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婉婷高雄報導】高雄文學館於10月初至11月初舉辦「秋天,在高雄遇見文學」活動,10月13日邀請個性豪爽的攝影師、「爸爸桑」李阿明,談談他今年9月出版的著作《這裡沒有神:漁工、爸爸桑和那些女人》。

(攝影/林婉婷)

李阿明本是媒體人,因為孩子北上打拚,母親過世,失去生活重心的他重拾攝影機,到前鎮漁港應聘「爸爸桑」,開啟他所謂「中年攝影師黑手的奇幻之旅」。爸爸桑就是雇船工,多為年長男性擔任,需24小時守著船,還要周旋在船公司、漁工與港務機構之間,留意各種異狀,通報卻不能管事,薪資以每日新台幣1000元計算。由於無需資格審查,也無契約合同,不少通緝犯、社會邊緣人等應徵。

李阿明花4年親身實地認識漁港生態與漁業現況,當多數人談到漁工只聯想到血淚與剝削,李阿明反承認產業結構不平等,「有人就有位階」,並稱漁工們為「製造歡樂的英雄」,肯定他們的勞動價值。為了完整呈現李阿明的紀實攝影,本書採取橫向設計,除了是攝影書,本書是散文集,也是前線報導,沒有包袱的李阿明客觀記錄他們的可愛逗趣、逞兇鬥狠、滄桑無奈,全是真實的人性。

李阿明作品。

書裡描寫,外籍漁工們有時會向李阿明抱怨薪資太少,尤其印尼人月薪才美金450元,但李阿明自嘲爸爸桑待遇也沒多好,而且「沒有國際組織幫忙申訴」。而現場提問環節也談到外籍漁工人權議題。李阿明表示自己無法像NGO組織一樣談大議題,只能代表自己的觀點,就是「把他們當人」,但他相信「任何勞動職場都有改善的必要」,並非只有漁業。

撇開制度層面,根據他的觀察,在台外籍漁工們的生活大多還是快樂的,尤其是跟東南亞地區的漁民相比。李阿明承認漁港生態很封閉,外界很難介入或看清全貌,就連他也不敢拿出相機光明正大拍照,或讓太多人知道他寫下他們的故事。但他明白目前在位的「老闆們」所作所為是依序他們的傳統經驗而來,沒辦法瞬間改變,期待年輕一代能獨立思考,做出屬於自己的判斷。

我有話要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