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回「埃及」的台灣居民

林咨佑

在許多基督徒眼裡,「出埃及」是一件何等美事,是上帝帶領以色列人脫離奴役生活的偉大神蹟。然而在以色列人的心裡卻不是如此想。「以色列全會眾在曠野向摩西、亞倫發怨言,說:「『巴不得我們早死在埃及地、耶和華的手下;那時我們坐在肉鍋旁邊,吃得飽足。你們將我們領出來,到這曠野,是要叫這全會眾都餓死啊!』」(出埃及記16章2~3節)他們不記念上帝帶他們過紅海的大能,只記得專制體制下被施捨的肉片。

對於迦南美地也是,這塊土地在基督徒眼裡是何等美好,是上帝賜下的應許之地。不過,在以色列人眼裡,他們看見的不是未來的美好,反倒是路途的艱辛;他們看見的不是將來的應許,反倒是在埃及苟延殘喘的安逸。通往迦南的漫漫長路上,他們一心只想回到埃及。

當時的以色列人想著要回到埃及,現代的基督徒可能覺得他們很荒謬、很傻。然而,現代有許多居住在台灣的人也是如此,一心只想著回到中國的懷抱。台灣能夠脫離獨裁與威權是一件何等偉大的神蹟,然而,在許多住在台灣的人眼中卻不是如此。他們像以色列人一樣緬懷著埃及的肉鍋,懷念著專制的好。

這些居住在台灣的人,只記得有關中國的故事。他們懷念中國的一切,心中只有中國人的「五四運動」,卻看不起台灣人在「太陽花運動」中站出來保護國家不被人出賣的英勇行為。他們心中只有「八百壯士」,卻看不起有多少勇敢的「民主鬥士」死在威權槍桿底下。他們羨慕中國經濟,渴望中國的肉鍋,卻鄙視在台灣奮鬥的人們。在通往成熟民主的漫漫道路上,他們不耐煩了,他們只看見過去威權的好,一心只想回到中國。

其實,從埃及到迦南沒有想像中那麼遙遠。這些故事我們都很熟悉,因為有一群想回埃及的人,導致以色列人多流浪了40多年才抵達迦南美地。事實上,從獨裁到成熟的民主也沒有想像中那麼遙遠。解嚴至今也過了幾十年了,若沒有一群想回到中國懷抱的人,也許台灣也早就抵達了迦南美地,建立了一個成熟的民主國家。(作者為屏東中會繁華教會傳道師)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