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願意,聽你說

225

張原境

羅馬書12章15節:「與哀哭的人要同哭」,相信大家不陌生,但也許我們必須先深刻沉入哀傷過,才能同哀哭。

我曾經自殺過,最近因著一些事又觸發了憂鬱症。某次聚會,在敬拜服事後已無力聽信息,踅到主堂後方看見熟悉身影,一位許久未見的青年竟獨自坐著,職業病發作地收起臭臉,走過去坐下打招呼。一開始只是簡單地寒暄閒聊,青年看起來略微焦慮,心不在焉地翻弄手中的週報,印象中曾分享過有失眠問題。突然,他問了一句:「怎樣才是一個好的基督徒?」覺得自己很久沒上教會,也不讀經,只會做簡單的飯前禱告,好像只會要求,很虧欠上帝……

此時腦海閃過之前被安慰的話語:「我相信上帝無時無刻愛我們每一個人,」嘴裡緩緩吐出這句話,「不只我們接近上帝,上帝也會來接近我們啊,不論我們愛祂多少,都比不上祂對我們的愛;不論我們是否覺得自己遠離祂,祂隨時等待擁抱我們。你很棒!發現自己的狀態也願意面對,除了外在行為,我想上帝也很看重我們願意悔改的心。」無限的愛面對一個脆弱悲傷的靈魂,怎麼會還不願意擁抱呢?

接著他語音顫抖地道出另一個纏擾許久的祕密,眼眶微微泛淚。「我覺得那些自己狀況很差,卻可以展現出正常樣子的人好厲害。」青年說道。

「這種人真的很堅強,但我們的個性、成長背景、可以接受負面情緒的程度都不同,我覺得你也很勇敢啊!願意跟很久沒見的我分享脆弱,而且還鼓起勇氣再次踏入離開很久的教會。」最後在禮拜結束人群湧出前送他離開,慢慢地陪他走到一樓,道別時給了一個擁抱。

自己一直有在臉書上書寫悲傷的習慣,但不時地對於自我揭露感到不安,直到某日一位朋友傳來訊息:「也許我這樣講很欠揍,但有時候讀了你的發文,心中流過一股暖流──原來我不是獨自一人,處在某種不被接納理解的痛和憤怒(或其他)之中。我佩服,也感謝你的揭露分享。」

也許,書寫除了是自己的出口,亦可成為他人溺水時的氧氣。或許處境不同,但好像未知的遠方有人與你一起,微弱但努力地面對那巨大的痛苦。

想起去年低潮時寫給自己的一段文字:「也許,我們每一次經歷的絕望、窒息、失落、失去盼望,都是為了遇到另一個陷入同樣處境無法自處的人時,可以遞出橄欖枝、拍拍他的肩、拉拉他的手,說:沒關係,我理解你的感受,我願意陪伴你。」也許,上主不只帶來安慰的天使,也帶來受傷的靈魂,是另一種層次的修補與提醒。(作者為台南中會富強教會青年)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