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爭爭爭

盧誼芳

一回聚會討論到聖靈充滿與領受方言之關聯,並就此延伸相關議題,某弟兄大力分享其看法。聖經實在浩瀚,我理解有限,但其佐證所用經句,聽起來頗斷章取義。家母常說我什麼都無所謂,但怪的是我對用字精確、內容邏輯,卻有莫名執著,經句解讀上,尤其如此。是以,自然無法放任不管,脣槍舌戰就此展開。

主領者臉帶微笑、雙眼凝視桌面,認真聆聽並思考,直到戰事稍歇,他抓準空檔,緩緩道出:「如果我聽不懂方言,對方用方言幫我禱告,我如何說『阿們』呢?」另一資深信仰前輩也語氣柔和表態:「保羅不是說凡事都可行,但不都有益處;凡事都可行,但不都造就人嗎?」

討論時,餘光瞥見某姊妹全程不發一語、雙眼睜大、嘴脣抿緊,細看其雙眸竟漾著波光,會後問她剛剛是不是想哭啊?怎麼啦?對方慎重的說:「我要放入禱告尋求……」我私自解讀:「白紙黑字的經文被如此曲解,敬重神話語的人,悲從中來,也不難想像。」

我絕非否定方言恩賜,既然聖經有記載,我便相信。但看過不少為追求方言衍生妙事,有人分享因聖經是聖靈啟示作者寫下,他追求方言,是為了讀懂聖經,其言彷彿會講方言,即代表跟聖靈連上線,聖經奧妙便能全然參透。對方態度認真,卻邏輯奇特,聽得我張目結舌也哭笑不得,有種東西叫解經書,不是嗎?

有人說:「你是吃不到葡萄說葡萄酸吧!」我不以為然,我沒說我有,就代表我沒有領受嗎?這恩賜奇特,恐有遭人羨慕或使其自我懷疑之虞,低調不說豈不是體貼軟弱肢體嗎?凡事都當回歸聖經檢視。哥林多前書14章,保羅對方言一事已有相當整全的規範,若仍妄自解讀且隨他去,我也當留意,不論對錯在誰都要快快聽、慢慢說,話語可堅定,態度要溫柔。

最後只想提醒,聖靈充滿定會領受方言嗎?不領受方言就代表沒聖靈充滿嗎?講方言就一定是聖靈充滿嗎?並自我扣問:追求方言恩賜,到底所為為何?而理由可通過整本聖經檢視嗎?又或單一事件,便可無限引用?真理讓人自由,至於歪理呢? (作者為教會青年)

1條評論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