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論壇】把名字還給她

台灣人過去熟知的居禮夫人,本名為瑪莉.斯克沃多夫斯卡(Maria Salomea Skłodowska),為放射理論研究先驅,發明分離放射性同位素方法,也發現釙以及鐳兩種元素,是第一位獲頒諾貝爾獎的女性。若不深究,可能以為居禮是她的本名,然而居禮卻是她的丈夫皮耶.居禮(Pierre Curie)的姓氏。

9月16日教育部課審大會基於著重科學史上重要發現的過程,及不同性別、背景、族群者的貢獻,因此提議讓女性科學家以自己的本名被認識,在自然科學領域課程綱通過更名決議,卻引起廣大反彈。

波蘭台北辦事處於18日表示「歐洲均使用她的全名而非只是居禮夫人,很高興台灣有課綱委員提議正名,讓大眾清楚認知她是一個獨立的個體」。為女性「正名」看似無聊,卻是意義非凡。人類史上大部分的時間女性不僅沒有名字,更不被視為人:舊約聖經與漢摩拉比法典中羅列的罰則,若有一人玷汙了某個女人,他需要負責的對象不是女人本身,而是他的父親或丈夫,與財產毀損罪相同;聖經中被記名的女性更是寥寥可數,多半以婦人、誰的母親、誰的妻子註記;中國古代的女人都是以父姓或夫姓相稱,如王氏、魏佳氏;西方世界的女性在一戰之後才漸漸脫離男性轄制,發展出普遍的主體性;現代女性能和男性擁有幾乎相等的參政權,發展也不過百年,且至今仍在發展中。

皮耶.居禮在自傳中特別強調妻子在放射研究上的獨立性,因為他知道在當時的社會沒有人會相信女性能靠著自己的力量得到如此豐碩的研究成果。瑪莉的求學、求職和盛名,都曾因性別遭到責難與質疑,身為女性,她必須付出更大的努力才能取得與男人同等的成就。

反思今日,我們自認活在一個平等的世代,然而父權遺緒從來沒有消失,在教會裡,女性也同樣受到不平等的對待:教會對「牧師娘」的要求與期待、對「長老娘」的稱謂、對單身女傳的質疑與不信任……等,這些潛藏的跡象顯示,我們依然認為女性須依附男性而生,而非獨立有想法的個體。

許多人認為教材正名是矯枉過正,然而「居禮夫人」只是在課審大會的提案上被提及的例子,在世界科學與歷史上可能有更多非主流但貢獻良多的生命,被消失在主流史觀的記載中。今日的社會與教會中,也有許多努力付出、耕耘的人,卻因為性別、社會角色失去平等的機會與地位。在正名背後,恢復不同性別、社會角色在歷史上的地位,並且重新反思現代世界的姓名政治學才是關鍵。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