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世眺望】鯨魚姊妹宣揚愛努文化

Divan(PCT派駐日本北海道宣教師)

我的好友之一原田公久枝姊妹(原姓:竹內公久枝)是愛努族人,與她結識是在2007年一場愛努族的活動中;那時她也才剛開始重新去學習愛努族的文化,重新去尋找自我認同。當她得知我是台灣原住民,就主動問我有關台灣的事情;她說,我是她第一個認識的外國朋友,加上同樣是原住民,更加倍感親切。

1980年,當時就讀芽室中學的公久枝姊妹投稿「人權議題」的比賽,她的文章題目是「差別」(歧視),得到第一名;這篇文章後來也登載在學校的教科書裡。文章提到:「所謂人權,就是人從出生起就應享有生命、自由、平等的權利。可是對於身在芽室中學的我來說,這裡沒有人權,人與人之間沒有平等,最多的是歧視。如果你們叫我愛努人,我可以接受,但是只因為我是愛努人,所以就要被歧視;對於這一點我要嚴重的抗議。例如,我經過教室,就有人開始輪唱:啊~一隻狗、一隻狗,為什麼她是隻狗呢?喔,原來是被狗咬了,結果就變成了一隻狗了……。」

因為從小就受到歧視,公久枝姊妹畢業後就離開故鄉到東京工作,心想只要離故鄉就不會有人認得她,也就不會受到歧視。當她結婚後又隨著夫婿回到北海道定居,爾後她公開承認自己的愛努族身分。雖然在職場上還是會因為客戶得知她是愛努族,就不願意合作或處處刁難,她也大方接受,只要認真做好自己的工作就好。

我們幾位好友知道公久枝姊妹有很好的歌喉又有舞蹈的才能,就說服她組團,她就和姊姊及堂姊三人組成「フンベシスターズ」(鯨魚姊妹)。無論是教會團體、學校、老人之家等邀請,她們一定答應,因為這是向大眾介紹愛努族的好機會。

前陣子跟公久枝姊妹聊天時,她說:「我今年50歲了,40歲時,我告訴自己要努力學習愛努族的文化。我花10年的時間去學習,當然我並不是說學習已足夠,我還要繼續努力。我要說的是,接下來的10年我要怎麼幫助我的族人?」我對她說:「上帝給妳一個很好的才能,就是撰寫文章。」她說:「我又不是名人,沒有人會看我的文章。」我說:「不可以小看妳自己。妳在中學時寫了一篇很棒的文章,爾後的幾年妳又寫了很多很好的文章。妳可以用『筆』來幫助妳的族人,為他/她們發聲。我們是妳的後授會,只要妳願意提『筆』,我可以幫妳翻譯,並分享給台灣的眾教會。我可以把妳的故事分享給台灣的眾教會嗎?」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