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才是我們的共同語言

蘇溫

寫了一小段文字,提了「不一樣高度的SCM(基督徒學生運動)能對話嗎?」這個問題,之所以會提這個問題,是因為我很清楚知道,社會運動對我的影響及震撼是超乎我的想像,我也期待可以為這社會盡一份力、也期待自己有思辨的能力,但我內在的參考數值太少,所見所聞不夠多,行動經驗或是相關的知識都遠不及其他參與的學員,因此我在內心問自己,不一樣高度的我們,交流有意義嗎?也許對我而言有意義,因為我是在吸取他們的養分,但對他們而言呢?他們是怎麼看的?

在SCM的活動中,有一位學員帶給我提醒。這位學員是唯一全程參與完成的學生,總是靜靜的,活動的最後一天,我們邀請大家分享對於活動的感想和建議。這位學員說,她是刻意把自己放在這樣讓她如此沒有安全感的群體,她明白要發表想法這件事容易讓她緊張和不安,但她希望自己可以學會面對,這幾天的活動,她總覺得自己的想法很不成熟,還要花費大家的時間去聆聽,讓她很有壓力。

其實我也覺得自己看得不夠多,講師講神學、性別、環境、土地、社會政策等等,我明白當中的重要性,但我既沒能力,也沒什麼興趣,因為我覺得這些東西離我好遙遠,還記得以前SCM在訓練的時候,第一個問題是問什麼是你生命中的「痛」,你要透過這個「痛」,作為你關心社會議題的開始,這個意思是,做社運要從自己的生命經驗開始談起,才不會變成不切實際的行動或是逃避自我需要面對議題的替代品。

對我而言,面對自我生命議題、夫妻和家庭關係,才是我最迫切需要得到幫助與面對的,我在SCM裡面開始為自己展開一場改革運動,成立粉絲頁,記錄在親密關係中的自我拉扯與期待,也關心食物里程數和消費改革,「免費商店」則是我期待生活不單只有消費這項選擇,透過多餘物資的分享,讓人們有不消費的選擇,這同時也含括了環保的概念。

不一樣高度的SCM肯定能對話,這也警醒我,社會議題千萬不要談得太高、太理想性,儘管許多有興趣的朋友想要參與,也會因為門檻太高而卻步,我們要一步步從自身的痛談起,才有機會看到最深層的原因,從痛談到整個社會的政策、架構,我想這才是SCM要帶給學員們的東西。

謝謝這位學員帶給我如此的警醒,我也相信你擁有這份勇氣,是因為你對自己和這個社會擁有愛,愛讓你有力量向前行、愛也讓不同高度的我們能對話,這是我們的共同語言。 (作者為教會青年)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