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討入聯合國 兩代外交官對談

退出聯合國47年 人才難以站上國際舞台 實務工作者分享第一線經驗

(攝影/邱國榮)

【邱國榮台北報導】台灣新世紀文教基金會於11月1日晚間,邀請前駐瑞士代表王世榕,及前吐瓦魯駐聯合國外交人員謝佩芬於「左轉有書×慕哲咖啡」舉行一場就台灣加入聯合國議題進行跨世代對話:「台灣不在聯合國內彼此失去了什麼?」關心台灣加入聯合國議題的前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總會總幹事羅榮光牧師等長老教會牧師及會友,也出席聆聽,並加入討論。

1971年10月25日聯合國大會通過第2758號決議文,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為中國在聯合國內的唯一合法代表,中華民國在聯合國體系內各國際組織的席位也被取代,導致台灣至今被排除在聯合國大門之外,長期被國際社會孤立。見證2758號決議文的王世榕教授表示,中華民國是被聯合國驅逐除名的,但直到今天還是有許多人自欺欺人,說中華民國離開聯合國是一山難容二虎的面子問題。儘管前總統李登輝和陳水扁都認為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可是目前台灣還不是一個有國際法認定的國家,民進黨政府應該要讓人民公投決定成為新國、重新制憲。

王世榕表示,聯合國轄下官方組織超過200個,另有數百個相關的NGO組織,但台灣不在其中,以致於人才無法輸入及影響國際社會,所以台灣人的國際視野不寬不高,連帶影響台灣年輕人。他贊成總統蔡英文在台灣地位上的態度保守因應,可是民進黨不能因噎廢食。

2012年代表友邦吐瓦魯在聯合國總部任職的謝佩芬指出,聯合國秘書長一職及其他重要職位,向來不是大國擔任,因為小國在聯合國內跟大國同等地位,雙邊談判,小國一定輸,但在聯合國內,必須多邊談判、多邊會議,小國的力量跟大國同等,小國可以換取到國家利益。她在聯合國總部任職期間,並沒有因台灣人身分受到刁難,除了因為有吐瓦魯的保護傘以外,也因聯合國內根本沒有台灣,「我在聯合國裡根本不會遇到台灣,所以不會有任何的敏感,因為在聯合國,根本沒有台灣在那裡。」

羅榮光也針對分享提問,他表示台灣社會對於加入聯合國普遍悲觀,然而,該如何讓青年認識及了解聯合國議題,進而產生轉變、趨向樂觀,吸引青年加入入聯事務?

王世榕表示,加入NGO組織是參與國際社會的第二軌道,民間要善用NGO影響力,參與涉及聯合國事務的社團,例如青商會、扶輪社;其次是語言教育在不偏廢母語前提下,提升台灣學生的英語教育。謝佩芬則說,除了語言以外,另外就是如何產生「有心」參與國際社會議會的興趣,以及培養「文化敏感度」,倘若沒有後者,再流利的英語,所得到的結果都是事倍功半。

我有話要說