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畫】牧師,不是超人

我們常常以為牧師是超人,超人不會生病。但「耶穌哭了」提醒我們,連耶穌都是有血有肉、道成肉身的人。那麼,教會的牧者病了是不是對我們有什麼樣的提醒?是不是讓我們有機會表達對牧者的愛?


(攝影/哀玉梅)

不鏽壞,也不燒盡

◎王芳舟(新竹中會鯉魚潭教會牧師)

宣教師馬偕博士有一句名言:「寧願燒盡,不願銹壞。」許多牧者也依循著馬偕博士的精神,為所服事的工作燒盡。然而,牧者真的只能在這兩個極端中擇一嗎?我想,在燒盡與鏽壞之間,仍然有許多可能。
牧者,常常被期待要十項全能,有如鋼鐵般強健,許多牧者也是這樣自我期許。在這樣的心態下,造成有些牧者隱瞞自己生病的事,又或者拖著生病的身體強行事奉,不願意向教會請假。當然,牧者領受上帝的呼召,確實是要忠於使命,不應輕言放棄。然而,如何在服事與健康的生命當中取得平衡,也是相當重要的事。

我的身體狀況向來不錯,少有生病的情況,然而就在擔任中會議長期間,竟然因為高燒而住院,檢查後才發現是蜂窩性組織炎引起的。這小小的病痛,就讓我在醫院待了一個星期,而就在這一個星期當中,我的會友中有人因為跌傷而安息主懷了。當我接獲消息時,很是自責,認為自己不應該生病,甚至向醫院詢問請假外出的可能,結果當然是不被允許。

就在我自責不已時,箴言14章30節提醒我:「心中安靜是肉體的生命」(和合本)。「寧靜使身體健康」(現代中文譯本修訂版)我知道,自責無法使我得到健康的生命,也無法讓我當下就恢復健康,我能做的就是安靜接受治療,出院之後再繼續努力工作。

這短暫的住院體驗,讓我更加領悟到,我不願生命鏽壞,但也不願意一下子就燒盡了。生病,需要被醫治,不是羞愧的事,是上帝用另一種方式讓我體驗生命的各種可能。

最近幾年,面對許多親朋好友罹患病痛與離世,讓我更深刻體會到健康的生命對教會服事的重要。所謂的健康,並不侷限肉體,有些牧者即便肉體有病痛,仍有強健的意志與心靈,使他的牧養工作更有力量。健康的心靈,有時成了病痛的肉體最大的支持力量。

即便在病痛中,牧者們仍會想到自己的呼召,對上帝交付的使命有責任,這是牧者與上帝的立約。然而,教會又是如何看待牧者的身心靈呢?期待牧師十項全能、如鋼鐵般強健,這無異於空談,因為呼召什麼樣的人成為牧者,主權在於上帝,上帝使用許多不同樣式的人參與祂國度的建造。教會若是期待牧者有健康的身心靈,卻未給予牧者適當的休息,那麼只是徒然加速損害牧者的健康,對於教會的健全沒有幫助。

燒盡與鏽壞是兩個極端,對於建造健康的教會並不是好事,教會主動關心牧者的健康,牧者才能投入教會的建造。而牧者對於自己的健康照顧也是必要的,需要休息、需要接受治療時,也應該好好放心交託,若是教會與牧者之間能夠達成共識,相信健康的教會與牧者健康的生命必然一同成長。

身體健康,才有服事

採訪◎ 林佩蓉

熟悉她的人都稱她為「娘娘」,對於當牧師娘這角色,她原有自己的想像,實際經歷後,她明白「人的心是歸上帝管」,這也成為她服事教會、社區及學生的核心思想。她堅持事工與健康的身心不可分,是上帝吹了那口氣在人身上一個重要的記號,這記號讓我們認清服事若不是從祂而來,就是一種驕傲。

「很多、很多的服事是一種驕傲,」娘娘緩緩說著:「你成天跑來跑去,為團契、為學生?這怎麼不是驕傲?」就像是一記當頭棒喝,不疾不徐地落在我的頭上,然後她又說:「我的話不會幫助任何人,幫助是上帝的事。」

明白自己的不足

在教會當牧師娘期間,娘娘說,任何牧者、牧師娘都像是被放在玻璃缸裡的魚一樣,被徹底地檢視、觀看,那麼到底要成為什麼樣子?當會友要求自家牧師及牧師娘需要這樣那樣、一定要怎樣時,不妨想想如果是自己的手足、孩子,被這樣觀看,以致必須拚命成為那個符合眾人期待的樣子,這樣甚至是「逼迫」了。

「知道自己是罪人,深深明白自己的不足,就沒有什麼好驕傲的了。」娘娘說,沒有認清這些,也難怪傳道人的職業病是憂鬱症及癌症了。一直不斷超出自己的能力,做這做那,身體就開始抗議,「想像你身體的細胞,不斷被壓力擠壓,就開始抗議了,這就是身體的構造,也是陷阱。」這陷阱是自己造成的,然後自己掉進去。

在牧會9年的教會裡,娘娘對會友、學生的飲食、環境生態有強大的堅持,有些人會因為這樣對她敬而遠之,因為不想被唸,也不想被兇。可是對一路跟著她長大而後也走入她那時的年紀的人來說,信仰的腳步分外踏實。因為他人的話語跌倒而向她訴苦,往往會得到「跌死好」這樣看似「冷酷」的回應。她的用意其實是給予我們機會重新看待信仰,受人的話語、行為受傷的身心,可以重新調整、思考,我們究竟被困在人的眼光裡多深、多糾結,以致忘記一切有上帝。

看破自己的恩典

「看破自己,是上帝給我最早的恩典,」娘娘說,自己是什麼樣子要有自知之明,每天早上起來要做的事就是禱告:「讚美上帝,我又活著。」是健康的活著。晚上睡覺前,是反省的禱告:「我是上帝的孩子,我是罪人。」在所有的事工與服事之間,如何對待自己很重要,「問題出在我們太多慾望,用吃東西來降低壓力,這是餓鬼,跟酒鬼、毒鬼一樣,都是成癮。」如果說禍從口入,飲食絕對是關鍵,人們常太輕忽,以至於浪費了上帝的恩典。娘娘說,養成一個堪用的牧師要20年,終於可以站在講台好好講道時卻走了,「這到底是憑什麼呢?你怎麼對待身體,身體就怎麼回應你。身體才是服事的第一步。」

娘娘舉耶穌40天禁食的例子說,耶穌第一個試探就是飲食。「祂禁食了40晝夜後,就餓了。那試探者進前來對祂說:『祢若是上帝的兒子,吩咐這些石頭變成食物。』耶穌卻回答說:『經上記著說: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乃是靠上帝口裡所出的一切話。』」耶穌肚子當然餓了,但在這樣削弱意志的飢餓當中,祂記得誰是身體的主宰,該如何對待自己的身體。

「要作個真基督徒,」娘娘語重心長地說,上帝就在我們每日的真實生活中,不是高高在上,「為什麼生活不能就是天堂?」對於走向上帝國之路,需要「聽了、信了、做了」,然後才會有所改變,才能漸漸走向真基督徒的身分,「不要做太多,不要過勞,要知道上帝是你的上帝。」

近年來照顧生病的親友、參與飲食改造、擔任過牧師娘以外的許多角色,娘娘的事工,常常被自己拿出來檢視,然而在上帝的殿裡,她平安健康地服事著。

牧師總有生病時

◎陳豐明(東部中會壽豐教會牧師)

約翰福音13章講到拉撒路生病死了,耶穌到他家時,看見拉撒路的姊姊馬利亞哭,還有同在一起的猶太人也哭,心裡非常悲傷,深深激動,就問眾人:「你們把他葬在哪裡?」他們回答:「主啊,請來看。」經文接著就用「耶穌哭了」表達了耶穌對拉撒路的愛之深切。

「耶穌哭了」,表明了祂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情感、會笑、也會哭泣的人。雖然我們大多時候看見耶穌藉神子的權柄彰顯能力,但是一句「耶穌哭了」,著實拉近了我們與祂的關係。這一位為了所愛的弟兄而哭的耶穌,讓我們看見一位充滿愛的神進入肉體的限制,情感卻是毫無保留地溢發出來。

體會耶穌心境

在教會中,牧者常常扮演著屬靈模範的樣式,在許多信徒的心目中,牧者經常必須扮演精通十八般武藝、隨傳隨到的超人角色,好像被上帝呼召成為牧者,就像身上披了金鐘罩,應該有上帝滿滿的祝福和保守才對。然而,作為牧者的我,卻必須老實地說:「牧師是人,也有肉體軟弱的時候。」當牧師為了呼召的使命將自己奉獻給上帝,在教會裡面盡心盡力地付出時,真的需要弟兄姊妹更多為牧者禱告和守望。

當我在南部教會服事的時候,因為教會牧師館要拆除,所以必須搬遷。就在某個星期六下午,一位弟兄熱心地提供他公司的貨車,並協助搬運。在搬運的過程中,一旁協助的弟兄提醒:「牧師,小心點!」我才隨口回應他:「好的,我知道!」沒想到因為急著要卸下車上的櫃子,一個不小心腳踩空,就從貨車上跌飛出去了。當我從地上站起來時,左手肘動也不能動,我意識到應該是骨折,心裡第一時間想到的卻是:「慘了,明天的主日服事怎麼辦?」

等我進到家裡的客廳坐下,等候聯絡同工要前往就醫時,突然想到一件事讓我笑了出來,因為隔天講道的題目是「耶穌與病人」,我想到:「不會吧,上帝!祢用這方式讓我來經歷病人的感受和需要?」後來在同工的陪伴下,去到醫院急診,照X光後確定是骨折,醫生為我的手上了方便拆卸的活動石膏,主日就這樣帶傷上陣,還主持了聖餐。

印象深刻的是,當我成為受傷的牧者,手肘上著石膏,一方面手裡拿著聖餐餅擘開,另一方面口中同時唸著:「主耶穌講:『此個是我的身軀,為著恁打破的,恁著行按呢來記念我。』」在擘餅時,深刻感受到主耶穌為我受苦,當祂的雙手和雙腳被長長的釘子釘進十字架,骨頭碎裂的痛苦,「道成了肉身」的耶穌,所要表明的愛竟是如此貼近我此刻的心境!

患難中天使相助

意外受傷的那一刻,我心裡有些自責:「怎麼那麼不小心,沒有好好照顧上帝給我的身體?」想到教會的服事,有些部分需要別人分擔,要麻煩別人,心裡總覺得不好意思。不過在虧欠當中,我感謝上帝,因為雖然受傷,但祂差遣很多同工、青年及朋友體貼我的需要,主動提供幫助。他們在第一時間就協助我,不論是載送我去醫院或是幫忙完成搬家,讓我深深感受到保羅所說的:「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就是按祂旨意被召的人。」(羅馬書8章28節)

是啊!有時候面臨意外的窘境,上帝會以我們想像不到的方式帶領,讓我們知道除了「我」之外,上帝才是在凡事上掌權。也許左手骨折失去某部分的行動能力,但是上帝差派天使、同工成為我們的左右手,讓我們經歷祂自己的同在,何嘗不是美事一樁?像這次手肘受傷前,原本要協助青少年寒假營會開車接送的服事,但因為受傷沒有辦法開車,結果上帝讓兩位原本沒有開過福音車的青年願意接受臨時訓練,順利完成了開福音車接送的任務,使教會福音車團隊添加了生力軍。

另有一次掛急診的經驗,也是發生在星期六。話說來到花蓮服事的某個星期六早上,在書桌前預備主日講道資料,結果腰部後方悶痛了起來。忍了一個早上,到接近中午的時候,實在受不了,那種悶痛到快窒息的感覺迫使我放下手邊準備講道資料的工作,趕緊請人載我到花蓮市門諾醫院掛急診就醫。

因為不曉得就醫後續身體狀況會如何,所以在前往醫院的途中,我請師母聯絡三位長老,讓長老同工知道我的狀況,好預先應變。當我到了急診室,透過抽血、量血壓、照X光、腹腔超音波等檢查,發現腎臟有結石,所幸醫生請護理人員為我打了一劑止痛針,一小時以後結石引起的悶痛窒息感漸漸緩解了。醫生開了藥,約了隔週一去看診,以便處理腎結石的問題。

結果,當天回家後不斷頻尿,在其中一次如廁時,尿道有一陣灼熱感、帶點刺痛,好像有東西隨著尿液排解出來。後來回診時,醫生說,那腎臟裡的結石應該是排出來了,除非再有類似的症狀,才需要再就醫處理。

牧師也是人

兩次在星期六急診就醫的經驗,為我上了寶貴的一課。一方面讓我經驗到,作為牧者的我需要耶穌的醫治和恩典,另一方面也如當頭棒喝讓我覺醒:「牧師是人,也是會發生意外,也是會受傷、生病的!牧師不是超人啊!」

雖然有時候在特別的恩典中,耶穌會用神蹟的方式來施行醫治,使我們得以經歷祂的愛與權能,但是我們仍面對一個無法否認的事實,那就是我們的肉體是會敗壞、會生病、會受傷的血肉身軀,這是受自然律管理,所以,有時上帝容許人受疾病之苦或意外受傷,即便是牧師也不例外。

這也讓我想到另一個頗為實際的問題。當肩負主領禮拜的牧者,在主日前或主日禮拜服事中受傷或嚴重生病需就醫,牧者要如何面對這樣的窘境?是咬緊牙關忍一下再去就醫,把服事看為首要、身體生命看為其次?或者容許變通,建立緊急職務代理的資源網絡和支持系統?我算幸運的,兩次急診就醫都在星期六,而且都沒有影響到主日服事。但是,如果在主日禮拜前發生意外或是身體發生嚴重狀況需就醫的話,誰來主持禮拜、講道,教會當如何因應?

「耶穌哭了」提醒我們,耶穌是有血有肉、道成了肉身的神,那麼,你教會的牧者病了,對你有什麼樣的提醒呢?你會如何表達對牧者的愛?盼望使萬事互相效力的上帝,使你我因著表達對上帝的愛,同得益處!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