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共被囚者的相遇 黃燕與陳欽生對話

(攝影/林宜瑩)

【林宜瑩台北報導】「原來國民黨這麼可惡!」遭中國共產政權迫害的中國維權人士黃燕,94日前往國家人權博物館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參觀,與白色恐怖時期受難者陳欽生(生哥)相遇,看到國民黨過去用軍事審判、將人構罪入獄等手段進行恐怖統治,黃燕驚呼:「國民黨跟共產黨根本沒什麼兩樣!」

黃燕說,現在還有許多中國維權人士對國民黨心存好感,期望國民黨能改變中國,這次來到景美紀念園區,看到國民黨在白色恐怖時期,用各種酷刑逼供、祕密軍事審判等手段迫害人民,整個人被嚇醒過來,「一定還有很多人不知道國民黨過去如此的骯髒齷齪,我一定會傳播出去,讓更多人知道!」

(攝影/林宜瑩)

黃燕,中國湖北荊州東門人,出身富有家庭,從小受基督徒父母影響,在鄰里間積極傳揚基督福音,甚至與一群兄姊為一位罹患嚴重紅斑狼瘡、連壽衣都買回家等死的楊昌群迫切禱告。後來楊昌群病癒,此事傳遍街坊鄰里,有位老闆還帶著所有員工改信耶穌,黃燕卻也因此被中國公安盯上,從此四處躲匿,逃避追緝。

後來黃燕嫁到廣州,從事婚紗美容與紋身行業10餘年,私下仍積極廣傳福音,又為營救因印刷聖經遭捕的牧師蔡卓華一家人,經人轉介找了律師高智晟幫忙營救。結果先因信仰,後又因接觸維權活動,被中共當局雙重迫害,在看守所及派出所遭刑求而兩度流產,因罹患癌症,在國際人權團體施壓下,中共被迫釋放黃燕,可是仍派人嚴密監控。

黃燕從2016年逃出中國,流亡在印尼、泰國等地,仍不斷遭中國特務騷擾、恐嚇,直到今年5月底她趁在台灣桃園機場轉機時跳機,被蔡英文政府准許短暫居留3個月,如今又獲准延期。94日在濟南教會會友、《死亡行軍》作者龔昭勳引薦下,與白色恐怖時期遭國民黨構罪入獄的馬來西亞華僑陳欽生見面。

(攝影/林宜瑩)

陳欽生,馬來西亞怡保人,1967年來台就讀成功大學化學工程系,常去台南美國新聞處瀏覽英文報紙及雜誌。大三時,因「台南美國新聞處爆炸案」遭到逮捕,連續3禮拜被刑求逼供,因抓到李敖、謝聰敏等人而被轉送景美軟禁養傷。隨後又被情治人員以造假自白書構罪,指其涉及「參與小學副校長在馬來西亞的共產黨組織」,被依《懲治叛亂條例》第二條第一項求處死刑,後在大馬政府及人權特赦組織營救下,改判12年。

被共產黨迫害的黃燕,與被國民黨陷害的陳欽生相遇,一坐在軍事法庭長凳上,黃燕就淚眼婆娑講述自己的遭遇,只見生哥靜靜地傾聽。半小時後,生哥向黃燕導覽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黃燕看到一整排受害者的名字時直呼:「國民黨怎麼這麼可惡!很多中國維權人士都不曉得國民黨跟共產黨一樣可惡!」

當兩人走到偵訊、刑求介紹區時,陳欽生說,無論是被吊著打、拔指甲、綁在長凳上被抽打腳底等酷刑,他都經歷過。走到監獄大門口時,陳欽生介紹,門上的小門就是讓犯人走的甬道,目的是藉此羞辱受刑人。走到牢房區時,黃燕看到生鏽的腳鐐,禁不住大叫:「中國監獄牢房的現況,比這還糟糕!到現在,中國還在用這種腳鐐虐待犯人。」在景美人權園區,兩人彷佛走進時光隧道裡,一個被共產黨、一個被國民黨刑求、下監,在交談中,同聲譴責國共兩黨邪惡本質,也對彼此際遇感到不捨與惺惺相惜。

(攝影/林宜瑩)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