你要用巧匠的手工做一個決斷的胸牌……要在上面鑲寶石四行:第一行是紅寶石、紅璧璽、紅玉;第二行是綠寶石、藍寶石、金鋼石;第三行是紫瑪瑙、白瑪瑙、紫晶;第四行是水蒼玉、紅瑪瑙、碧玉。這都要鑲在金槽中。這些寶石都要按著以色列十二個兒子的名字,彷彿刻圖書,刻十二個支派的名字。……亞倫進聖所的時候,要將決斷胸牌,就是刻著以色列兒子名字的,帶在胸前,在耶和華面前常作紀念。」(出埃及記28章15、17~21、29節)

祂好像忘了這些子民不堪的過去:他們有的玷汙了父親的床、有的為報仇而濫殺無辜、有的嫖妓而讓媳婦懷孕、有的心狠手辣把兄弟賣到異地;祂好像忘了這些子民不堪的現在:他們是靠勞力吃飯、社會底層最卑微的移工,埃及人連和他們同桌吃飯都感到厭惡;祂好像忘了這些子民不堪的未來:祂用大能的手從為奴之地救出的孩子,不久便會去拜金牛犢,甚至摩西為了替他們求情還得說:「求你從你所寫的冊上塗抹我的名」(出埃及記32章32節)!他們之後仍時常硬著頸項,呼求其他偶像的名,甚至最終全然否認神的名,把祂唯一的愛子釘上十字架……。

永誌不忘

然而在「名字」這卷書中,神仍無比珍惜、始終如一地按名記念以色列十二支派的名字,因祂要彰顯「我是」那堅不可摧的盟約之愛,直到天荒地老、海枯石爛,直到新天新地、新耶路撒冷從天而降,仍可看到聖城「寫著以色列十二個支派的名字」(啟示錄21章12節)。祂一一記念、細心保存以色列子民的眾名,為要從這一國一民一家的血脈帶出那超乎萬名之上的名──耶穌(原文意為「耶和華拯救」),因祂要用這獨一無二的名去拯救天下萬民,將他們的名一一寫在祂的生命冊上,永誌不忘!

神正是藉由以色列眾子的名,要帶出那名,因為「除祂以外,別無拯救;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使徒行傳4章12節)哈利路亞!當基督徒多年,我未曾從這樣貼近希伯來背景的視角讀聖經,好像瞬間闖進了我從未知曉的桃花源──那樣的豐美、寬闊和意象繽紛;那樣的驚喜、被愛和生命靈動,都是我過去受限於書卷名所未曾經歷過的!真令我不住詠嘆,只想敬拜祂的名!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