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們都受了傷

周宙緯

「周牧師,您好!我是上個禮拜天聽你講道的XXX,上次聽你說你現在正在讀諮商心理所,所以我想麻煩你……」電話的那頭,傳來一個我不熟悉的聲音,但同樣熟悉的,是話語裡的急迫感。

去年夏天,我結束了在台北大專學生中心8年的服事,向總會、中會請了學假,回到校園裡,專心當一個研究生。步入中年,再度回到校園當個全職學生是幸福的,能夠考上心理所、重新學習心理諮商更是幸運的!對我來說,能夠紮實地接受心理諮商的學術訓練,在不同機構實習且有專業的督導指導,是身為助人者的一大樂事。

但不論是當社工時、在大專中心擔任大學生輔導時,還是現在披上了實習心理師的外衣,我總會在不同的場合,聽見相同渴望他人聆聽、理解的呼聲。

作助人者也快20個年頭,最近我漸漸體悟到一件事,無論是誰,我們都在渴望:世界上有人能接納真正的我、理解我、喜歡我、花時間陪伴我、看見我的潛能,並將我視為這世界上無可取代的存在。

讀了心理學的各種理論,我漸漸明白心理諮商雖然門派眾多、技術各有千秋,但總歸來說不外乎靠三個「改變」來幫助人:改變身體感受,改變認知與改變關係。藥物是第一種,認知與行為治療是第二種,第三種曠日費時,但效果非常顯著,而且與我們的信仰相合。

復活節主日崇拜時,牧師講道使用了「抹大拉的馬利亞與耶穌」的故事,幫助會眾看見耶穌如何透過改變關係,進而改變了馬利亞的生命。同時也讓我們進一步去反省:我們是否也願意讓復活的耶穌,引領我們走入一個不一樣的生命?

在我眼中,基督信仰本身就是一種心理治療學派,而且是非常強調「與他者會遇」來重建「人我關係」與「我和自己的關係」的治療方式。與使用藥物和改變認知(如正向思考)的方式相較,基督信仰就是完全不走內向超越路線的治療取向,而是純粹與「大他者」會遇之後所產生難以言喻的感受。

用信仰的話來說,就是真實感受到上帝無條件的愛與認同,使得我們重獲新生,並活在一個同樣有新生命的團體裡。

在我們的信仰團體裡,沒有一個人需要故作堅強,也不需要光鮮亮麗,因為有主耶穌基督的愛作為我們的後盾,我們總是可以用真面目示人。然後,以「受傷的人」的身分,接受祂帶給我們的療癒。

是啊!在上帝面前,我們都是受傷的人,但正因為如此,我們才可以放心地來到祂面前,坦然無懼地說:「親愛的主,我受了傷,求祢醫治我。」 (作者為牧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