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聚珍教會,留住百年的光與影(上)

編按: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明年將邁入160週年,眾多珍貴史料、建築及設施,如何整理已成顯學。這次特別企畫共分兩期,上期談論路加的教會史書寫與文史宣教的建議;下期則以嘉義中會下半天教會的資產保存與研究為實例,邀請讀者共同了解。

講咱的故事,傳普世福音

◎王昭文(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歷史委員會主委)

路加醫生的兩本書

新約聖經收錄了兩本路加寫的書,一本是記載耶穌在世行誼的路加福音書,一本是敘述耶穌跟隨者領受聖靈,在種種挑戰中把福音傳開的使徒行傳。兩本書一開頭都標明,這本書或這封信是寫給一位名為提阿非羅的人。

路加福音的開頭這樣記載:「提阿非羅閣下:已經有好些人從事寫作,報導在我們當中所發生的事。他們的報導是根據那些從開始就親眼看見這些事,並且曾經傳布這信息的人所敘述的。這一切我都從頭仔細查考過了,所以我想按照次序向你報告,目的是讓你知道你所學的道是正確的。」(路加福音1章1~4節,現代中文譯本2019版)

使徒行傳則是這樣開始的:「提阿非羅閣下:在我所寫的第一部書裡,我已經把耶穌的一切事跡和教導,從祂開始工作到祂被接升天那日,都敘述過了。在升天以前,祂藉著聖靈的力量給自己所選召的使徒許多指示。」(使徒行傳1章1~2節)仔細一看,不難發現這兩段經文指出,路加福音書和使徒行傳不但是同一位作者,甚至可以被視為一本書的上下集。

路加是誰?只能從使徒行傳部分章節突然出現的「我們」,以及保羅書信中幾次提到路加(歌羅西4章14節、提摩太後書4章11節、腓利門1章24節),推測他可能是使徒保羅的同工之一。一般認為,這位寫書的路加,就是保羅提到的「親愛的醫生路加」,他顯然受過良好的希臘文教育,善於記下所見所聞,敘述有理有據,故事講得很吸引人。

福音藉歷史書寫傳開

以今日的眼光看來,路加是一位報導文學高手,也是優秀的文史工作者。路加有很強的使命感,十分清楚寫作目的。他成為基督徒之後,用心了解所信的到底是什麼。雖然沒有親身見過耶穌,但當時已經有人寫下關於耶穌的記載,而且不只一種,因此他從聽道和閱讀,對耶穌有了初步認識。然而,他不以此為滿足,進一步用心蒐集資料,詳細考察,照他所掌握的資料,寫成一部新的耶穌傳。

路加福音中有不少其他福音書沒有的獨特故事,例如好撒馬利亞人、浪子回頭、富翁和乞丐拉撒路……,既展現他尋找資料的功力,也表現出他所重視並掌握的信仰內涵。他的歷史書寫具備了基本的史學功力,以及難得的史識。

我們不知道那位提阿非羅大人是誰,但從路加福音的前言看來,他也是一位求道者,路加之所以要寫這本新觀點的耶穌傳,是要讓他知道「所學的道是正確的」。路加福音是為了幫助信徒更深刻認識耶穌而撰寫,但閱讀者可能並不限於基督徒。書籍的傳抄流傳,傳播力量比講論更大,福音是藉著歷史書寫而傳開。

路加福音為基督徒認識耶穌奠定知識基礎,使徒行傳則記錄了基督徒群體的誕生與發展,是第一本教會史。使徒行傳的寫作方式和路加類似,雖然沒有在最前面說明他如何蒐集資料、詳細考察,寫下自己相信為真的敘事,但他應該就是這樣做的。除此之外,他也把保羅傳道的經歷寫了進去,其中最精采的是第16章保羅前往馬其頓,在腓立比為呂底亞一家施洗、在此城一度被囚禁的事蹟。顯然路加是嚴謹的史家,同時也是很好的記者。

藉著使徒行傳我們認識初代教會的樣貌,對理解新約聖經後半部所收錄的書信內容很有幫助,可惜沒有更多類似的作品流傳下來。保羅那些熱情、急切的文字,對教會有時愛之深責之切,如果能有更多背景資料該有多好。

跟路加學寫教會史

路加的歷史書寫,是他的信仰展現。他以史家之筆,記下自己所愛的團體、所信的耶穌的種種事蹟和重要講論,有意識地建構基督教信仰者所需的基礎知識。今日我們編寫自己的教會歷史,路加的寫作方法,非常值得學習。

1.如實見證:路加和其他的福音書作者沒有只描寫奇蹟和光明面,他們寫下彼得三次不認主。路加也寫下門徒阻擋孩童靠近耶穌。使徒行傳中,保羅還是掃羅的時候迫害基督徒,也是重要記事。如實見證,不粉飾太平,把教會所遭遇過的困難、爭執,和美好的見證一同記錄下來。

2.參考現有資料:路加的歷史寫作不是從零開始,而是參考當時已有許多人寫過的耶穌生平,以及訪問多人的見證。他寫使徒行傳時,除了小部分是親身經歷,大部分則來自閱讀及從其他基督徒聽來的材料,方能寫出彼得、腓力等人的傳道事蹟。今日書寫教會史,要盡可能尋找教會留下的各種紀錄,並訪談資深信徒,來建構曾經發生過的事件。

3.詳細考察:蒐集資料後,並不是撿到籃裡都是菜,需要做一番考察,確定哪些是信實可用的材料。路加的取材,盡可能是根據「親眼看見這些事」的人,這是第一步。有些憑記憶的書寫或講述,其時間、地點、人物都可能不精確,輾轉傳說更有可能流失或扭曲重要事實,需要盡可能蒐集更多證據,經過仔細比對、合理推測,才做出結論。

4.敘事時序分明、條理清楚:路加強調「按照次序」的報告,歷史寫作很重要的就是時間順序必須要理清。哪些事情在前、哪些在後,前因後果要弄清楚。最好能做年表大事記,按照年分把所發生的事情排列起來。

5.體察時代與社會環境:路加福音有一特點,就是他標出了耶穌降生之時以色列的政治環境,也就是希律當猶太王、凱撒奧古斯都下令登記戶籍。使徒行傳可以看到對商業貿易、船舶形式的描寫。當時的教會和今日的教會都不是遺世獨立的團體,有其社會根底。在書寫教會史時,最好能留意政治、社會、經濟、文化等條件對教會的影響,寫教會史的時候也同時記錄社區的發展歷程。

尋起初熱情,找信仰意義

耶穌團體茁壯成普世教會,初代教會的故事在每群接觸福音的人身上重演。台灣教會也是初代教會,得到福音後,在急變的社會中乘風破浪。像路加一樣,我們要觀察傳道者的作為和遭遇,也要看教會遇到的難題,怎樣一一克服。藉著教會歷史的書寫,重新燃起起初的熱情,看見信仰的意義,深刻反省教會所面臨的種種問題。

(本文依據2023年11月5日於嘉義中會下半天教會的講道篇改寫而成。)


文化與歷史的宣教

◎盧啟明(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歷史檔案館主任)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向來深具歷史意識,從福音開拓時代,宣教師和本地信徒即致力保存教會文物,藉此汲取經驗、回顧恩典。

1976年台灣教會歷史資料館啟用感恩禮拜。

教牧資源

長老教會歷史檔案館成立於2019年,為總會的研究典藏單位,基地由台南神學院提供,座落於台南市東區青年路360-25號(入口在新樓街37巷旁),樓地板上下各約80坪,一樓為行政與閱覽區、二樓則是檔案庫房,可以存放3500個檔案箱,牆面皆為特殊材料,配置全時控制的恆溫(18°C)與恆濕(45%)系統、軌道移動式密集檔案櫃及獨立發電機,整體架構完全比照行政院國家發展委員會檔案管理局之標準。

調閱歷史檔案與開架圖書不同,必須事先聯絡,或上網透過館藏清冊,填寫調閱單,由館員從庫房取出交給研究者使用。因希望與鄰近的台南神學院所屬圖書館發揮共構的文史研究功能,並提供教會或機構史料勘驗、史籍編纂、文物保存及展覽推廣之諮詢服務,亦歡迎各界捐贈資料。

1899年台南神學院地契。

2023年的合作案例有七星中會濟南教會、台中中會北屯教會、台南中會新化教會、台南新樓醫院、彰化基督教醫院、台灣歷史博物館、台灣文學館、科學工藝博物館等單位。

2024年邀約歷史委員會教育訓練者,則已有壽山中會東門教會、新竹中會泰安教會、彰化中會蘭大衛紀念教會、屏東中會琉球教會等。

史料範圍

通常,教會史料的收藏會依據歷史學者柯樂智(Archie R. Crouch﹐1989)、王成勉(1994)、鄭仰恩(1999)的建議範圍,共有六大類:

1.議錄報告:含手冊、帳簿、書函、會員名簿等。
2.書信照片:含人物傳記、手札信件、相冊等。
3.專論書冊:專題論述、簡介、小冊、一覽表、研討會活動冊等。
4.書報期刊:教會刊物、週月年報、紀念刊、沿革史等。
5.學術出版:教會史學位論文、研究報告、教會機構出版之學術性刊物。
6.珍本文物:善本書、器物等。

根據檔案學概念,典藏受贈文書應以原始序列和全宗原則來處理。同時,依照2017年62屆長老教會總會通常議會通過的《檔案管理條例》,總會檔案最遲應於30年後開放應用;各教會、機構的歷史資料必須有一定的點收、立案、編目、保管及檢調之程序,重要檔案不得隨意抄錄、隱匿、銷毀或藉故遺失,違者將有罰則。可以預見的,未來將有更多史料在合理範圍內開放,透過申請手續供各界閱覽研究。長老教會也必須強化學術研究、史料搜審、史籍編纂、文物典藏及展覽推廣等重要課題。

歷史檔案館一樓閱覽區。

事工建議

一般而言,教會若要發展文史宣教事工,可從以下幾個層面著手:

1.整飭研究資料:包括上述的洗禮簿、議事錄、宣教報告、紀念刊、地圖照片、歷史文物等,是最核心的歷史資料,能扮演宣教智庫的角色。

2.開發輔助課程:可搭配台灣教會史或本土神學等課程,進行史蹟考察、史料勘驗、家譜撰寫、口述歷史及紀念刊編寫之訓練。

3.執行調研專案:文化部文資局的D類專案就包括文物普查及潛力古物價值調查研究計畫、台灣世界記憶國家名錄暨修護典藏計畫等,以及文化部獎補助資訊網等都有相當多的專案可以申請。

4.舉辦論壇展覽:能成為推廣社會教育的窗口,回顧宣教、教育、文化、現代化等歷史意義;定期研擬歷史主題,向學界邀稿,開放各界參與,並將成果集結出版。

5.線上數位典藏:包括開放博物館(Open Museum)、國家圖書館台灣記憶系統(Taiwan Memory)、台灣學術機構典藏系統(Taiwan Academic Institutional Repository, TAIR)等,或獨立的雲端空間,都是可考慮的平台。

長老教會歷史檔案館外觀。

宣教基底

1982年普世教會協會(WCC)的《宣教與傳道》(Mission and Evangelism)指出,當前的實況絕然背離聖經應許的新天新地——上帝國,世界急需耶穌基督的福音。然而,福音與生活各個領域息息相關,教會要見證上帝的主宰,宣揚基督的慈愛;教會有權利與義務「公開且明顯地存在」,並且坦然地對人們所關心的議題表達看法。2012年WCC的文告則再次強調,整個世界包括宗教、政治、社會、經濟、人文的面貌,而宣教總是跟實況關連!

誠然,聖經就是一部回首足跡的救恩史。眾人皆知存史之重要,其關乎基督徒身分認同的深層概念,唯歷史之根在於史料文物的收集、整編、詮釋及研究。期待你我都能成為「有歷史感」的教會,凝聚全體長老教會,成為盼望的記號。

延伸閱讀:【特別企畫】聚珍教會,留住百年的光與影(下)


相片提供/台灣基督長老教會歷史檔案館

廣告/手到心至抄寫本-箴言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